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孤独世界 下章
第五章
 冲司抬起部,用力的往前顶。雪音不断发出的娇

 冲司伸出舌头,让姐姐像小狗一样的,黑色的发丝因为汗水而黏成一团,把指尖入雪音的门内,冲司发现不论是门还是道,里面的壁都贪婪的将自己往内

 雪音的尾巴在冲司的上,击打在囊的壁上,雪音薄薄的桃红鲜秽的笑着。

 冲司把还在茎拔出,让头贴在雪音脸上,雪白的洒在她的脸颊、嘴和眼皮上。

 雪音陶醉的闭着眼睛,享受着热腾腾的淋在脸上的感觉。然后雪音再慢慢将结束茎含入口中,双手把脸上的刮了起来,往自己的里面去。

 冲司抱住姐姐的头,忘我的送起来。

 ***

 冲司站在窗前,全身赤,现在既使他没有飞天梦魔的嗅觉,也知道自己身上全是的味道。

 地平线上慢慢浮出红色的朝,一晚没睡的冲司觉得眼睛很痛。雪音躺在上,头发上还沾着一点“嗯…嗯…我还要…再给多一点…”

 咕咕哝哝地说着梦话,肌肤散发出滑的光泽,大概是收了冲司的结果。

 卧室的门虽然上了锁,还是被轻易的转开。伶音走了进来,整齐的清汤挂面头,黑发就落在肩膀上。那双可爱的大腿在浴衣下摆前后晃动。

 “还是做了。”伶音看着雪音道“你果然无法抗拒她的惑。”深邃的黑色眼眸看看雪音,再看看冲司。冲司不脸红起来。

 “我不是责怪你。”伶音道“如果你能够抗拒惑,那她们会失去能量来源,很快的都会死掉。”

 伶音正坐在卧室的地板上,用眼神指示冲司坐到她的面前。

 “雪音为你灌输气或许可以让你不断的,”伶音低声道“但不表示你的身体真的撑的住,现在把手伸出来。”

 冲司伸出右手,伶音用两只小小的手掌握住冲司的右手,一股清凉的气息传来,让冲司瞬间觉得神清气

 “好了,但是你以后不可以这么来。”伶音松开手道。伶音起身,准备下楼。

 “伶音,”冲司唤住她“我想问一下,你是以什么为食?”

 “生气,”伶音回答“只要我能够待在你住的地方,我就随时可以获得能量。”娇的脸庞上透出温暖的热气。

 ***

 看着梅杜莎拿着平底锅煎荷包蛋是一个非常异常的经验,尤其是那只梅杜莎还是自己的母亲。

 “这些东西都是我从附近的超级市场拿来的,店员都被你爸杀了,所以不会有人来跟我们要钱。”美沙子道,餐桌上堆满了火腿、起司、各式面包、水果等等。

 “就算我们真的白拿,也不会有人来跟我们要钱的。”伶音道,把满桌的食物取走一些,挪出一点空间。

 “呃!”雪音打了一个嗝“我不用了,我看大概可以四五年不进食也没有关系吧?”

 全身赤的坐在椅子上,尾巴安逸的四处摇动。伶音拿起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看电视上有什么新闻,如果电视台的人没被杀光的话。”

 “…各位市民诸君!”一个独眼巨人,大概有两层楼这么高,皮肤是绿色的“请立刻停止你们的暴行为,昨天只是‘来源’的十八岁生日,没有人说可以吃了他!”

 一个牛头人抢过麦克风,喊道:“大家不要听他放!昨天我已经和掠夺候阁下达成协议,大家赶快停止对‘来源’的扰,这样晨星陛下就会让死掉的同胞复活!”

 “你说什么!明明是我和掠夺候阁下达成协议的!你这只没用的牛头人!”独眼巨人怒道。

 “你这个只有一个眼睛的家伙,我看你连立体感都没有,还敢说什么领导市民!你去死吧!”

 牛头人愤怒的用头上的角撞独眼巨人,两个身高都有两层楼的庞然大物在市议会上就这么打了起来。

 “原来议长和市长真的是牛头人和独眼巨人啊…”冲司恍然大悟。

 一个小小的黑影跳了过来,白光一闪,牛头人的牛头和独眼巨人只有一颗眼睛的头都落了下来,两具巨大的无头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血成河。

 冲司仔细一看,发现那人正是父亲,那张削瘦的脸庞如此的熟悉。

 只是父亲的背上长出一对边缘带着黑色花纹的白色羽翼,身上穿的不是西装而是磨的漆黑闪亮的铠甲,手里面还拿着一把又细又长的剑,剑身似乎因为沾了太多血而呈现出暗棕色。

 “你们这些垃圾,”父亲对着摄影机不屑的道“要不是陛下的吩咐,我也不会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我本来一开始就打算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再说,但既然陛下命令要给‘来源’一个最接近真实的生长环境,那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把你们这群恶心的玩意留着等待后再杀。”

 吉次冷笑起来“没想到后这么快就到了。”

 “听好,废物,”掠夺候扬眉道,周围的光线似乎都被他的眼神所收,画面变的很阴暗,只有那对冰冷的眼珠子在发亮“谁再靠近我家方圆十里之内就去死!”

 掠夺候吉次接着对旁边一名看起来像是军官的人,道:“我们昨天是杀到那边?”

