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59 章
 杨岚航的妈妈和凌凌说了很多话,其中没有半句中伤她的话。

 相反,字字句句沁人心脾。

 凌凌不敢多说话,也无话能说。

 放下电话,凌凌捧着昔的杯子,一边看着它融化,一边仔细去回味杨妈妈说过的每一句话。

 “凌凌,伯母知道你和航是真心相爱,也知道你委屈…航很想给你个代,可这种事在学术界不是小事,周校长和赵院长跟他谈过很多次,让他千万顾全大局,考虑一下学校的立场和他们的立场。而且,周校长前不久特意用航的名字申请了一个上百万的专项基金,周校长为这个项目费了不少心思,现在正是最后评审阶段…你一定要理解航的为难,给他点时间…”

 “我也盼着他能早点成个家…不做科研也好,我一直不喜欢他做学术…他爸爸年轻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里度过,有时还要我去实验室给他送饭,送衣服…我真不想看见自己儿子那么辛苦。可航从小就独立,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决定…”

 “航一心想做个伟大的科学家…他小时候最喜欢把爱因斯坦的照片放在头…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他们父子两个怎么想的…文章发在Science或者Nature上有什么用,一分钱的报酬都没有…可能,我不懂科学吧…我尊重他的选择…”

 “航十六岁去MIT读书,读到二十七岁,这十年是人一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他却一个人在国外的实验室度过…他的老师告诉我,航是他见过的最刻苦的学生…你知道吗,MIT和别的学校不一样,那里的学生没有几个能每天睡足八小时…我当时…真想带他回国…”

 “可他说他喜欢,他不会放弃…唉!他就是这种个性,只要他喜欢,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凌凌,伯母跟你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我想让你知道,航很爱你…甚至,胜过于爱他自己…”

 “你要体谅他这份心…”

 凌凌岂会不明白杨妈妈这番话的目的。这是一位母亲对儿子梦想的尊重与未来的担忧。

 她想告诉凌凌,杨岚航不想否认他们的感情,又不能承认他们的感情,他在左右为难…

 所以,请她体谅他这份心,别让他独自承受一切。

 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的事。凌凌非常清楚,她想走进杨家很容易,可是想让杨岚航的妈妈接纳她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儿,认为她足矣配得上自己完美的儿子,太难了。

 “伯母,您想我怎么做?”凌凌平静地问。

 “伯母没有为难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也要体谅航的苦衷,为他想一想…”

 凌凌很希望杨妈妈直接告诉她:你走吧,去日本留学。杨妈妈自然不会说出来,精明如她岂会想不到杨岚航有一天知道这件事的反应。

 意思表达明白了,责任反倒推卸的一干二净。

 凌凌别无选择地说:“我明白。您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最终,凌凌拿起电话,拨通了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她深深气,努力让大量的空气充斥进她空的身体,让自己感觉不到心里的不舍。

 “院长,我想清楚了。我愿意出国,我会尽快收拾东西,办理离校手续。”

 “好,在国外遇到什么困难,你可以联系我。”院长对她说。

 “谢谢您!”

 挂了电话,将材料放在档案袋里装好,凌凌试了几次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去。

 到了下课的高峰期,学生们从教学楼中涌出,脚步匆匆奔向食堂。

 在这个人密度极大的时间段,她不敢回杨岚航的家,于是拿出手机给杨岚航发了信息:“我去食堂吃饭,中午不和你一起吃饭了。”

 “你怎么出来了?”

 “我想搬回寝室。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还是别再见面了。”

 隔了一会儿,他发来一条信息:“凌凌,我听说学校想安排你出国。”

 她回复:“嗯!我已经接受了,出国留学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问了,他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所以她选择不问!

 她说:“我觉得学校这个安排很好,对你,对我,对学校都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你没有理由不同意!我暂时离开,等几年之后大家遗忘了这件事,我们再在一起,这样不是很好吗?”

