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56 章
 “啊?!”涟涟的声音高了八度:“你和杨…”

 根据以前血淋淋的经验和教训,凌凌及时捂住涟涟的嘴。“冷静!冷静!”

 涟涟哪里能冷静,急躁地扯下凌凌阻止她说话的手:“你和他,在交往?!你这几天跟…他在一起?”

 “嗯。”涟涟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直盯盯看了凌凌好久,突然伸手探向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没有。”

 涟涟虽然摸出她的额头温度适中,仍无法相信。“你确定你没有患了某种幻想症?”

 “我确定!”

 凌凌用双手捧着昔的杯子,水珠凝在手心里,冰凉冰凉。

 “你也认为我配不上他?”凌凌幽幽叹气。

 “不是!不是!”涟涟忙摇头,些许语无伦次。“凌凌,你是好女孩儿,谁娶到你是他的福气。我只是没法想象杨…他能跟自己的学生…真的,这件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太不可思议了。他看上去那么…那么…清高!”

 “唉!”凌凌感叹,她完全能理解涟涟的惊讶。因为,杨岚航外表的清高不知惑了多少无知少女!

 自然,其中也包括她。否则杨岚航两年来大大小小的暗示不计其数,她怎么会一点遐想都不敢有。

 “太不可思议了。”涟涟拍拍心口,端起昔一口气喝了一半喝完。“我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想的呢!”

 “想不通啊?”凌凌笑着靠在椅背上,缓缓说:“涟涟,我也想不通,五年前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马萨诸州不只有哈佛大学,还有麻省理工!”

 “马萨诸州的大学多着呢,我哪能一个一个告诉你…哎呀,我在跟你说师生恋,你别跟我扯到网恋上去…”涟涟突然闭着,眼睛瞪的那个圆啊!“凌凌,你什么意思?你的科学家网友是麻省理工的?别跟我说…”

 凌凌点点头。

 涟涟端起剩下的昔全都喝进去,还没法冷静。“他,他,他…”

 涟涟一连说了三个他,也没有表达出她想说的话。

 凌凌好心替她说出来:“他就是我的科学家网友,两年前从美国回来,当时,我正在和汪涛交往。所以,他误会了。”

 “他误以为你根本不喜欢他,心灰意冷,选择了放弃?”

 凌凌摇摇头。“确切地说,他一直在追我。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你听过没?我就是那只笨蛋青蛙,本来在应反应的作用下,能从锅里跳出去,逃命的。结果他用温火慢慢地煮,等我发现…已经被煮了!”凌凌在心里补充一句:反正也了,干脆给他吃了算了,省着便宜了别人!

 “不愧是科学家!”涟涟双手抱在一起,满眼崇拜。“追女人都追的这么有条有理。佩服,五体投地的佩服!”

 “涟涟,我比谁都清楚,我配不上他…可我已经陷得太深了。我能劝自己逃避开杨岚航,我没法说服自己离开‘永远有多远’。你明白吗?”

 涟涟沉默一下,忽然特仗义地拍拍凌凌的肩膀:“有什么配不上的?!咱是身高配不上,还是长相配不上?学历配不上,还是人品配不上?”

 “没一样能配上的。”

 “凌凌,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他又不是二十岁出头的小男生,他既然选择你,一定有他的理由!”

 “嗯!”她看着涟涟真诚的眼睛,鼻子一酸,眼泪含着眼圈里。

 朋友,就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从背后推你下的人。

 “涟涟,从你的角度看,你能接受师生恋吗?我担心我们的感情被学校知道,学校会把他开除。”这个问题凌凌已经纠结很久了,当局者旁观者清,她知道自己因为太在意,才会想的太多,所以想听听涟涟的看法。

 涟涟无所谓的摆摆手。“他未婚,你未嫁,有什么大不了的。哪至于开除啊。”

 “可我担心对他的声誉有影响。”

 “你当是杨过和小龙女呢,被世人唾骂?自从新中国成立,法律已经允许自由恋爱了!”

 听涟涟这么一说,凌凌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下来。

 “谢谢,我放心了。如果大家都像你这么想,就没有问题了。”

 涟涟看着凌凌半忧半喜的样子,不由得感慨万千:“你们两个真不容易,五年多的网恋,彼此放弃那么多,才走到一起…我记得你戒网的那段时间,整整瘦了一圈…”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你那时候哪有心思照镜子,每天穿个白裙子像个女鬼一样飘来飘去。琳琳偷偷告诉我们,失恋了又哭又闹顶多伤心三个月,失恋了一滴眼泪都不掉,三年都未必放下。还真让她说对了…”

 她们聊起了大学,从凌凌的网恋聊到寝室的每一位室友,越聊越开心,一时忘了时间。

 直到杨岚航打电话给她。

 凌凌接电话的时候,脸颊透着粉,笑意漾。

 涟涟看得有些傻了,她认识凌凌七年了,以为凌凌很爱笑,但她从未见凌凌如此动人笑容。

 爱情中的女人,真的太美了!

