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
第十章
 正当思逸痛前裂时,有人敲门。会是谁啊,思逸不情愿地打开门。一个很年轻的男服务生端着个托盘站在外面。

 “我没订早餐,敲错门了吧?”“尹思逸小姐吗?”“对啊,干嘛?”“有位瑞琪先生,让我拿这个给你。”托盘上是一杯果汁。

 “瑞琪先生?”“对啊,他说是您先生。说不你肯吃药就让我替他看着你,如果你不肯,就用强的。他说,你知道是什么方式。”小男生笑了一下。

 “好了,我知道了。这个给我。谢谢你。你可以走了。”思逸翻翻眼睛,该死的瑞琪。“他说要看着你喝下去才行,不然就让我一直盯着你。”

 “她给你好处了?”“是啊。”小男生又笑了。“怕了你们。”思逸咬咬牙,端过果汁困难地喝下去。

 果然是掺了那种冲剂的“你可以走了?”“是的。还有这个得给你。”服务生从背后拿出一包果珍,外加一包冲剂。

 “你得承诺按时服用。”“好…”思逸接过袋子“我发誓一定按时服用,不然就让瑞琪先生遭天打雷劈,好了吧?”

 “可以了,你休息吧。打扰了,对不起。”服务生可爱地笑一下,转身要走。

 “我稍等一下,”思逸叫住他,回去拿了些钱出来“瑞琪先生让我替他付你小款的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小男生很是吃惊。“不然她拿什么给你当报酬。咦,你怎么不对我说呢?”

 “我…我觉得你很可爱,没有报酬也可以的。”服务生脸红起来,惹来思逸的大笑。“谢谢你,就当是药费吧。”“他真的是你先生吗?”

 “为什么这么问?”“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她不是我先生。”思逸想逗一下这个小鬼。“真的?”小男生的眼睛都亮了“这个钱我不收,我…”

 “哈哈,你好可爱,收下吧。她现在不是,以后会是的。”原来自己还可以吸引小男生呢。服务生明显地郁闷一下“是吗?”

 “是啊,再次感谢你。再见。”“再见。”思逸笑着躺回上,然后打开电话,开骂:“瑞琪!这你这个超级大变态!我和你隔着十万八千里,你还找帮凶,我很生气!你乖准备个1000块放在我桌上,不然我不会饶了你的,你这个疯子!…”

 凭她怎么骂,瑞琪只是嘿嘿笑着,这才是恋人的感觉。小丫头还野蛮的。“你怎么不说话?心虚了是不是?”病人的音量没减一分贝。

 “骂够了?你倒有泼妇的本呢。1000块我会放到你上的。别忘了你的承诺,按时吃药。”

 “你好烦呢。”“你不肯乖乖吃药,我会更烦的。”“你…”思逸顿了一下,换了副十分狐媚的语调“我很怀念你喂我吃药。”

 “感觉不错吧?你回来我继续喂你好不好?”瑞琪笑了,她也怀念,而且不只是那些。“可是你又不在…”“过几天我们又在一起啦…”

 “所以,我想找你的那个帮凶替你,反正他也替你做过事,而且,他似乎也很喜欢…”

 “你…你…别来啊…呵,你不会喜欢小男生的对不对?”瑞琪想撞墙了,这是不是叫引狼入室?“可他真的好帅,又很可爱,你又刚好不在身边,反正你也不介意的,哦?”“小狐狸,你敢让别人碰你,我杀了他!”“狐狸就是爱惑人的,你忘啦?”

 “好了,我的天使,小宝贝,是我错了好不好?别耍我了。”瑞琪给自己一个嘴巴,当然很轻。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情况吧,如果我实在忍不住的话…”“你忍得住的,我相依你,不然你换家酒店好不好?”“哈…”思逸笑得很是嚣张,耍我,整死你呀。嘿嘿。

 “我不会换的,放心吧。”挂掉电话,思逸还在笑,头也不怎么痛了,大概有人开始头痛了吧。

 瑞琪一整天都在头痛中,思逸这个妖,一定又看到自己的心事了,不然她怎么会如此小女人,怎么会笑得那么大胆,怎么会…不过,有时头痛也是幸福的。

 大家吃完午忽回来时,发现每人桌上有一包东北特产,然后看到穿着缎子棉袄的思逸端着咖啡进来。

 “哇!这是红娘还是嫦娥,下凡啦!”几个男同事为靓女起哄“去了东北就成这样,这要是去趟美国,是不是就金发碧眼了?”

