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55 章
 “人家从国外回来,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家世又好,最难得他不张扬,年纪轻轻懂得收敛锋芒。他跟咱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凌凌摇摇坠的自信心本就是建立在杨岚航空中楼阁一样的承诺上,如今妈妈几句话,把她从半空中狠狠踢下来。

 摔得她除了疼,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凌凌,这么优秀的男人,你守不住的。”

 凌凌如失去知觉的木偶,茫然点着头,欣喜或者伤心,都变得麻木了。

 这时候,午后的骄从云层中出一半,暖暖的光正好照在她冰凉的脸颊上。

 她仰起头,看向外面蔚蓝的天空,很奇怪,这时候她想起了过世的爷爷。他好像在满脸欢喜地对每个人说:“我早说我孙女长得漂亮,一脸福相,你们看看,这么好的男人都让她撞见了…宝贝孙女儿,你快点跟他结婚,生个娃,爷爷早给你准备好大红包了…别怕,人活着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没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只有坚持不懈的努力…”

 她笑了,对着天空灿烂的笑。

 幸福?

 从很小起,妈妈就不停地告诉她幸福不是一劳永逸,衣食无忧地过日子。

 日子过的苦一点,累一点都无所谓,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平淡的日子就是幸福。

 她信了,二十五年都在寻找一个能一生一世守着她的男人。哪怕他多丑,多穷都无所谓。

 可是,遇到杨岚航,和他十指相扣,紧紧相拥,她才发现自己错了。

 人生本就是百味杂陈的。

 蜗牛躲在厚重的壳里,不被风吹雨淋是一种幸福吗?

 它躲过了疾风骤雨,同时也错过了大自然最美的恩赐:夕阳的绝,细雨的绵情,微风的轻柔,雪花的清透…

 她不要再做蜗牛,她要卸下厚厚的壳子,好好享受阳光雨的滋润。

 “凌凌…”妈妈又开口。不必听,凌凌也能猜到妈妈将要说的话。

 “妈,我想跟他在一起…”凌凌很想告诉妈妈,幸福不是守着安全感过日子。

 “妈妈是过来人,你想信妈妈,跟他在一起你不会幸福的。”白妈妈打断她想说的话:“妈妈走过的路,你还想再走一次?你忘了你爸爸走了以后,妈妈过的什么日子?”

 “…”凌凌沉默了。她什么都能忘,妈妈受过的苦,她一刻都不敢忘。

 “不错,你爸爸留下的钱够我们母女衣食无忧过一辈子。可钱有什么用?你外婆走了,你外公摔伤了腿,你要考重点高中…妈妈得了糖病,连饭都不能吃,还要一个人苦撑着。那日子…要不是为了你,妈妈真的不想活了!”

 凌凌按住一阵阵痛的心口。如果生命是无止境的苦痛,死亡是最好的解。然而,妈妈选择了苦苦撑下去,为了患病的父亲和年幼的女儿。

 “你外公总劝我,再找个男人,别苦了自己。我说我没法再信男人,也不想再靠男人。”

 白妈妈扭过脸去,停了停,才转回脸,眼睛里渗着鲜红的血丝:“妈妈跟你说实话,我…始终放不下你爸爸。我总忘不了他以前对我的好。”

 “妈!”凌凌哭了,握住妈妈糙的大手,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坠。她记得妈妈头的抽屉里始终放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旧的泛黄,还不舍得丢。妈妈嘴里口口声声又恨又怨,心里仍希望丈夫能回家,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凌凌也以为爸爸会回来,十几年过去了,她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妈妈用袖子为她擦着眼泪,声音也有些哽咽。“凌凌,你非要和他在一起,妈妈拦不住。就算拦住了,你以后也恨我。”

 凌凌拼命摇头。“我不恨你,可我不想离开他…他对我很好,他真心想娶我。”

 “妈妈知道,妈妈一看他今天的态度,就知道他多害怕我不同意。唉!当年你爸爸见你外公的时候,也是这样…什么话都只敢说一半,发现你外公脸色不对,马上改口。凌凌,人事无常呐…”

 “妈…以后怎么样,我认了。我不后悔!”

 白妈妈叹了口气,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只请了一天假,明天还要回去上班。”

 凌凌扯住起身的妈妈:“你好不容易才来一次A市,在这里住几天,我带你去四处转转,给你和外公买几件衣服。”

 妈妈摇摇头。“不行,你外公还需要人照顾,我得回去。票我已经买好了,还有一个小时。”

 凌凌了解妈妈的个性,她决定的事怎么劝都没用。于是,她打电话给杨岚航,问他:“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有事吗?”他问。

 “我妈妈买了二点半的火车票回去,如果方便,你过来送一下吧。”说完凌凌又怕耽误他工作,紧接着说:“不方便也没关系。”

 “这么急?”

