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
第五章
 瑞琪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心里在就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她不想偷听别人说话,但…她无法解释。更对思逸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感到莫名的压抑。

 现在她知道思逸和李徽还不是一对,只是玩伴。“那你能容忍我答应你之后还想着别人吗?”思逸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当然不能。不过,你不会的,你肯答应就不会食言的。”“哼…”思逸干笑一下“其实就因为我们太了,我才不想跟你成一对的。”

 “为什么?不好吗?”李徽很奇怪。“这个嘛…因为…因为…”“快说,别吊人胃口好不好?”

 “因为太了,不好下手嘛。”思逸大笑着,一阵跑动声。瑞琪也笑了,这个疯女人。然后就看到思逸穿着睡衣跑出来,一只抱枕扔到她的身后,没砸到。紧跟着李徽追出来。

 “死丫头,你有种就站住!”在思逸撞到一道墙后,所有声音瞬间消失。“瑞琪,你怎么回来了?”思逸的笑容持续着,对她回来不是很惊讶。

 “我回自己的家也不行啊?”“当然行了,”思逸躲开她,一点点向客厅退,李徽正悄悄地掩上来,在足够近的距离处猛地伸出手,还是没抓到。

 “想抓我,哪有那么容易的。”思逸就象只兔子,一下逃到厨房门口。两人象跑马一样,满屋子转,当瑞琪透明的一样。

 “哈!被我抓到了吧!”李徽押着思逸扔到上。思逸咬牙切齿地瞪着瑞琪,刚刚要不是瑞琪抱住她,李徽一辈子也不会抓到自己的。

 可气的是她的话“我们不,好下手的。”什么意思嘛!嗤!“哎呀,不要啊!”思逸被按的上,李徽呵她的

 “求你了好不好?饶了我吧,我不行了…”嘻嘻哈哈的求饶声,又软又动人。

 “哼!臭丫头,今天就放过你。”李徽听到电话响才放开手。接过电话就要走了。思逸送她到门口。

 “谢谢你的耳环。”思逸抱对方一下。“这么客气,你以身相许好不好?”李徽趁机揩油。

 “快滚啊你!别让我再看见人凶。”思逸笑骂一句,做个踢人的姿势然后大力地甩上门。“你们做事不关门的吗?”瑞琪拦住思逸,把她挤的人与墙的中间。

 “做什么事?”思逸不太明白。

 “你们刚刚做的呀。她是不是不会疼人呀?还弄疼你?”瑞琪的的指划过思逸的脸,很轻,嘴角噙着笑,神态很是暧昧。

 “是啊,笨手笨脚的,耳朵都快被她揪下来了。”

 “耳朵?她习惯揪你耳朵的吗?”“穿耳环不揪耳朵难道是抠眼睛啊?!”思逸突然明白瑞琪的意思了,她误会她们俩的做别的事。所以送了瑞琪一记大大的白眼。

 “真不知道你整天想什么。”“穿耳环?!不是…”瑞琪简直不敢相信。

 “是什么?是什么?”思逸仰起脸看她。自己也不矮啦,但比起眼前这人还是低了差不多10公分。要瞪她的话,就得抬着头。

 “呃…没什么。”瑞琪干笑两下。“哼!走开!”思逸去推她,没推开。再用力,还是不行。

 “你干嘛?让我过去啦。”她用尽力气,奈何人家轻轻松松就避开她的力道。

 “我想知道你想干嘛。”瑞琪站得更近些,低下头,鼻子要思逸的了。她的眼睛落的思逸的手上。

 思逸顺着看过去,马上把手放下来。整个人贴在墙上。刚刚她的手在人家前推搡了半天。她偏过头,躲开瑞琪有一点点酒味的呼吸,脸是躲开了,那气息就全部的脖颈上,麻麻的。

 “我…我想回我家去。”思逸全没了刚才凶巴巴的气势,就象只待宰的羔羊。瑞琪再跨前一点,跟眼前这个娇羞的耳朵都红了的可爱女人贴的一起。

 在对方的肩窝留下一串吻。…当然,这得付出代价…在享受这份美好的同时,胃上挨了一重击。

 但她仍保持良好的仪态,完成她的吻。好不容易,思逸开对方钳制的魔爪。她抬脚踢了瑞琪一下,看到对方痛得咧嘴的样子,舒服多了。

 “欺负我,要付出代价的。”思逸蹲下来看着正的腿的倒楣鬼“下次没经过我允许时,最好别自己拿主意。”她居然还在笑。

 “好,我听你的。小魔女。”瑞琪也不示弱,勉强扯出个笑容来,是从牙里挤出来的。

 “这才乖,姐姐疼你。”思逸笑得象个天使一样,在瑞琪的上吻了一下“这是给好孩子的奖励。”

