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生女儿一锅端 下章
第一章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与我交往数月的女友芭芭拉告诉我她怀孕了,在得知此事的一周后,我和她结婚了。

 严格说来,我们并不相爱,只是相处在一起,而我与她交往的理由,则是因为她是学校啦啦队里最感的尤物,尤其是一对硕大的34f瓜,是闻名附近几所学校的大霸。

 结婚,是一个不得已,却又不得不如此的决定。然而,当我们发现她肚里怀着的是个女娃儿后,我感觉到相当地失望。

 我是一个传统观念很重的男人,儿子远比女儿重要。我以失望的心情,努力维持这份婚姻,甚至因此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大学,找工作养家活口。

 一直到现在,我仍在想,如果我继续求学,不知道会怎么样。结婚的那年,我才十八岁,只是个高头大马、外形俊俏的高中毕业生,在职场上没有任何机会。

 经过连番的求职碰壁与笑,我痛定思痛,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搞定有限公司”需要什么人帮忙装家里的录影机?数位电视?小耳朵?电脑?找我就对了。

 需要什么人帮忙组合孩子们的单车?或是家具桌椅?打电话给我吧。

 刚开始,只是我独自一个人卖力苦干,但是随着时间过去,还有适当的转投资,公司规模也成长起来;现在,我手下有三十二个员工,或男或女,全都是大学毕业生。

 这些孩子多半是工读生,脑袋聪明,而且工资低廉,成本不高,我给他们弹上班时间、法定的最低工资、免费午晚餐供应,还有每年年尾的高额奖金…假如他们有待到年尾的话。

 公司上了轨道,我的工作量就少了很多,至少,再不用亲自出外务了,只是每周不定时地去公司数次,视察确认一切事务正常运作。

 然后就是在家里,审视目前股票、债券,还有其他转投资项目的损益亏盈。

 以一个才刚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的中年男人来说,我生活悠闲,事业成功,更重要的是…我包里有着大把银子。

 只可惜,并不是每个方面我都那么得意…我的大子并没有能够与我共享这一切。在为我诞下大女儿苏姗之后,芭芭拉又为我生了两个玉雪可爱的女儿。

 但是,在六年前,我事业只算稳定,未算发达之前,某个提早回家的下午,我发现这婊子赤地躺在上,抖着她肥大的巨,和一名水电工通

 暴怒中,我打塌了那个夫的鼻梁,在他的哀求声中,把这没用的东西踢出门口;跟着,在简单的法律程序后,我与那红杏出墙的大婊子离婚。

 放弃了监护权的她,从此消失在我和三个女儿的眼中。

 我最后一次听到有关于她的消息,是听说她搬到附近的城市里,染上了毒瘾,每天晚上站在街边,抖着一双肥硕巨,靠着卖她丰惹火的体,来换取卑的堕落生活。

 我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不过,这确实让我感到一丝快意。因为与子的离异,我从二十二岁起,便独力抚养着三个可爱的女儿。

 环顾我的人生,我始终不愿成为那种轻言放弃的男人,所以尽管这确实有些难度,但我仍是将苏姗、珍妮,还有雪儿抚养长大。

 在努力冲刺事业的同时,我为女儿亲自换布、喂瓶,帮着三个小可爱把屎把,还要笨拙地唱歌,哄她们入睡。

 平常时间,我请的保姆帮了不少忙,但是一过了晚上六点,还有整个周末,责任就全部在我身上。

 正如我一开始就知道的,父代母职真是不容易,但我一旦开始,就不会放弃,而且我确实愿意为我的女儿付出。

 只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很不舒坦。那就是为了照顾三个女儿,被搾干了的我,再没有时间、精力、兴趣,去和其他女约会。

 我是一个正值青壮的男人,对这样的寂寞生活,自然感到相当地饥渴与求不满,所以偶尔我会偷偷地到城里的一些摇头pub,花点饮料钱,玩一些狂野的青春少女。

 这些事情当然没有被我那三个宝贝女儿知道,她们三个是那么地可爱,金发碧眼的小天使,我不想让这些事玷污了她们的心灵。

 大女儿苏姗,个性独立自主,聪明的脑袋完全表现在杰出功课上;二女儿珍妮天生好静,喜欢作家事,烹调的手艺不输给大人,但夸奖她的时候,内向的个性很容易害羞;至于最小的雪儿,那完全是一个喜欢整天黏在爹地左右的可爱小娃娃。

 我常常把她们当作是长不大的小女孩,以为这样父女相依为命的生活会一直下去;直到苏姗十二岁的那年,初次月经来,我们的生活才有了改变。

 听着大女儿半撒娇地诉说,要钱买新罩的时候,我才被迫惊讶地觉醒到,她已经变成一个少女,不再是小女孩了。

 很快地,她就会需要自己的独立空间、独立电话,甚至开始男朋友。

 经过考虑,我决定像其他父母一样,先给女儿避孕药丸,免得哪一天,我得怒气冲冲地抚养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孙子或孙女。

 但超乎我预期的变化,接二连三地发生,直到那天晚上,我整个生命发生了大改变。那晚,天气来了暴风雨,雷打得很大声,狂风像要掀去屋顶似地吹击着房屋。

 我睡不着觉,又想着公司几个新聘的女大学生,衣着暴惹火,走起路来美一扭一扭的模样,心头火热,就翻着最新一期的play波y,手放在裆里打手

 突然,门口传来了小小的敲击声,一个有些带着哭音的呜咽,从门外传来,这时我才惊醒过来,想到苏姗虽然好像胆子很大,但从小就特别害怕打雷。

 “爸,我睡不着…我好怕,我可不可以抱着你睡?”细的声音,听来是那么地清纯,但我却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起状态,心中燃烧着火热的念。也许,我应该大声地说“不”然后赶女儿回房…