 “她要回去照顾我外公。”

 他想了几秒,立刻说:“等我一下,我十五分钟到。”

 “好,我们在楼下大厅等你。”

 十五分钟后,凌凌陪着妈妈准时下楼,如她所料杨岚航已经在门口等她们。

 他打开车门,让她们上车。

 车上放着一袋超市里买的食物。凌凌拿起的时候,打开袋子瞟了一眼,担心他买些价格昂贵华而不实的东西,没想到里面的食物绝大部分是产自山东,还有一小部分A市的特产。

 这就是她最爱杨岚航的地方,别管他活在怎样华丽的世界,他从不会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所以,每个人都说他们不配,凌凌自己也这么以为,可他们在一起时亲近得没有一丝距离感。

 …

 车站里,火车的轰鸣声震耳聋,白妈妈上车前拉着凌凌的手,小声叮嘱她:“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也不是小孩子…自己心里有个数,做事也给自己留条退路。”

 “妈,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杨岚航退后两步,看向身后的行人,有意回避他们的谈话。

 白妈妈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又叮嘱说:“还有,我看他的一举一动规规矩矩,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都很小心。有这样的家教,他的父母肯定不是一般人,你下次遇到他父母,可千万留点神,少说话,多看看人家眼色。”

 “嗯!”凌凌抱住妈妈。“妈,你身体不好,别惦记我的事。”

 “…”…

 白妈妈走后,凌凌失了魂一样随着人走出站台。这个世界哪有妈妈不疼自己女儿,因为太心疼,才会怕她走错了路。

 “凌凌。”杨岚航扯住她的手腕。“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恍然回神,摇摇头:“没有。”

 “对不起。伯母来的太突然了,我什么准备都没有。”

 “真的没有。”她勉强笑了笑,估计笑得很难看:“你知道吗?我妈妈说我根本配不上你。”

 杨岚航忽然抱住她,紧得像是一松开手,她就会送这个世界消失。“不是!凌凌,你是最适合我的。”

 不管别人怎么看,他认为“合适”就好。

 她在他怀中慢慢仰起头,他的表情比学术会议时还郑重其事。看到他的在意,她血暖了,被妈妈刺得麻痹的知觉渐渐恢复。

 爱情,不是脆弱得不堪一击,幸福的婚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选择了杨岚航,注定要努力跟随他的脚步。

 她牢牢牵住他的手,未来的生活,再累,再难,她都不能停下来,要牢牢牵住这只手。

 妈妈的一番话,不可能让她放弃这份感情,但它会如同警钟一样在凌凌耳边长鸣,不断地提醒她:幸福没有一劳永逸,得到了未必不会失去,爱情之难不在相爱,在于百年的相守。

 百年相守,所有人都希望。

 这变幻无常的世界,做到的能有几人!

 …

 第二天一大早,上的凌凌恋恋不舍地挪开搭在她心口的手臂,静悄悄下

 穿好衣服,拉开窗帘,着清晨的阳光伸伸懒。感觉真好,闭着眼睛等QQ提示音响起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再低下头看看沉睡中的人,原来他的睡容也是宁静的,深远的…

 凌凌半蹲在边,慢慢地去看他的眉眼,鼻梁,双。被子从他的肩上滑下来,出比麦色略浅的肌肤,在晨光里,格外地人去触摸…

 一想到这个男人属于她,她的嘴角翘起来。她幻想着,要是有一天他变成了植物人,这样每天躺在上任由她看着,摸着,也好的…

 真是的,她在胡思想什么?!

 她怕拍自己的脸,哪有人希望自己的爱人变成植物人。

 她小心翼翼用一手指轻触一下他的手臂,熟悉的温度和触觉让她心神一想“禽兽”一下某人。双手伸过去,想想还是算了,她的终极目标可是做个“贤良母”

 为了不吵醒睡中的人,正想蹑手蹑脚走出卧室。刚站起来,双手手腕一下被人扣住,她没来得反应,人已经被杨岚航拉进怀抱,反身在身下。

 被子里的温度好暖,他的身体更暖,令人眷恋。

 他的手从她的睡衣探进去,眼神里已经闪烁出“禽兽”的光芒…

 “你…”她的脸颊通红,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在明媚的阳光里,敞开的窗帘下…却还没有过。她小声说:“你上班要迟到了。”

 他扫了一眼头的手表,时间确实不太充裕。

 他眼睛里的火苗逐渐熄灭,手从她的睡衣里出来。

 凌凌扯了扯衣服,从他的怀里钻出来,跑进厨房。

 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阵杂乱无章的响乐。

 杨岚航起来洗完澡,坐在桌前时,她已经做好了爱心早餐,两片面包,两个煎蛋,和两杯热的鲜,非常简单。

 “吃早饭吧。”她很贤良母地招呼他。

 他绕过桌子,垂下脸在她上吻了一下,坐下吃饭。

 浓浓的茉莉香熏得她醉了,她喃喃自语:“西方礼节也不全是资本主义糟粕。”

 至少每天的早安吻,她爱死了。

 “嗯?”杨岚航挑了一下眉,似乎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凌凌红着脸坐下,埋头喝牛。她当然不好意思告诉他,她非常欣赏西方人早安吻这个礼节。

 “刚刚…”他淡淡地说:“那个吻不是礼节。”

 凌凌差点被呛到,费了好大劲才把牛咽下去。然后,她低下头,笑得合不上嘴。

 “我今天下午可能去S市。”

 她一下子笑不出来了。“出差吗?”