 “美女就是美女,衣服又酷又领。”一群人七嘴八舌地嚷嚷着,瑞琪坐在角落里不言语。她有点妒嫉那些可以公然开玩笑的男人,她怕给思逸找麻烦。不想和众人一起闹。

 “美女,从我们中间挑一个吧。”“我才不要呢,你们太八婆了,”思逸走回座位放下咖啡“我还是喜欢这样的靓仔。”

 她坐在瑞琪椅子的扶手上,勾住她的脖子“你们看人家多文静呀。”

 “原来你喜欢酷的呀,那我们没戏了。”大家都知道瑞琪是个男人婆,见思逸这么说,都哄笑着回各自的座位。“美女,谢谢你的特产,下次给点精神上的就更好了。”

 “是不是想找麻烦啊?拿来还我!”思逸故意板起脸,果然大家不敢玩了,得罪了尹思逸就有的惨了,说不定哪天走平路也会跌个人仰马翻的,她可是公司里出名的“巫女”

 “你怎么不说话?我搅了你的好事?”思逸挽下头发,低头看着瑞琪。“我又没在上,怕你搅什么?”瑞琪坏笑着。

 “下。”思逸坐回自己的座子,拿一件东西扔在瑞琪身上,一件暗红色格子的羊衫,看着就很有质感,很暖和。

 “送我的?谢谢。”“别客气,对于我的行为,我总得补偿点什么给你。”“你的行为?补偿?”瑞琪眯起眼睛,她眯眼的样子很危险“你和那个服务生…”

 “对啊,他太可爱了,你不知道他长得多漂亮,就象…”“所以你看上他了?”瑞琪冷下脸,她有点搞不明白,这个妖的话是真是假。

 “所以…今天早上退房里我亲了他额头一下,”思逸很内疚似的,低下头。

 “就这个?”“不然你想怎样?”思逸将头埋在两臂间,肩膀抖了一下“我没你想的那么坏”浓浓的鼻音。

 “我…我又没怪你,别这样好吗?”瑞琪有点不知所措,人家才回来就看脸色,委屈是难免的了。

 “小孩子,亲一个没什么的,以后不这样就好了。别哭了好吗?”她坐到思逸旁边,轻轻拍着思逸的背,很心疼“我骂人是我不对,给你道歉好吗,对不起。”

 “不行了,走开走开!”思逸推开一脸诧异的瑞琪,找出纸巾狠狠揩下鼻子,扔掉纸,抬起头,一点泪痕都没有,还很得意。

 “你在笑,不是哭?!”瑞琪恍然大悟,自己又被耍了。

 “对啊,只许你折磨我吗?”“妖!”瑞琪嘟囔着,坐回去,遇到这个人,自己就跟个白痴差不多。

 在接过一个电话后,瑞琪明显地寒着脸,很不高兴。甚至点燃一支烟。没见她在办公室吸烟的,看来真的很烦。

 “什么事?”思逸写字条扔级她,人多时,她们就这样交流。“爸妈让我回家吃饭。”“不开心?”

 “嗯…”“说说?”思逸扔出字条后,等了半天,才看见瑞琪提笔,写了很多字,中间思考了好几次,终于字条又抛回来,有很多涂改的地方,笔道很重,想来她的心事不轻。

 “他们在我还小的时候离婚了,因为他找到新,是他大学里的学生。她痛不生,作践自己,整天跟男人鬼混。我和过,没人管我,小朋友也欺负我。

 所以我发誓也要息主宰爱情,绝不能象我妈那样。在我上高中时,他们又各好了,对我出奇地好,那时去逝了,长也长大了,我根本不需要他们!

 而且我只喜欢女孩子的性格已经深蒂固了,他们管不了我,我也不用他们管!我和他们没话说了没感情,我讨厌他们!”

 说的不很详细,却是满纸的暴怒,中间很多字被涂掉了,看不出是什么。但聪慧如思逸,仍是找出了方法,看到那引些字。

 “能弯能折,大丈夫本。你独立,自立,又不谓艰辛,你好。”也是重重的笔划,体现了真诚。

 瑞琪想到息那里的境况就很自卑,她没对任何人提过,难道思逸又知道?不然,大丈夫可曲可折的话从何说起?那些经历都涂掉了呀。

 难道她真的是巫女?没哪个人在知道她以前的事后如此表示,那些人部是或真或假的安慰她一下,或是劝慰,只有这个女人,年轻的女人,称赞她,一个与众不同的精灵。

 “你和我一起去吧。”瑞琪不再写字条,用说的。“啊?没…搞错吧?”思逸难以相信。

 “没错,我想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知道我不寂寞,少来烦我。”思逸把玩一会不长的头发,很亮也飘逸,颜色恰到好处“好吧,我跟你去。”

 “真的?”瑞琪不免吃惊,太牵强的理由了,聪明的思逸怎么会想不出让她去的原因,她为什么还会答应呢?“是真的。我一会去买些东西带上。”

 “不用,我也有给他们钱,不用你买。”思逸听到这话,看了她一会儿“我知道怎么做。”

 意思很明白,我不问你,你也别管我。下午思逸真的出去了一会儿,却没见她带什么东西回来。 m.GUgExS.coM
上章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