 “喂!”凌凌的声音含糖量非常之高。

 杨岚航的口气却很严肃,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语调。“白凌凌!你来一下院办,有点事找你!”

 凌凌猜想他身边应该有其他老师,不敢造次,恭恭敬敬说:“是!杨老师,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她赶紧说:“涟涟,我去院里有点事。”

 涟涟捂着嘴偷笑。“看把你吓的!你呀,一辈子都会被他得死死的,别想翻身了。”

 唉!凌凌也这么觉得。

 杨岚航一严肃起来,她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

 一路上小跑,进了材料楼,凌凌电梯都没敢等,跑了五层楼梯到了材料学院的办公室。

 院办公室里只有三个人,一脸严肃的院办老师,正对着她的成绩单皱眉。

 她的同学卢青,正在帮院办老师录入成绩。

 杨岚航坐在卢青旁边的椅子上,含笑看着凌凌,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都像是污秽了他的洁净。

 凌凌慢慢蹭到院办老师身边,恭恭敬敬行礼:“王老师,您好!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有一门选修课没上?你知不知道保博的学生选修课必须都及格。”

 “不会吧,我上课了!”凌凌非常诚恳地保证着:“我从来不逃课,所有课都去,是不是任课老师记错了。”

 “你自己看看。”王老师把成绩单给她。“你一次课都没去,连考试都没去!”

 “啊?”凌凌讶异地看看成绩单,偷偷白了一眼忍俊不的杨岚航,转脸陪笑着问院办的老师:“王老师,您说的是非线有限元吗?”

 “非线有限元?”王老师又翻翻成绩单“你那门课有成绩,陈老师说你考试去了。”

 “陈老师?”凌凌差点口问出哪个陈老师,还好忍住,不然废了!

 “就是考试的时候,问你是哪个班学生的那个老师?你不是还问人家是哪个班的?”

 她委屈地低头玩手指,这就是跨学科的坏处,专业课的老师基本都不认识。

 杨岚航在旁边掩口忍住笑意,忍得那个辛苦,看得凌凌都为他难受。

 其实吧,这件事也不能怪凌凌。

 材料学院对硕士研究生的要求更偏重于实用角度,各个课题组的老板都看重学生实验的工作量,解决问题的动手能力,相比较而言,对于课程的成绩要求并不十分严格。

 有些学生为了拿奖学金或者想保博,会认真学必修课,争取拿高分。至于选修课,那就是为了凑学分,随便选一个,也不管跟自己的课题有没有关系。

 一般的学生第一节课去签个名,最后一节课去拷贝一下PPT,从头到尾看一遍,考试就能通过。

 如果碰上善良点的老师,最后个报告就算合格了。

 非线有限元那门课,凌凌一次都没去,第一节课乔乔帮她签的名,最后一节课肖肖帮她拷了PPT,她看了一个通宵去考试。考试的时候一个年纪轻轻学生打扮的人走到她旁边,问她:“同学,你是哪个班的?”

 语气十分客气,她也非常客气地回答:“我是二班的,同学,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哪个班的?”

 那人拿起凌凌的学生卡看了看,背手就出去。

 凌凌当时还奇怪,这学生是不是学傻了,做事情颠三倒四的。她做梦也没想到,那是传说中超级和善的陈老师。也幸亏陈老师出了名的和善,换了别的老师早把她清除考场了,还能给她及格。

 凌凌下定决心下次选修课的第一节课怎么也得去,听不听讲不重要,认清老师是关键,再不能干这种丢人的事。

 收回思绪,凌凌陪笑着问。“王老师,我哪门课没过啊?”

 “新材料技术!”

 “新材料技术,这门课开了吗?”她明明记得下学期开课。

 王老师冷冷看她一眼,说:“你不是每门课都上的吗?”

 “也没人通知我有这门课啊。”她小声嘀咕,仔细回忆一下,依稀记得班长提醒过她。这几天和杨岚航谈恋爱谈得迷糊糊,早忘了选修课这回事了。

 “王老师!”杨岚航终于开口替她解围了:“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办?白凌凌的必修课成绩都很高,如果因为选修课取消保博资格,太可惜了。”

 “唉!刘老师的成绩已经报过来了,我只负责录成绩,不能擅自更改。”

 “您这工作经验丰富,这种事情经常遇到,肯定有别的办法吧?我的学生是有点麻烦,您就当帮我个忙。”

 “那这样吧。”王老师一听杨岚航恳求的语气,也不好拒绝,认真想了想说:“白凌凌的成绩我先不录,你去找刘老师说一声,问问他能不能改一下成绩!”

 “我明白了!刘老师那边我去说。谢谢!”

 “谢谢王老师!”

 凌凌刚说完,灰溜溜跟着杨岚航离开学院的办公室。

 一路上她都在偷笑,有个罩得住的老板实在太好了!不过,跟老板把关系处好,更为重要!

 一进办公室,杨岚航随手关上门,反锁!