 “姐姐是不是可以多给一点?”“要等你再表现好才行。”思逸拍拍瑞琪的头,优雅地站起来,从容地回房间去了。瑞琪,有甜甜的果汁味,还有股淡淡的香气,这就是思逸的味道。

 嘿嘿,令人期待。没看出她蛮大胆的,害羞时娇滴,张狂起来又不可一世,明明做着魔鬼的事笑得却象天使一样。

 下手狠的,差点把骨头踢断了。不过那一吻又是风情万种,化解了所有不快。

 李徽说拉拉更适合思逸,什么意思?难道思逸有过什么经历令她退却?可平时她一样地和男人玩闹啊。搞不懂为什么这样的。尹思逸,认识越久,越值得玩味。思逸斜倚的上,想着李徽和瑞琪的言行。李徽是多年的朋友了,搞软件的。

 认识不太久的时候,李徽就表示喜欢她,更是用各种手段追求她。只可惜思逸不为之所动。

 理由是现在只想单身一人,不想有牵绊。好在李徽并不强迫她,只在开玩笑时又想起。思逸还是没答应过。她们现在还是好朋友,就是因为大家兴趣相投,又不勉强对方。

 这个瑞琪给人的感觉就不同了,虽然也很轻松,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思逸想到过可能是喜欢上她,不然哪会放任瑞琪的多次扰。若自己奋力反抗的话,估计对方也会收敛些有所顾忌。

 算了,任其发展吧,不放弃,但也不用刻意追求。经过那一晚,思逸和瑞琪走得比较近。只要晚上没应酬就几乎时时刻刻在一起。当然除了睡觉的时间。

 瑞琪出去玩的时候比较多,很多人约她嘛。不管怎样,她绝不在外过夜了。而思逸应酬就少多了。很多时候都是在家里看书上网看电视。两人都在的时候就一起看电视聊天,很是惬意。

 瑞琪果然不再轻易冒犯思逸,怕被打死吧。不过两人说笑到兴头上,难免亲亲我我。

 思逸笑倒在她怀中时,瑞琪总是会亲亲她的额头或面颊,很自然。而且思逸喜欢枕着她的腿躺在沙发上。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认为这是恩爱的一对。

 “哇!你英语这么厉害?”思逸接过一个电话后,瑞琪很是佩服。叽哩呱啦的,也没太听明白。

 “是啊,很奇怪吗?”很奇怪吗?思逸开始收拾东西,要下班了。“佩服之至。比英国人说的还象英国人。

 “瑞琪也开始整理,”晚上有应酬,你回家吧,不用等我了。”“哦,小心做好防护措施,还有别太劳累。”思逸坏笑着。

 “放心,我再累也还能应付你。”瑞琪拿上背包扭扭思逸的脸“我先走了,晚上等着我。”

 “去死啦!”思逸拍开她的手和她一起出公司,然后分道扬镖。下雪了,思逸开着车在街上转,白绒绒的世界。打开车窗,冲进来的冷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就是有点冷。

 还是回家吧,虽然冷清但是暖和啊。但愿瑞琪没把人带到那里去,不然可能会难过。

 唉…有什么难过?做好心理准备就好了嘛。莫名的低落。思逸有点困乏,可能是近太忙了吧。当然,跟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有关。

 每个月都要经历的痛苦日子。换过睡衣,再打开浴室的门,然后,定格…瑞琪,没穿衣服的瑞琪。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思逸赶忙道谦,却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含笑打量着对方的身体。平平扁扁的,很瘦,但是蛮结实的。

 健康的肤,长长的腿,宽宽的肩。“看够完美有?我穿衣服了。”瑞琪忍住要杀人的裕望,穿上件大t恤和厚睡衣。

 “没见过你这么眯眯的人。”她居然脸红了。“你也害羞呀?我以为你会很从容地面对一切变故呢。”

 思逸倚在门框上,气的。“你若不想洗澡我可以陪你到上看个够。”瑞琪把手搭在思逸的上再靠过来。

 “我还是洗澡吧。”思逸把瑞琪推出去,在锁门的同时又大声吼了一句:“何况也没什么好看的。”气焰很盛的笑声令瑞琪气闷,一定得给她点颜色。

 心情很好的思逸哼着歌走回卧室,今晚真可以算是遇了,一个体的大美人。哈哈…“你…你怎么会在我家?”看着坐在她上的瑞琪,实在吃惊。

 “和你谈谈。”瑞琪拍拍的一边,示意她坐过来。“谈什么?你的美眉还在你家等你吧,你不去陪人家?”思逸擦着头发,走到边,但没坐下。

 “哪有什么美眉,我只有你一个美眉的。我不会把别的女人带回来的。”

 “哦,这样啊。说吧,谈什么。”思逸扔下干巾,用手耙头发。白里透红的皮肤在栗红色的发衬托下更显得娇

 “谈今晚的归属问题。”瑞琪猛地将思逸按在上,还恶地住她。“归属问题?那也不用这种方式吧?”尽量拉开两人的距离,但也没什么用。

 “你不会我的对不对?”她并不怕会发生什么,但是今天不行。

 “我不你,但你不答应的话我可以用强的。” m.GUgExS.coM
上章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