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恶魔城堡 下章
第二章
 尽管那个恐怖的伯爵不在,丝脸上还是一阵阵的发烫。自从懂事以后,像现在这样全身赤的情形,也只有在她洗澡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且每当周围的女人不经意的瞄过来,她总是会异常的别扭。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被人剥光了衣服,这样的事情就不能不让她羞意难当。

 “丝…跑…丝…别管我…逃啊…”一阵模糊的呓语从黑暗的角落传来,丝顾不上羞涩,奔了过去,只见一团雪白的物什平铺在一张低矮的台子上,不停的动着。

 她小心的踱到近前,终于发觉这正是自己的母亲。南茜的手脚被台子四角的铁铐固定着,两腿大大的张开,额头上满是晶莹的汗珠。

 她似乎梦到了可怕的场景,眼睛死死的闭着,脑袋左右摇晃,像是要把噩梦驱离自己的身体。

 “妈妈,你醒醒,妈妈,丝在这里,在这里啊…”丝趴在母亲的耳边呼唤着。

 不一会儿,南茜的眼皮颤抖了一下,跟着缓缓的打了开来,可湛蓝的眼睛里却依然满是迷茫。

 “妈妈,你不要吓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丝大声的叫喊着。南茜的眼神逐渐凝聚,灵魂彷佛终于回到了现实。

 她大致弄清楚了自己的状况,转头怔怔的看着女儿,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面颊。

 “对不起,丝,我不该让你来的,对不起…对不起…”

 “不,妈妈,不要说抱歉,那个伯爵到底是什么人?你快告诉我啊!”南茜的嘴角搐了一下,这才将伯爵的身份告诉了女儿。

 而当丝知道了伯爵的古怪嗜好,震惊之下竟跌坐在地,口中喃喃的重复着:“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也许他已经改变了呢,不会的,不会的啊…”南茜张了张嘴,却不忍心说破那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幻。是啊,如果伯爵改变了原来的嗜好,这无疑将是最大的喜讯。

 可是想到被人剥光了关在这里,而自己更是被镣铐锁住,所有的幻想都被残酷的现实轰得粉碎,现在母女俩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尽的等待。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伯爵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红红的火光映照下,那条男的象徵硬邦邦的翘着,如同一尊钢炮,蓄势待发。

 “啊…”第一次见到狰狞可怕的茎,丝吓得摀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哈哈,你们一定等急了吧,我这就来好好的关照你们两个。可是,要先从谁开始呢?哈哈…”伯爵狂笑声中,大踏步的走到近前。

 “登登登”的脚步声如同擂响的战鼓,重重的敲在母女俩心中。丝紧张得浑身打颤,却根本无法说出话来。

 南茜知道难以幸免,便开口哀求道:“洛克伯爵,请放过我的女儿吧,就让我来侍侯你好了。”

 伯爵恻恻的笑了笑,说道:“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最好,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说完,他竖起大的中指,直接戳进南茜的道。

 “啊…”南茜痛苦的嘶嚎了一声,未经过任何前奏的道中干涸异常,被如此强行刺入,自然是无比的疼痛。

 暗红色的颤抖着包裹住伯爵的中指,道里的彷佛被撕扯到两边,狭窄的道中搐连连,竭力抗拒着异物的入侵。

 “呵呵,好紧啊,多久没用了?”伯爵丝毫没有怜悯之心,手指旋转着向内里钻去。

 “啊,求求你,轻一点啊,不…不要…”南茜脸上的肌扭曲着,身子向上蜷起,可手脚都被固定住了,一切的努力变成了徒劳。

 伯爵抚摩着南茜的房,小指拨弄着肿珠,刺入一半的中指狠命的向里捅去,直抵道的尽头。

 “呜…”南茜低鸣一声,浑身的肌收缩,疼得险些昏了过去。伯爵先是停了一下,跟着便大力的动着手指,在女人的道中捣弄起来。

 另外一只手则握住柔软的房,肆意的捏揪扯,让它变换出种种的姿态。

 南茜咬牙忍受着难言的痛楚,眼光转向旁边呆坐的女儿。

 丝的双手已经放了下来,看着母亲在伯爵的手下受苦,却也只是泪眼婆娑,伯爵身上透出的迫人杀气让她僵在地上,起无力。

 伯爵动了数十下,便将中指从道中拔出,解开南茜脚上的束缚,将长长的玉腿架在肩头,壮的茎自上而下,顶住泛红的壶。

 南茜明显的感觉到上的热力,随着伯爵用力下,丰被排到两边,出细小的入口。

 头顺势钻进南茜的小道口的肌被强行撑开,彷佛被撕裂了一般。

 “不,慢一点啊…”南茜绝望的高叫着,伯爵似乎有意让她更加痛苦,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齐刺入。

