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
第八章
 刚刚要不是被瑞琪的大力弄痛,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回到上了…思逸不排斥任何爱的方式,但是,要看时间和地点。

 比如现在,地点刚刚好,但是时间不对,嘿嘿…等到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吧。(应该不会有吧。)已经两次了,思逸起自己的裕望,可这只小狐狸总可以轻易地困而出,轻松掌握火候,更知道如何令她平息。

 瑞琪摇摇头,真是个小魔女。不过不排除她硬撑的可能,每次都要动真的时候她就退却。

 是她不想这么快与自己有关系,还是她想找更合适的机会,或者她根本就不会接受自己这样的人?有机会不防问问她。

 她收下那个东西算是证明了她不再生气。嘿,还没出现过有谁用这种姿态收自己送的东西。讨人喜欢的小东西。晚上的宴会从下午就开始筹备,思逸和瑞琪提前出公司。

 要一阵好忙才能准备齐晚上要用的全部食物。酒水、零食、水果…满满的两车东西。

 思逸另外买了三件棉质衬衣,男式小号的,新款式很漂亮。本来瑞琪想给自己买2件的,但一想到和思逸身边的男人穿同样的衣服,就不舒服。不买也罢。这次结帐时,思逸没再抢着付,只是那三件衬衣坚持要自己付帐。

 这边也正中下怀,各自结过帐后,思逸把衬衣到瑞琪怀里“这个给你的。”“什么?你拼命要自己付就是为了送我?”“对啊,不然我买给谁啊。你不要就算了。”

 “要,干嘛不要,”瑞琪紧抓住放衣服的袋子,笑得象个白痴一样。她颇有些感动,这三件衣服比两车东西还贵出很多,这个疯女人花这么多钱买衣服送她,而且还是自己很心怡的颜色样式,真是太了。

 “我能帮什么忙?”瑞琪是不会做什么饭菜的,只能乖乖请示领导。“先把桌椅摆好,然后帮我削皮。”

 “遵命。”这些比较适合她做。两人同心协力弄的宴会很受,大家玩得很是尽。曲终人散时,已经10点多了,思逸再穿上围裙,收拾厨房里的垃圾。

 瑞琪就打扫客厅和餐厅。她的工作比较简单,打扫一下就好了,剩下的全部扔掉。很快,她就完成任务。而思逸这边就盘碗还有不少要洗。

 她的动作很麻利,看她干活的样子,很象个标准的全职太太。脏的盘碗在迅速减少,这也是最后的一项了。

 “小逸,你喜欢先问你再吻你的狗熊公平是喜欢先吻你再问你的英雄?”瑞琪从后面抱住思逸,说了一句绕口令似的话。这个时候刚好可以解开自己心中的疑问。

 “狗熊吧。”思逸的手没停,只剩最后几个了。

 “是吗?可我喜欢做英雄。”瑞琪看到思逸换了她关的耳钉,亮晶晶的,不吻了一下她的耳垂。

 “别闹,好的。盘了要打碎了。”思逸转头躲开第二下,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我希望我老婆喜欢英雄。”“是吗?幸好我不是,不然我们一定吵个不停的。”“不会的,我从不跟自己的女人吵架。”

 “少来啦。唉…看来我不是你的女人,不然你也不会跟我吼了。”“我对昨天的事很懊丧,你原谅我好不好?”

 “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工作上的事嘛,”洗完最后一只,思逸擦干手,解下围裙,顺势躲开瑞琪的狼吻。

 她也搞不清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想让瑞琪吻她,心中有点躁动。可能是不喜欢这种躲闪似的甜点吧。

 她忽然发现自己想要的是大餐,而不是这种捉藏似的游戏。瑞琪想的却是另一样,她觉得思逸不讨厌她,可能还有一点点的喜欢,只是不能接受世俗以外的东西。

 从她的表现里实在摸不清她在想什么,是拒绝她,还是接受她。偏偏对这个女人又狠不下心来硬的,唉…到底是什么令一直敢做敢为的自己,如此踌躇。

 真奇怪。就是因为不知道思逸是如何看待她的吗?她被自己的矛盾折磨得很烦,也恨自己的忧柔寡断。死就死吧,试试看先。

 思逸收拾好东西转过身时,刚好瑞琪拉回思绪,她有点不顾一切地抱紧这个这前令她下不了决心的女人,同时低下头吻上她的。大概思逸会极力挣扎吧。

 可是…非但没有,她甚至大胆地上来,进行挑逗…由她的技巧看,不是个生手。

 这不象她平时的性格呀,她做什么都要弄个一清二楚的的,可现在对这个不明不白的吻既不问也不拒绝?啊,呵…这个小丫头又在装吧?装作根本不会怕的样子。

 也好,再吓下她,等她真的说出“不”的时候,也可以死心了。想着,瑞琪的手抚上思逸的胞子前,丰的感觉让她有点吃惊。平时看上去不惊人的身材,却隐藏了如此好的曲线。

 她仍没有被叫停,反而被对方拥紧。瑞琪有些不能自持,尤其思逸将有点凉凉的手触到她的脖颈时(她的手是凉的,就是说…她在怕?)瑞琪肆意地将手伸进思逸的衣,再穿过内衣,切实地贴在那温软的体上,光滑的肌肤引起她的很多暇想。

 “你在吓我吗?我不怕。”思逸从热吻中缓过气,看着瑞琪有点调侃和犹豫的神情。她也将手伸进瑞琪的衣服,手指划过她光滑的背,是有点瘦,不过背部的肌给人一种安全和舒适感。