 “好啊,宝贝女儿,你进来吧。”门打开,受到怒雷惊怯的小天使,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进来。天啊,穿着那件浅蓝色小睡衣的她,真是可爱。

 但…更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的,是她单薄衣料下清楚出来的雪白体,尽管曲线还很稚,但口却完全继承了母亲的血统,小小年纪,竟然有着鼓涨涨的隆起,戴起了罩。

 还有裹住娇俏小股的纯棉内,无不刺我沸腾的血

 当我拥她入怀,除了感受那满的小,摩擦口的快﹔也闻到一股来自她身上的香气,一种十二岁的少女所独有,仿佛是略带青涩,却已逐渐成的果子,引着人们下手摘采。

 我们父女两个紧紧地拥抱着,我将女儿搂在怀里,温言抚慰着她的不安;然而,我的巴却像是一尾毒蛇,顺从本能、下意识地寻找女儿柔股沟,一再尝试想要深埋入其中。

 “爸,有个东西…”“宝贝,睡吧。”惊觉到女儿的惊惶,我尝试想要尽早入睡,但是在暴风雨的噪音、我心头的火热念,还有女儿身上引人犯罪的甜美幽香中,我做不到,反而让起的巴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努力撑过了半个小时,窗外风雨仍急,一如我混乱的心情。在恶念头的驱使下,我蓦地伸出手,捧握住女儿超越同年纪女孩的满雪,轻轻地婆娑绕圆,让虎口感受雪的圆润。

 把玩亲生女儿子的奇妙感觉,让我兴奋至这些年来未有过的高点,当下便不自觉地移下身,同时把苏姗浑圆的雪白股,贴近我硬隆起的间,开始缓缓地磨蹭。

 我一直以为女儿已经睡,却不料在这关键时刻,竟听见她雏鸟似的微弱悲鸣。

 “爸,爸,你在作什么?别碰我,你、你的手…你怎么能这样?我是你的女…”

 苏姗仓皇的惊叫声,没有令火中烧的我停下动作,这时,我手臂突然一阵剧痛。

 这小丫头,她居然敢咬我?惊怒集之下,我下意识地开始防卫,把雪雪呼痛的苏姗抓得更紧,脑里则是有许多念头纷至沓来。

 离婚以后,我牺牲了我生命中最华的时间,养育这几个小丫头片子成人,但最后我得到了什么?她们长大了,就开始学着反抗我、拒绝我,像现在这样反咬我一口,像她们的婊子母亲一样忘恩负义?

 不行,再怎么说,我可是这丫头的亲爹,哪轮到她来反抗我?“闭上你的狗嘴!你就像你的婊子娘一样,忘恩负义,什么时候你胆子大到敢这样对我说话?告诉你,我忍你的狗嘴忍得够久了,够了!”

 愤怒地吼着,我对苏姗下了最终的惩罚命令“把你那一身该死的衣服给掉,趴下来,老子要教训你。”

 疾言厉的吼叫,把苏姗吓呆了。这是正常的,因为过去我从不曾这样对她斥骂,即使再大的事,也只是重重地打一下手心,或是打两下股…当然,身上一定是穿得好好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怎么了,居然变得这么狰狞恶状,但肯定的是,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趁着她还傻傻地发呆,我抢上一步,抓着睡袍的衣领一撕,薄薄的衣衫已给我撕开了,出了一个朴素的小罩。

 那个浅蓝色的小罩,包裹不住她满的房,看那样子,大概有个30c。

 我知道女儿满早就开始发育了,可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有c罩杯?我不知道这是遗传到母亲的特色,还是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发育得太好了。

 爸爸突然变了个面孔,把苏姗吓得不知所措,反覆哭叫着“不要呀…不要呀”但我火攻心,怎会理她的呼叫,只是像多年前与那大婊子一样,伸出双手,暴地抓在她的雪上。

 “哎…”听见女儿痛叫一声,我内心却反而赞叹一句。隔着罩,还这么弹手,这丫头确实遗传到她母亲的长处。

 这时,苏姗像是回过神来,记起了要反抗,双手不断打在我身上。我连忙捉着她双手,继而出手来,抓着她的浅蓝罩一撕“唰”的一声,撕破罩,随即用它缚着女儿的双手。

 “呜呜…爸爸不要呀,我是你亲生女儿呀,不要…呜…”

 只想发的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当下不由分说,把苏姗拉趴到我的膝头,睡连同白色的小内一起拉到小腿,出小女孩那雪白如玉,滑如脂的圆来。

 我细心欣赏女儿身体每一寸的肌肤,她圆圆丰子,看来十分坚﹔峰顶上粉红的蓓蕾,鲜人,两腿间的三角地带,长着稀疏的金色,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可爱的幼户。

 苏姗拼命地挣扎、滚动,想要从我膝盖上挣脱开去,凄厉的哭叫、要求我快快住手。

 这些多余的动作,没有换来我的怜悯,只唤醒了我更深的怒气,决定要教导这个刁蛮的丫头,一点家庭伦理和尊重,让她明白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闭上你的嘴,老子告诉你,我现在要打你十四下股,你打起精神给我数好,只要错漏一下…很好,我们一切从头再来。” m.GugExS.coM
上章 亲生女儿一锅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