 完全不同于手指的细,伯爵的茎如同一支巨大的木桩,狠狠的撞进南茜的小

 虽然刚才手指的戳捣让她分泌出不少汁,但依旧承受不住如此的大物入侵,道中的壁被茎摩擦得处处生疼,彷佛火燎一般巨痛难当,整个下体火辣辣的痛成一片。

 伯爵的大头直接撞击上子口,南茜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偏离了所在的位置,整个人彷佛被掏空了一般。

 伯爵双手扣住南茜的双丸,摆动着股,一次次的猛撞着对方的子口。

 “呼…好…你这婆娘的道还真不错,夹得我舒服极了…”

 即便是疼得脑袋昏沉一片,南茜还是没有忘记身为人母的职责,息着说道:“请你放过我的女儿…我愿意…愿意这样一辈子服侍你…你放她走吧…啊…”伯爵忽然停下了动作,说道:“你不说我倒忘记了,可不能把精力都浪费在你身上,还有个更的等着我呢,哈哈…”“你…你不受信用…你这个畜生…禽兽…我要杀了你…”南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求饶居然换来这样的结果,万念俱灰之下,不顾一切的骂起来。

 “我答应过你要放她走吗?你们两个同时到我这里来,我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不过,你的道也不赖嘛,再让我多几下好了…”

 伯爵一边继续在南茜的道里狠猛捣,一边将丝从地上扯起,叠放在南茜的身上,年轻的户正好对着母亲的嘴

 “如果你不想女儿受苦,就多弄些水出来吧!”

 南茜的眼中出屈辱的泪水,可对方说的又是事实,如果那条凶器像刚才那样对付女儿的话,丝岂不是要被他弄丢了性命!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得吐出舌头,弄起女儿的处女户。

 “不要…妈妈…好难受啊…”未经人道的户被母亲的舌头挑逗着,丝的身体里涌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身上酸软无力,道中又麻又,紧紧合闭的花瓣裂开一条隙,粉红色芽逐渐探出头来。

 南茜知道那是女人最感的部位,舌尖便绕上了女儿的蒂,落力的起来。

 丝心中漾起一波波的涟漪,眼前近距离的看着伯爵的茎大起大落,在母亲的户中不断,肥厚的被带得上下翻飞,如此刺的场面更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细小的蒂渐渐成长壮大,道里不断分泌出粘滑的汁,将娇染得濡

 伯爵见丝的眼神益发凄,知道是时候占领处女的户了,他在南茜的体内搅动了几下,便拔出硕大的茎,转到台子的另一侧,手指轻轻拨弄着粉红色的,触摸到稚道口。

 “嗯…哦…啊…”丝口中发出模糊的呼喊,身子扭动着,想要躲开伯爵的手指。

 伯爵冷哼一声,双手抱起丝的雪,让她跪在台面上,便直的撞进处女的道。

 “啊…”丝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年轻的户就这样被人轻易的占据,守护十八年的处女膜被无情的轰成碎片,暗红色的鲜血从道中缓缓出,滴在南茜的脸上。

 “你这个混蛋,她还是个孩子啊…”南茜绝望的叫着,眼睁睁的看着伯爵超乎常人的挤入女儿的户。

 “哈哈,我的确好久没有玩处女了,真他妈的够紧!”伯爵得意的狞笑着,大力的动起来。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丝热泪横,狭窄的道根本容不下巨大的壁上的褶皱被茎强行刮平,整个道中彷佛被烈火炙烤着,丝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额角渗出涔涔的冷汗。

 伯爵双手抓在丝的股上,手指深深的陷入细血的道中着,处女的紧度让他快飙升,动作也更趋疯狂。 m.GugExS.COm
上章 恶魔城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