 “嗯。去科学院联系一下制样的设备,我想在你毕业答辩之前,拿出实验结果。这样,你在毕业答辩的时候,就不会有老师为难你。”

 一听说他要走,她的心里一下空了,面包在嘴里干涩得咽不下去。

 “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一起去。”

 “我?!我去方便吗?”和杨岚航在一起,感觉就像在坐过山车,情绪总之一上一下间忽悠着。前一秒还情绪低落,这一秒她倏然升起。

 “我带你去参观一下科学院,让你了解了解中国工程材料的发展现状。顺便带你见见我的几个朋友。”

 听他一说,这一趟去还有划时代的意义。

 凌凌急忙点头,生怕他反悔。

 他看了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八点。

 凌凌不等他说话,先说:“你先去上班吧,我帮你准备一下出差的东西,再去实验室。”

 “好吧。”

 杨岚航走后,凌凌打开衣柜,他的衣服整整齐齐挂了一排,各种款式的衣服整套挂在一起,不必费心再去搭配。凌凌凭借着记忆,选了一套他最常穿的西装,又从里面挑了一套从未见他穿过的休闲装。

 她一样样收拾着他的东西,开心地哼着家乡小调,幻想着去S市的“月旅行”

 这时,涟涟打来电话,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珠连炮似的追问她:“你个死丫头,好几天不见人影,连个信儿都没有,你给我从实招来,是不是跟男人私奔了?”

 她笑着说:“还真让你猜对了。”

 “我去你寝室找你,才听你的室友筱郁说你男朋友了,这几天都跟他在一起。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太没良心了,太让我心寒了,枉我含辛茹苦…”

 “停!”凌凌立刻叫停。“你让我从实招来,也得给我机会说话吧?”

 涟涟想想有道理,于是先挑重点的问:“你现在在哪?”

 问题相当犀利,凌凌犹豫一下。“在他家里。”

 其实,自从和杨岚航在一起,她几次都想和涟涟说。毕竟涟涟是她最好的朋友,最担忧她的感情问题。可涉及到她和杨岚航的关系,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我听筱郁说他是你的网友,是不是你的科学家网友回国了?!”涟涟的尖叫声惊喜万分说着说着,涟涟的惊喜又化作气愤,转而数落起她的重轻友。

 “涟涟,你忙不忙?我们去喝点东西吧,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好啊!我也有很多问题要问。”涟涟立刻答应。

 “那好!老地方,老规矩!”

 老地方,学校侧门一间居民楼改的冷饮厅,简陋得连店名都没有,冰凌却不比哈达斯的味道逊多少。

 凌凌非常喜欢那里,以前每次和涟涟自习之后,都要去那里坐坐。

 老规矩,她请客!

 “晕!凌凌,做人不能只看内涵,咱看看外表行不行?”涟涟说:“我请客,去学校对面新开的那家。”

 “那边人太多,我有重大秘密告诉你,必须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秘密!”涟涟的声音降了两度:“那好,一会儿见。”

 …

 走进冷饮厅,五十岁的老板娘一见凌凌笑脸相。“凌凌啊,好久没来了。”

 “是啊,最近比较忙。”她笑着说。

 “一杯昔?”

 “两杯,我朋友一会儿来。”她走过熟悉的走廊,顺手打开灯,坐到最里间。涟涟还没到,她习惯性拿出纸巾,慢慢擦着桌面上的灰尘。

 草莓昔很快端上来,她了一口,香浓郁,草莓清香。陈旧的装修霎时变得微不足道。

 匆匆脚步声传来,她抬头,看见一张圆圆的笑脸。“嗨!好久没见,最近忙吗?”

 “讲重点!”涟涟还没坐稳,迫不及待地问:“你的科学家网友真的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很久了。”凌凌把另一杯昔推到涟涟面前,笑着说:“先喝点东西。”

 涟涟哪有心情喝东西,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你跟他…在一起了?”

 凌凌点头。

 “感觉怎么样?”涟涟的语调十分不确定,隐隐有种担忧。

 凌凌当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担心她忘不了杨岚航,担心网恋走进现实会以“黑名单”告终。

 她没答反问:“涟涟,你对师生恋怎么看?”

 “师生恋?你说你老板呐。”涟涟沉一阵“凌凌,你现实点吧,杨岚航就像天上的月亮,只能远观,不能亵渎…”

 不能亵渎么?

 紫的回忆在眼前晃过,他晃动的额边汗滴滚落,魅惑入骨…

 涟涟见她失神,苦苦劝她:“凌凌,你醒醒吧,你们不可能在一起。”

 “我和杨岚航…”她郑重地看着涟涟:“在一起了。”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