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恶魔城堡 下章
第三章
 丝在伯爵的摧残下,全身搐着,冷汗不停的从各个部位渗出,脑子里也越来越模糊,终于在伯爵又一次的全刺入时,痛得昏厥过去,软软的伏在母亲身上,再无声息。

 “丝…你醒醒…不…丝…”南茜凄厉的呼喊着女儿,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伯爵却对此置若罔闻,继续对昏的处女实施着

 “你这个畜生,住手啊!我杀了你,杀了你啊!”南茜眼中出无比的仇恨,努力向上抬着头,想要咬下眼前不停晃动着的卵蛋。

 可是她的双手受制,却也只能将将碰到伯爵的丸。牙齿的尖端划过伯爵的囊,新鲜的刺让伯爵顿时至顶,随着他一声大吼,突突跳动着,将白浊的灌入丝的道。

 伯爵重重的息了几下,伸手探到丝的鼻子下方,发觉对方似乎还有气息,便放下心来,从墙上取下挂着的一条玉管,脸上浮现出更为狰狞的笑容。

 看到管子一端那闪亮的针头,南茜心中涌起一阵恶寒,她惊恐的叫道:“那是什么?你到底还想怎样?”

 伯爵出整齐的牙齿,森森的笑道:“我刚才费了不少力气,当然要喝点东西滋补一下了,哈哈…”说完,伯爵手腕一抖,长长的银针刺入丝脖子上的血管,他张开大口,含着管子的另一头“滋滋”的起来。

 红红的血沿着管子向伯爵的口中,原本晶莹洁白的玉管赫然透出暗红的颜色,伯爵此时的表情,竟比母女俩时更为足,似乎没有比人血更为鲜甜的饮料了。

 虽然还在昏丝却本能的全身痉挛,生命的活力也随着鲜血的失而更趋微弱,南茜的心里一阵绞痛,却也只能看着伯爵食下女儿的鲜血,高声的痛哭起来。

 伯爵大约下七、八口鲜血,便将管子拔出,又用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棉花住细小的伤口,让鲜血不再出,他着沾满鲜血的嘴,对南茜说道:“我可舍不得你们死呢,死人我这里有的是,就缺像你们一样的活物,哈哈…”等到弄妥了一切,伯爵这才将变小的茎从丝的体内出,狂笑着走出房间。

 而道中的混杂体终于能够淌出来,落在南茜的脸上,形成一个个红白相间的斑点…

 第二天一早,在清晨才勉强睡去的可怜母女便被开门声惊醒了过来,丝蜷缩在母亲的怀里,眼睛紧张的盯着门口,身上恐惧得抖动着。

 伯爵意气风发的迈入房间,见到南茜母女的害怕模样,又是一阵大笑。

 “哈哈,小姑娘,不用那么紧张,我现在肚子饿了,快去给我弄些吃的来,不过,如果你不听话,我就现吃了你妈妈,哈哈哈…”说完,伯爵将丝一把揪了起来,拎着她的脖子,向门外走去。

 “妈妈…妈妈啊…”“丝…还我女儿…畜生…不要啊…”房门再次重重的关上,母女俩的呼喊被隔断开来。

 伯爵将丝放在地上,目光凶狠的盯着对方说道:“不想你妈妈有事的话,就快去给我做早餐,否则,嘿嘿…”被伯爵恶狼般的眼光看着,丝不自觉的又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南茜后来将她昏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女儿,并鼓励她找机会逃出去,离开这个恶魔居住的城堡。

 重大的变故让丝一夜之间成了不少,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明白了也只有靠自己才能活命,而现在…

 “主人,能不能给我穿件衣服呢…”丝怯生生的问道。

 “不用那么麻烦,反正还得。我不是也一样没穿衣服吗?”

 伯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走吧,我先带你看看料理室,以后你就用那里的东西给我做饭。”

 丝紧合着双腿,跟在伯爵身后,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羞模样,可走了半天,却没有遇上一个奴仆,偌大的城堡似乎只有伯爵一人居住。

 城堡到处都生着炉火,虽然没有衣物遮体,却也不会让人觉得冷。可当伯爵带着她来到一间屋子门前,丝却从心底涌起强烈的寒意,那不仅仅是因为从屋子里透出的丝丝凉气,最重要的是空气中弥漫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而当她跟着伯爵走进房间,眼前的一切让丝当即跪倒在地,呕吐了起来。

