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
第二章
 思逸住的地方是公司配的公寓,两室一厅的构造。大概有七八十坪米吧。浅色的装修风格,家具比较简单,少而。各种装饰品就别开生面,共同点都是淡淡的颜色。瑞琪是不喜欢零零碎碎的小东西的,但这里的这些,令她觉得温馨。

 虽然摆放得几乎到处都是,并不凌乱。在她认为,以思逸办公桌的“遭到劫持般的”

 状况来看,这间屋子应该也是那种“如遭盗窃一样”的情形。她甚至想象自己的那间屋子灰尘有多厚。不过,照现在的样子看,应该是不会了,包里那块大大的抹布大概是用不了。

 “冰箱里有吃的,你的钥匙在门上,有什么问题再叫我。”思逸简单地待两句便回到自己房间。估计以瑞琪的性格她是不会需要什么帮助的。

 “好的。”瑞琪也没多说,觉得这样好,谁也不用烦谁。

 “喂,有没有多余的衣架?”瑞琪敲敲思逸的门,发现门没锁是虚掩着的。等了一会儿没见回音。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首先看到的一张大,外套和包包躺在上面。

 再推开一点,一个大大的书柜。“不是吧?人呢?”瑞琪试探地向里走。

 原来在书柜后面还有一番天地,一张电脑桌摆在柜子后面靠窗的位置。她把书柜当屏风用了。这间屋子的主人就在电脑桌前面趴着。看样子是睡着了。

 她正准备退出来的时候,电话铃响起来,吓她一大跳。同时思逸也被吵醒了。她有点迷糊地站起来朝边的电话走过去,在看到一条人影后,眼睛猛地睁大。这让瑞琪又吓一跳。原来人的眼睛可以睁大到原来的好几倍大。

 “喂,谁呀?”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多,所以也不用客气。语音还带着疲惫。

 “啊!?你呀。呵…”看来是人了。思逸背对关瑞琪坐在上。她想瑞琪应该会识趣地出去吧。

 “嗯,你过来吧。我快被你折磨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三天啊,老大,我差不多三天没睡了…啊?嗯,好象是。

 头有点疼…没什么吧…药?没啦…哎呀不用了,麻烦…好吧好吧,你过来吧…嗯,那我挂了…嗯,88。”

 这通电话让瑞琪有点反感,虽然她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毛病,但是因为大家离得太近,隔音又不是很好,还是能听得到。

 看来一会思逸的朋友会过来,连续三天都在一起的,那看来不是普通朋友了。哼,要是知道她把“这种”朋友带回来,才不要和她住一起呢。半小时后,瑞琪在泡面的时候听到门铃声。因为离大门比较近便去开门。

 才开了一条的时候就有声音传过来:“我又来折磨你啦。哈哈…你…你?你是谁啊?”

 门外是个衣服鲜亮的漂亮女人。大概有三十岁左右。本来是想换鞋的,在看到陌生人后,弯着的身子就定格在那里。

 “我是新来的。你找尹思逸啊?她在房间里。”瑞琪若无其事的关上门,又回到厨房。“新来的?嘿嘿…”李徽朝厨房里瞟了几眼,径直走到思逸的房间。

 “小逸?喂?睡着啦?怎么不盖被子呢?”“嗯?哦,你来啦。我有点困。头还疼。”“来,吃药…少耍赖,快点!我可不想看着你病死。”她是思逸的死

 “好了好了,我自己来。”声音有点软软的,听得出很不舒服。

 “去泡个热水澡吧,看你累的那个样子。还去上什么班,在家休息一天能怎么样啊。”看着眼前这个病仄仄的女孩,李徽就想骂人,可是,罪魁是自己,所以还是…不骂了吧。

 “光碟就在电脑旁边,你拿了就走吧。求你了好不好?我要睡觉了…”思逸说完又一头栽进枕头里。

 “走啦,快点。要不要我帮你衣服啊?你身上冷冰冰的,泡一下会好点的,然后再睡。快点…”看她没反应,李徽作势掀她的衣服。在一声惊叫后,思逸跳起来跑向浴室。

 “你怎么这么氓啊!”思逸着上门之前吼了一声。这时吼了就不会有危险。

 “就氓了怎么样吧。开门!哎呀,给你浴袍。真是的,不不年纪也不知道成天想什么了。”在得到门里呸的一声后,满意地躲到一边大笑去了。笑过后,她突然想起在厨房好象还有一个人。

 “小逸啊,我有事先走了,你洗完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啊。”

 “哦,知道了。黑心婆!”“喂,那个…那个什么…新来的?是吧?我叫李徽,你是小逸的男朋友吧?两人是不是吵架了?她现在生病嘛,你就多让着她些嘛。

 你看,闹别扭的后果还不是你自己吃泡面?唉…你呀,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她的心很软的,你好好哄哄她就行啦…”