 更加肆无忌惮地抚摸,同时扬起脸看向瑞琪。此时的思逸,眼睛亮亮的,象看不透的潭水,脸上闪着人的光泽,猛地,她踮起脚尖,一只手下瑞琪的头,主动吻她。

 “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你只等着承受就对了。”瑞琪拉下她的手,用力吻上对方娇滴的。滑润的舌头顺势探进去与另一条相互拭纠

 而她的手呢,不忘在对方的身体上游走。她一点也没有再放过思逸的想法了,这个女人实在令人兴奋。

 想再控制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了。她在思逸快不过气的时候移开霸道的舌,转而攻击她的脖子,在对主的娇中细细品尝着,有点销魂,有点难耐…

 “大男子主义!”思逸在对方的重重攻势下,得出这个结论。

 “哎!你干嘛啊!”太可怕了,但又很刺。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女人居然把她拦抱起来。猛地双脚离地,吓得思逸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搂着瑞琪的肩。

 “别怕,摔不到你的。”瑞琪的声音充满蛊惑“去你家还是我家?”她抱着她,走向客厅。

 “我家。”思逸的脸被对方蹭的的,证据中不失笑意。“好啊,”瑞琪快步走进思逸的房间,用脚踢上房门,然后一同倒在上。

 她用最快的速度下思逸的衣服,只留好小的一套内衣。思逸不经她慢,甚至把她得更彻底一点,还有时间拉过被子将两人掩起来。

 小丫头居然还不认输,胆子蛮大的,瑞琪故意用力地着思逸的身体,深深地吻可以吻到的每个部位。

 在掉思逸仅余的衣物时,后者明显地缩了一下,但很快又配合上来。

 这让瑞琪想笑,笑这个女人的可爱,和倔强。真是小傻瓜,既然怕得要死了,还不肯开口求饶。

 她很恶地笑下,同时把手伸到她最想去的地方。毫无意外地,思逸夹紧了修长的腿,不允许她进一步地入侵。

 “怕了?只要你说怕了,我马上放开你。”瑞琪停下所有动作,认真地盯着思逸。是的,只要她说个不字,自己一定放过她,即使火焚身,即使伤心。

 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可思异地爱上了身下的这个人,这个几天前还被自己认为一无是处的女人。

 她真的拒绝的话,无疑是在自己内心最软的地方一把匕首。但她宁愿心痛,也不想伤害她眼前的这个人。

 思逸听到她的话,有点吃惊,难道她只是闹着玩的?还是她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还是…她不想再多想了,大餐已经上桌,哪还有放弃的道理。

 她在刚刚不适应的抚弄后,伸腿住对方,并放出可以令瑞琪发疯的语句:“你不行就早说嘛。”瑞琪不再犹豫,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一举占领那个人的堡磊。

 “不要!瑞…”思逸没想到会这么突然,还没准备好嘛。微的内壁受到外来物的入侵,不安地促起来。

 “你后悔了?”瑞琪觉得自己的心一裂开了,为什么?为什么她选在这一刻说再来。“拜托你多等一下好吧,现在好痛。”思逸抓着思瑞的背,把脸贴在她的前。

 “啊?你…”瑞琪有点哭笑不得,为自己的多心。同时,又是满心的爱怜,自己确是太鲁莽了,这个紧缩的私处给她种异样的感觉,难道…

 “你是第一次?!”这个玩笑真的有点大了。“不是啊。”思逸觉得这个时候的瑞琪很是可爱,居然问出这种问题。

 “那最好了。”瑞琪开始活动她的指端。在使出浑身解术后,汗温的思逸小猫一下缩在她的怀里。

 瑞琪想要这个令她发狂的人享受更多的愉悦,她再次发起冲锋时,却来了思逸的瑟缩和一股不寻常的反应。

 “很痛吗?”瑞琪有点惊慌,这个女人真的是处女。“是啊。”“还说不是第一次?”瑞琪没撤手,反而更深入一些,有些惩罚的意味。

 “瑞…”思逸在疼痛中再次到达颠峰,真是要命。“我没骗你,我是来客人了。”气息平稳一些后,思逸道出痛的原因。

 “不是因为你。”“这么巧?”瑞琪不想听谎言,毫不怜惜地继续着,看着她享受并痛苦的神情。

 当身下的人儿再次战栗时,瑞琪终于停下所有动作,翻下身将思逸抱在怀里。

 “傻瓜,你当我看不出吗?都出血了,你还想骗我?”她将粘着殷红体的手指伸到思逸面前。

 “老大,我说真的,”思逸捂着肚子,仍蜷缩着,在不兴奋的时候,疼痛更厉害了。“好了,我们不争了,真的有客人来?”瑞琪才看出不对劲来。

 “是啊,每个月都痛得要死。”“药呢?”“吃光了,没来得及买,而且,我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

 “我帮你去买”瑞琪坐起来,准备下。“不是吧?你想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丢我一个人在上?明天再说好不好?”

 “可是你很痛啊。”瑞琪没为谁如此紧张过,好象自己也在跟在痛。“你抱着我好不好?如果不冷就没事的。”思逸拉住瑞琪,令她重新躺回来。

 “这样好点吗?”瑞琪把手放在思逸的小腹上,她的手又大又暖。“好多了。”思逸枕着瑞琪的胳膊,闭上眼睛。

 “你很在意我是不是第一次吗?”“也不是的…”“不管是不是,放心,我都不会追着要你负责的。大家又不是小孩子。“思逸好象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你的敏锐让我害怕。”瑞琪抱紧她,舒缓着她的僵硬。 m.gUGEXs.COM
上章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