 原来这是一间冰室,天花板上悬挂着无数的铁勾,勾子上则吊着一条条血淋淋的手臂、大腿或者半个割开的身体,森森的白骨隐约可见,西边的墙壁下面整齐的堆放着一排坛子,散发出红红的血和刺鼻的腥味。

 伯爵也不理睬几乎将胆汁都呕吐出来的丝,迳直的介绍道:“你也看到了,这间屋子里放的都是贮备好的材料。以后,早餐你就在这两个坛子里取些脑浆出来,然后再煮两个房,其他的两餐就吃好了,要煎要炸随便你,反正弄得好吃点就可以了,我也不是那么挑剔,当然,还要准备一壶鲜血,那边坛子里有的是…至于消夜就用这边放的内脏,肠子也行,肝脏也行,我也不是每天都吃的,要的时候再告诉你,记下了吗?”

 “那我和妈妈吃什么?其他人呢?”丝勉强的提力问道。

 “哦,那边墙角还放着些牛,不过,你可不能拿牛糊弄我,否则,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吃掉。其他人?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只要做好我的那份就行了。”

 “有没有青菜?我不大爱吃的。”

 “没有,不过你做的饭要是能让我满意,我可以让他们下一次送一些过来,嘿嘿,到时候我的这群老部下一定奇怪我怎么变口味了,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他们,若不是他们给我提供食品来源,估计我早就饿死了…”

 伯爵说话间似乎有些感叹,他忽然伸手摸了一下肚子,说道:“昨天真的是太过瘾了,肚子好饿,也罢,今天早上就不用你了,我自己来吧!”

 说完,伯爵走向南边的墙壁,丝顺着他走去的方向,这才看清楚,原来那面墙壁上还钉着一个女人的屍体,刚才由于只是匆匆一瞥,却也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形。

 那个女人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前的房被齐割下,身上除了头颅算是完整的,其他只能算是一具骷髅,只是在指间、盆骨等处还挂着些许零碎的条,白生生的骨头上残留了些红色的血迹,看得人发心胆俱裂。

 而那人的脸上竟也有好几处血模糊,看样子不应该是被人用利器割下,倒像是生生撕咬下来似的。

 伯爵抄起地上的一把巨斧,转头对丝说道:“忘了给你介绍,她就是你的前任,我的上一个厨师,如果不照我的吩咐去办,你也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了。”

 没等丝醒过神来,伯爵挥起斧头,将那人的头颅齐颈剁下,那颗人头“咚”的一声落在地上,向前翻滚了几下,终于停了下来,面孔正好对着呆在一旁的丝,脸上的肌扭曲成一团,可见她生前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

 “啊…”丝惊叫着将头扭开,再可不敢多看一眼。

 伯爵走过来将头拾起,一拳将天灵盖轰开,跟着伸手进去,抓出一把染着鲜血的白色脑浆,大嘴一,将豆腐渣一般的人脑了下去。

 “好吃,嗯,真的很好吃。”伯爵一边赞叹着,一边又抓出一把脑浆食起来。

 最后,他索抱着头颅,将嘴凑到女人的断头上,一仰脖,将里面的物事倒进口中,喉结上下活动,像是喝水一般饮下人脑。

 红白的体从他的嘴角滑落,丝终于再次被吓昏了过去。自此以后,丝便开始每天按照伯爵的要求,为他准备一三餐的饮食。

 到了晚上,她就又被伯爵关在原来的那间屋子里,和母亲一起承受痛苦的,直到伯爵将腥臭的灌进她们的道。

 丝慢慢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恶心、恐惧、颤抖总是伴随着整个做菜的过程,可随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将沾满鲜血的人放进锅里煎炸,这样的情绪也逐渐淡漠。

 她强迫自己把那些东西当成普通的食,不再把它们和鲜活的人类联系在一起,做菜的速度也明显的提升,甚至还别出心裁的创造出新颖的搭配,让伯爵吃了大呼过瘾。

 例如,有一次她便将九个道用热油烹炸,然后将煮的一截小肠切割开来,分别道,再浇上鲜血和脑浆混成的果酱,就完成了这道后来被伯爵称为“丝肠”的食品。

 当伯爵将其放入口中,鲜血的香甜、道的柔韧、小肠的肥美都让他赞不绝口,连连夸奖丝是天下第一妙手。

 当天晚上,他便破天荒的在丝体内连续发了三次,算是对她最好的奖赏。 m.gUgeXs.coM
上章 恶魔城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