 “等等…”瑞琪拼死咽下那口面“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是什么?难不成你是她哥哥啊?我认识她十几年就不知道她还有哥哥了。

 你不会说你是她老公吧?我知道她还没结婚呢。大男人,还不如个女子爽快。算了,懒得理你了。好自为之吧。”李徽乒乒乓乓地扔下一堆话就消失了。

 “哪跟哪啊这是?我招谁还是惹谁了?什么男朋友啊。莫名其妙!”瑞琪发现认识这个叫尹思逸的女人之后,就开始有麻烦。

 思逸打开浴室的门后再次被一条人影吓到,唉,真是不习惯两人住啊。总是突然冒出一条影子来,唉…早晚得神衰弱了。

 “你干嘛啊?”“你朋友走了。”瑞琪只楞楞地说出一句话,刚才想好的一大堆劳都烟消云散了。

 刚刚出浴的这个人的皮肤简直就象广告里的那样“剥了壳的鸡蛋”只是红润很多。“哦。我知道了。”思逸看到她那副略显呆傻的脸,忍住笑。

 “谢谢。晚安。”思逸是饿醒的,看看表,哇,两点多。睡过一觉舒服多了。出了一堆的汗。走进厨房时,还有一个人也在,正在冰箱里翻找。

 这个当然是瑞琪,睡前只吃了一碗泡面,不饿才怪。“不许动!干什么呢?”思逸突然大喊了一声,很满意地看到效果,瑞琪混身颤抖一下。

 “哦,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有坏人呢。嘿嘿,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啊。”几句话把瑞琪堵回去,想发脾气都不行。

 “算了,没什么。”瑞琪翻翻眼睛,看来是跟魔鬼住到一起了。“我饿了,想找点吃的东西。”好歹吃的是人家的东西,总得要解释一下。

 “哦,随意。”思逸倒一杯鲜放在微波炉里,然后又切两片面包放进小烤箱。半分钟后,两样都好了。瑞琪学她的样子,也弄了一份,只是在面包里多加了两片火腿。

 她的吃状,可谓之狼虎咽。她知道思逸在偷笑,不管那么了,祭了五脏庙才是最主要的。“别忘了把杯子洗了,你慢慢吃,我要去睡了。”思逸洗干净杯子,往卧室走。

 “好的,谢谢你的食物。晚安。”吃了,胃里舒服了,心理也舒服起来。再次醒来时,思逸象上了发条一样,直跳起来,然后冲向洗漱间,这当然是起晚了的征兆。

 瑞琪跟她几乎同时闯进洗漱间。然后就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里的空间比客厅小多了。思逸已经快手快脚地挤了牙膏,开始刷牙。

 “咦,你怎么不洗?要迟到了…哦,不方便是吧?好,我去那边…”带着满嘴的泡沫咬着牙刷,再拿巾等物,跑到厨房去了。

 “快点,门口等。”两人洗完在房间门口再次相遇,思逸的尾音还没消息,人已经进了房间,同时关上门。

 唉,有了别人就是麻烦,要是以前就不用这样。两人都是动作迅速。第二次坐进这辆红色的车子里,心情和上次大不相同。

 只差了半天而已啊,是不是自己也变成多变的人了。瑞琪纳闷着。然后看见思逸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摸出一个面包来,天啊,她是什么时候进的厨房啊,闪电侠啊。

 “一人一半,在办公里就不能吃早餐了。有点冷硬,将就吧。总比没的吃强。”思逸把面包扔给副驾驶座上的人“掰开啊,发什么呆啊。”

 “你不介意我对你恶声恶气啊?你完全可以不用管我的。”好象在专心地把面包分开,不经意地问出这句话似的。

 她觉得自己不象思逸那么坦率,至少不敢在这个时候望着对方的眼睛。可能,真的是自己心虚吧。“有什么好介意的。你又不了解我。等你了解了,一定会喜欢我的。

 嘿嘿…我这个人比较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安啦。”她说这个时一点也不面红,而且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哇,这个人的面皮比面包皮还厚些。”瑞琪自觉“阅”人无数,就是没遇到这样的。“喂!你不要命啊,有你这样开车的吗?又抢红灯,又超车,不想活啦?”

 瑞琪死死拉住车门上边的拉手,在车海中飚车的人还真的没见过,确切地说是没有体验过。太恐怖了。

 这个美眉看来是不一般的,斯文地工作,酷酷地泡吧,对人的体贴,疯狂地开车,对,还有那个“可怕”的朋友…一切地一切,都表明这人女孩一定不简单。

 “习惯了就好了,不会有事的。不这样,难道干等着迟到啊。我可不想因为迟到扣薪水。多没面子。”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迟到没面子?扣薪水没面子?因为迟到扣的薪水所以没面子? M.guGeXs.COm
上章 做兄妹不如做夫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