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岳母如花 下章
第一章
 温的夜。别墅外有花儿,在悄然怒放。什么花儿?干!

 我怎么知道?你来研究花儿的?你记住,我别墅外头,夜里头,有花儿在开,就OK。***我岳母如花,人如其名。我不打算写她的姓。

 也不打算描述她的样子,因为她现在只属于我。她已经够苦了,我不想让她再受伤害。***大中午,暴晴。几个孩子在外面笑闹。

 我站窗前,朝外头望。落地窗外,蝴蝶飞舞、花儿盛开。别墅门口、花小路,臭臭时不时飞车掠过。他骑着那辆小自行车,一圈又一圈,看上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他故意夸张地减速、拐弯,嘴里模仿着F-1的轰鸣。两条软软的胳膊从后边儿抱住我。有一温凉软脸在轻轻蹭我后背。甭回头,准知道,这是如花…别墅儿没别人。

 找过保姆,不行,嘴忒碎,比我们仨加起来话都多。我特不习惯,后来给她辞了,宁可自己受累,也要私密空间不受打扰。因为,我们这不是正常家庭。***我听到如花一如既往那种柔媚好听的声音:“下午咱捏饺子吧。”

 我说:“好啊。哟,家里没韭菜了吧?”她说:“嗯。我买点儿去。”如花出门了,我回到书桌前,继续在笔记本儿上弄股票。外头,F-1还在跑圈,动静大。你说这孩子,他怎么就不知道累呢?我沉浸到我的股票世界里。***

 忽然听见自行车倒地的声音,紧接着是低声对骂,迅速提高到撕心裂肺…臭臭:“我你妈!”野孩子:“我你姥姥!”臭臭:“我没姥姥!”野孩子:“傻!你妈就是你姥姥!”

 “你再说一遍?”“你妈就是你姥姥!”“你再说一遍?”“你妈就是你姥姥!”“啪!”一声清脆耳光。

 这耳贴子是火柴,立刻点燃一连串重击闷响。我赶紧推开门冲出去。院子外头,臭臭正跟一野孩子搏。那孩子比臭臭大,拳头、膝盖猛招呼。臭臭占尽劣势。

 我把俩孩子强力分开。臭臭这会儿已经满脸血、弯着、起不来、身子弓成一虾米。那野孩子还不依不饶,跳着脚大喊:“别让我再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臭傻!我叫我爸给你碎尸!”

 丫口儿正,比我十几岁那会儿还正。看来不是善茬儿。我回身指着他鼻子说:“滚。”丫还站原地骂,一点儿不怕我。

 我不好跟小孩子动手,只好先把臭臭拉回家。***进了家,我从药品箱里拿出医用酒、纱布,给他清创、擦血、上药。

 他不说话,小身子骨一直哆嗦着,如花回来开门的时候,我已经给臭臭脑袋、手都包好了,我还没开口,臭臭忽然朝如花大声喊:“你怎么这么老?!”

 听得出来是一肚子愤怒。如花拿着韭菜站那儿,看着臭臭,张着嘴,没说出话。臭臭出来的脸完全肿起来,眼皮嘴皮都黑紫、高度淤血、肿得高高的。臭臭站起来,恶狠狠质问如花:“你到底是我什么人?”

 我后脑勺一阵发热。如花的眼泪一下涌出眼眶。这地方也不能呆了,广袤大地,上哪里找一个没有闲言碎语的地方让我们安生度

 我们招谁惹谁了?以前的一些片断,支离破碎蹦我眼前头,没有条理,没有逻辑。有的特清楚,高清那种、D9似的。有的特模糊,版画面,歪歪斜斜,老晃不说还呲光,就跟我有白内障似的…

 ***想起小彤第一次带我去她家。那是我头一回见到如花。小彤淡淡地说:“妈,这是a8。a8,这我妈。”

 我的脚跟忽然深陷,我的舌头被灌了铅。我站那儿,十足一少壮派花痴。如花望着我,微笑着柔声说:“坐。”大窗外,阳光斜进来,照她头发上。

 她头发随意地盘着,发丝在阳光下闪着亮光。阳光照她脸上。那不是脸,那是荔枝。我心跳得贼厉害。***想起那次跟如花在一农场闲逛。

 我无意中看一牝牛。那股吸引了我。尾巴晃开的时候,我看见竖长的口挂着一大串黏,在光下清亮透明,直往下坠。我指给如花看,小声说:“丫发情了。”

 如花微笑,但是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看了一秒。两秒。三秒。我低声自言自语:“丫干吗么分泌那么多呀?”如花的软手住我胳膊,小声说:“坏蛋。咱走吧。”我说:“不走。我还没看够呢。”她说:“那我走了。”

 我拉住她问:“你上哪儿?”她说:“反正我就是不看了。”她真走了,我继续看。如花走了。

 我一人瞅来瞅去没啥意思,就转身去追她。看见她正问农场主:“洗手间怎么走?”农场主回答说:“喔,你说茅房啊?那边儿。”