 “昨天上午陈老师过来跟我说你的事,我还当他说笑话!”杨岚航说。

 陈老师太阴险了,竟然到她老板这里告状。

 “杨老师?”凌凌见杨岚航一步步走向她:“您该不是想体罚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逃课了,保证不逃了!”

 “体罚?”杨岚航的声音听起来暧昧的。“这个主意不错。”

 凌凌一步步退后,解释说:“不是我想逃课,我又要做实验,又要准备期末的必修课考试,还要准备开题答辩,这么多事情要做,我必须有选择的放弃…”

 杨岚航的手开她脸侧的头发,托起她的脸。

 她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她羞怯地闭上眼睛,期待着…

 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回去准备一下,中午十二点的火车,我们去S市。”

 深秋时节,火车驰骋在浩瀚无垠的天地里,所及之处,满目繁华。

 卧铺车厢里,他们面对面坐着,把所有的繁华尽收眼底。漫长的旅途,显得短暂许多。

 他们一路都在聊天,有说不完的话题。

 聊完了古往今来的诺贝尔获得者,又聊起了现代的网络作家,聊起鲁迅,不知不觉聊到了中国历史,凌凌来了兴致,眉飞舞地讲起五千年的历史,如数家珍地讲她最爱的君王们。

 “你很喜欢中国历史?”他问。“女孩子喜欢历史的不多。”

 凌凌告诉他。“我爸爸以前是个历史老师,经常给我讲中国历史。后来爸爸走了,我无聊时就翻历史书看。”

 “是无聊?还是想他的时候?”

 凌凌看向窗外,一只大雁从天空飞过,她惊叫:“你看,好大一只鸟!”

 杨岚航把手放在她头上,宠溺地她的头发。“凌凌,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他…”

 “…”…

 到达S市已是很晚,科学院早已下班。

 杨岚航和凌凌先在科学院附近的一间酒店落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处世谨慎的杨岚航特意要了两个房间。吃过晚饭,杨岚航在她房里小坐了一会儿,十点多时离开。

 凌凌洗完澡,缩在冰冷的被子下,倚着头看文献。

 越看越无聊,又偏偏睡意全无,凌凌一时兴起,冒出个恶作剧的想法。

 她拿起头的电话,总机的服务小姐非常热情。“请问您有事吗?”

 “麻烦你帮我接1216房间。”

 “请稍等。”

 电话响了两声,杨岚航的嗓音非常好听。“您好!”凌凌故意捏着嗓子,用嗲得自己都麻的嗓音说:“请问…你一个人寂寞吗?需要特殊服务吗?”

 “不用,谢谢!”电话挂得相当干脆。

 凌凌趴在被子里,越想越觉得好笑,于是拿起电话,又打了一次。

 提示音响了四声才接起。“您好!”凌凌嗲嗲地模仿着广东口音说:“先生,别挂电话嘛!我们的服务,保证让您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这次杨岚航没有回答,也没有挂电话。

 凌凌也没有打扰电话的经验,两句话之后,有点不太知道怎么说了。“您试试就知道了,保证您终生难忘。”

 杨岚航开口了。“嗯!费用怎么算?”

 他居然问这个问题?!凌凌刚要发火“你!”字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杨岚航的智商哪能那么轻易被她骗了,一定又在耍她,想让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才不会上当,笑得越发灿烂“那要看您选择什么服务了。”

 “哦?”他的语气有些调笑的味道:“你们提供什么服务?”

 典型的杨岚航式问题,要多较真有多较真。

 凌凌脸烫得快了,凭借着有限的网络小说里学到的常识,硬是厚着脸皮回答他说:“比如,制服惑啦,**啦,还有NP…不管什么服务,您说的出,我就做得到…”

 “哦!我不需要许多花样,我比较喜欢…你主动点。”

 主动?凌凌回忆了一下某些限制级小说描写的片段…有难度的。

 擦擦额头的冷汗,她声音坚持不懈地嗲着:“你想我怎么主动?”

 “我想…”杨岚航沉片刻,声音像是强忍着笑意发出来的:“你来,我告诉你!”

 “我先提醒你,价钱很贵的。”

 “你值多少,我付多少…”电话挂了。

 …

 他说:他喜欢她主动…

 他说:你来,我告诉你!

 那么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凌凌趴在被子里,许多怪异的画面在脑子里冒出来,越想越热…

 她把心一横,从被子里爬起来,披上酒店准备的白色浴衣,系上带,趴在门口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快步跑到对面的门口敲了敲杨岚航的房门。

 门打开,凌凌学着在电视里看过的pose,背倚着门框,一条腿弯起,妩媚地踩在背后的门框上。

 仅系了一条带的浴袍半敞着,不着寸缕的身体半掩半

 杨岚航看见她丝毫没有惊讶,把她从上看到下看了个通透,眼底尽是兴致。

 “你看我值多少钱?”她的黑发,暧昧地笑着。

 杨岚航一伸手,搂住她的,将她拉了进去,按在门边的墙壁上。

 “试过才知道!”

 …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