 “报告掠夺候,大概是阁下宅邸方圆七里左右的范围,因为我们一个人一个人的杀,所以进展缓慢。”

 “喔,那再去杀三里。”吉次挥手道,让军官退下。

 “等一下!”他突然道,阻止正要离去的军官“我们昨天杀了多少人?”

 “报告掠夺候,详细数目还在查,下官估计应该有七八万左右吧?”

 “什么左右?”吉次不悦道“重算,今天杀完十八万人才准休息,一个人至少要杀一个!”

 “报告,是!”军官和掠夺候行军礼后离去。

 “喂!”掠夺候看着画面的方向,用下巴指了指道“那摄影机是不是还在跑?”

 “报告,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从画面某处传来。

 “为什么?”掠夺候问道。“报告,因为要转播市长声明。”

 “那市长人呢?”“报告,刚才已经被阁下处死了。”

 “喔,”掠夺候回过头去看了看脚下的巨大尸体“我看见了。”他抬头看了看画面的方向“市长死了,那应该不用转播了吧?”

 “报告,是!”“把摄影师杀了。”画面突然一阵震动,随即有一个身穿铠甲的军人奔过画面,似乎是追着什么东西。

 掠夺候手一扬,电视上的画面消失,只剩一堆黑白的杂讯。伶音把电视关掉“我想应该也没有东西可以看了吧。”她道。

 冲司感到非常震撼,到目前为止,父亲是他所见变化最大的人,他一直以为父亲是个个性温和的好人。

 “我想你爸…或许现在应该叫他掠夺候,因为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美沙子滑了过来,靠在桌边,因为她的下半身是蛇,所以很难说她是站着还是坐着。

 “冲司,你最好吃点东西,我想你爸很快就会回来了。”美沙子道,一边用手捏起桌上的培丢到头上,喂食那群小蛇。

 冲司拿起筷子,把蛋夹到面包上,咬了下去,然后用力的到肚子里面。

 ***

 “哈哈!我回来了!”掠夺候推开家门,铁靴喀喀作响,走了进来。

 “冲司,待会你跟我走,晨星陛下说他想见见你。”黑色的铠甲上面还沾着血,掠夺候一股坐在自己惯用的位子上,随手拿了一些东西,放到嘴里大嚼起来。

 “好久没这样杀人了,真是大快人心!”夏克斯笑道,削瘦的脸颊让他看起来一副病弱的样子,但散发出寒气的眼睛却又充满了骇人的威势。

 “嗯?嗯?”夏克斯用力的嗅了嗅,冷酷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冲司不吓得全身打颤“他妈的!莎帛丝!”

 夏克斯一把抓起雪音“你对冲司下手了是不是?身上全部都是他的味道!要我跟你说几次啊?”

 雪音痛苦地想要掰开夏克斯的手,但他的力量太大了,雪音根本无法反抗。

 夏克斯右手握住左上的刀柄,眼见就要当场将雪音斩死。冲司突然冲上前,挡在夏克斯和雪音中间。冰凉的剑刃欺到冲司的脸旁,刹然止息。

 “冲司,你跑进来干什么?”夏克斯诧异道,沾满鲜血的黑色短发到处黏成一簇一簇的。

 “不要杀她!”冲司感到脸上一阵火热,不晓得哪来的勇气让自己站在夏克斯面前。

 “啊?我杀不杀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夏克斯瞪着冲司。

 “不要杀姐姐!”冲司喊道。不止夏克斯,连雪音都诧异的看着冲司。

 “讲那什么跟人类一样的话啊!”夏克斯怒道“啊,对了,你本来就是人类嘛。”随即恍然大悟道。

 “好,既然你说不要杀她,那我就不杀。”夏克斯说放就放,雪音跌坐在地,冲司连忙伸手搀扶。

 “但是,她对你出手是事实,她违反了陛下的谕令,我不杀她,别人也会杀她。”夏克斯坐回位子上,继续把桌上的东西往嘴里

 “姐姐没有对我出手…是我强暴姐姐的!”冲司回答道。

 “乍听之下是很合理的说词…”夏克斯边吃边道“但飞天梦魔再不济也不至于会被人类强暴。”

 “好啦,别说了,不管怎样都轮不到我们来担心这件事。”美沙子道,绿色的梭形瞳孔注视着冲司“既然冲司说不要杀她,那就不要杀就好了,服从‘来源’的指示也是我们的任务之一。”

 “哼,得到冲司的后,我看莎帛丝也不会甘心继续当飞天梦魔的,八成会转成魔女或是蛇一类的东西,说不定还妄想成为莉莉丝呢。”夏克斯啐道。

 冲司搀扶着雪音,让她坐到沙发上,远离夏克斯。

 “嘿、嘿…”雪音抚摸脖子上夏克斯的红色指痕“你干啥跑来救我?我可不记得我会操纵人类。”

 “你昨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吗?”冲司问道。

 “当然啦,对‘来源’出手,未经许可从他身上取得任何有形无形的能量都是死刑啊。”雪音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呢?”冲司不解的道“这样会死耶?”

 “死了又怎样?”雪音诧异的看着冲司“我只要有就好了,我管那么多干嘛?” M.guGeXs.COm
上章 孤独世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