 她顺着农场主指引的方向走去。我跟着,我尾随她进来,进来就晕了,她也愣住。我和她一起转圈看,越看越晕。得嘞,这建筑面积,搁CBD能起俩楼。也忒豪放了。

 北边儿堆着干草,一千来斤,闻得见一股纯天然草香。茅草屋顶上有大大的破,不像是猥琐男孩小手笔,而是赤贫加上雷雨天成。这破造成北欧别墅玻璃台顶光往下漫的效果,让人晕眩。

 这哪儿是茅房?这整个儿一人体画室。我和如花看来看去,没找着茅坑。顺着味儿走过去,瞅见了,干草堆后头,有一大缸,可能陶的,可能是瓦的,谁知道。

 味儿是从这缸里窜出来的。近了一瞅,里头有四分之一缸的宝贝。显然主人有精心设计。贫苦人,会过。我问如花:“你大的小的?”她低声说:“不知道。就是下边儿涨涨的。”

 我一把扒下她裙子内,直接摸她大腿儿。记得当时那手感。漉漉、黏糊糊。热热的。记得当时的心跳。她凑近我的脸、对我耳语说:“我里边难受…”我忽然牲口起来,吻住她的嘴。

 那么多年过去了,早不记得当时我的手、她的手先后干了啥。可我记得当时我俩呼哧带重的鼻息,跟牲口一模一样,我俩是一对亡命人,时无多,在拼命榨取。

 其实,从去农场之前,我就知道,我和她的感情不会受到任何祝福。我俩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妇。***

 第一次掉她白背心儿、看见她大咂儿的情景,我一直没忘。她那俩咂儿很大很松,绵绵软软,略微有些松弛,陷手是正常的,生过孩子喂过,加上岁数在那儿。谁要说五十岁女人的咂儿“显年轻、丰拔”那不是意,那是残疾。

 如花很吸引我,皮肤白,肚子微凸,股大。头一次分开她的花瓣,发现她片微厚。我亲她嘴。她特激动,脸烫烫的,大口捯气儿。[捯气儿=临死前呼吸急促、断续]我亲她下边的。她扭动

 我闻见一股气,那气成份复杂,有雌二醇、雌三醇、雌酚,有氨,有酪那种浓厚的味油味,还有淡淡的洋葱香气。她懒洋洋趴上。

 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夜,我们不停的亲吻、做,好象我们只有这一宿。我完摸她、摸着摸着又硬、硬了又到又完出来接着摸她、摸到又硬…

 她说这样对我身体不好,我疯了,听不进去。我跟她抱一块儿,没完没了起腻。她最吸引我的,还是她的脾气。她这人特温柔,说什么都小声,事事跟人商量,XX行么?

 VV好不好?她低调内敛,信奉吃亏是福。最重要的是,在我看来,她很“奴”她骨子里有一种纯天然的M特质。

 特别招我喜欢。我喜欢被动的女的、讨厌嚣张的。我跟她能敞开喽玩儿捆绑。可小彤到死都没答应…***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家里都归置完了、都洗完澡,我放一片儿,搂她一块儿看。

 片子没有因果,没有铺垫,上来就一欧美大子干俩女的,好像穿白大褂,一个比一个年轻。暴力的画面、嘿嘿哟哟的声,让我很快来了感觉。她特紧张、低声说:“把声儿关喽。赶紧的!”我亲她脸说:“没声儿不刺。”

 她掐我胳膊、真急了、低嗓子说:“想让邻居笑话呀?”没辙,我静了音。虽说能看懂吧,可是,聋哑人好无聊啊。如花看着看着,伸手过来,放我裆那儿,无意似的。呵呵。她低声说:“坏蛋,你这里头别一擀面干吗?”我小声说:“我爱吃饺子。”

 她微笑、低声说:“怎么听着跟‘兜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那感觉似的?”我小声说:“还逮谁跟谁来?我是牲口么?”她低声说:“你就是。”

 我摸她裙子里头。她低声说:“坏蛋,关喽。”画面上,好事正凶。我舍不得关。她有点儿不高兴,起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张着嘴、直着眼,跟白痴似的。细想,着个大巴、瞅一电器、不理老婆,我还不如牲口呢。

 叹口气,关了聋哑人节目,找老婆去。我进了卧室,老婆已经躺上。我摸她大腿。她推开我的手、说:“你还是喜欢年轻的。”我说:“哎呀不是啦。

 要怪就怪片儿公司,他们丫净拍年轻的。”我往下衩。她不像以往那么抬股配合我。我问:“你了没?”她再次推开我的手、说:“去找年轻的去。”

 我说:“我不介。我就找你。我就干你!”她还没高兴起来,问:“为什么啊?”我说:“你好看呗。” M.GuGExS.COm
上章 岳母如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