 “很好?!”杨岚航回:“你在哪里?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现在不太方便,等晚上再聊吧。”

 发着短信,不知不觉走到了食堂门口。

 许多女生看见她,低头偷偷议论。

 凌凌忽然笑出来,因为想起一句俗话:人怕出名猪怕壮。

 出名,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白凌凌?”一个人意外且惊喜的声音叫她。

 她早知道郑明皓清朗的嗓音很好听,今天听上去格外地好听。

 凌凌笑着回头,在人群中一眼就搜索到郑明皓帅气的脸孔,还有他身边的李微,高原等人:“这么巧?你们来食堂吃饭?”

 “是啊!”郑明皓走向她,看了一眼她红肿的眼睛。“你看起来气不错!”

 “还好。”她扬起头,灿烂地笑着:“活得下去!”

 不知内情的李微还十分仗义地拍拍她的肩。“身正不怕影子斜!人爱怎么说怎么说,你就当那些无聊的女人在嫉妒你!”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特有哲理的话:“当有人嫉妒你的时候,就证明你活的很成功。”

 凌凌用力点头。“这么说,我应该请大家吃顿饭,庆祝一下我的成功?”

 “好啊!”李微一副遇到救世主的表情:“我最近编程编得快疯了,天天盼着有美女请我吃饭!”

 他身后有个美女狠狠掐了一下他的手臂。

 郑明皓一直没说话,垂首深思着什么问题,微锁的眉峰看上去很有深度。

 凌凌刚想夸他越来越有内涵。

 他开口说:“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得了,省着别人再无事生非,胡乱议论!”

 “郑明皓!”凌凌瞪他一眼“你能不能别趁火打劫?”

 “我牺牲很大的。”

 “还轮不到你牺牲…”话音未落,凌凌的眼光骤然定住,因为她看见杨岚航正走向他们。

 拥挤的食堂大门一下子变得冷清,数不清的目光聚集到杨岚航的脸上…

 他慢慢地走过来,无视别人的眼光…

 眼光无法移动地与杨岚航遥远地凝望着。

 凌凌像深陷梦魇一样无助,心被勒紧,再也无法维持虚假的坚强。

 就这这时,郑明皓抱住她。

 在人口密度最大的T大食堂门口,在众人探索的目光下,他紧紧拥抱着她,大声说:“凌凌,我真的很爱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

 她想拒绝郑明皓,他却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她苦涩地一笑,没敢再看杨岚航的表情。“谢谢!”

 这的确是终止这场流言蜚语最有效的方式,她又欠了郑明皓一个人情。

 “你好好想想怎么谢我吧。”

 “我铭记于心!”说完,凌凌加快了脚步穿过看热闹的人群,逃向她的公寓。

 幸好,杨岚航没有追她。

 …

 凌凌回到寝室,筱郁不在,从落了灰尘的书桌可以推断,她有几天没回来了。

 这样也好,她可以不必再别人面前硬撑。

 一个人闭着眼睛躺在上,她想起好多事。

 想起她和杨岚航一起对着计算机研究那些完美的曲线,讨论着每一个实验结果,那时候她总觉得他们生活在同样一个世界。

 还有,杨岚航给她讲公式推导的时候,她悄悄用手摸他的手指,他呼吸骤然停顿…那时候她总觉得那高不可攀的老师,在深深爱着她。

 这一切好像不过是一场美梦…

 她睁开眼,看见桌上的电脑,一种久违的感伤涌上心头。

 她从上爬起来,打开电脑,几秒钟后,小光头的头像在晃动。

 她稳了稳激动的心跳,点开。

 屏幕上显示五个字:『给我个解释。』

 根据她的了解,杨岚航说话直奔主题时,意味着他很生气。

 凌凌想了好久,只回答三个字:『我爱你!』

 『这就是你在我面前跟郑明皓拥抱的理由?』

 『是!』

 几分钟后,他发来信息:『凌凌,你给我点时间!我很快会辞职和你结婚!』

 『我就是不想让你辞职才要这么做!答应我,你留在T大,做你想做的事。我会回来,等有一天,我能配的上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的。』

 『你是不是认为四年的时间很短,日本也不算远?』

 『我能有别的选择吗?谁都看得出周校长对你寄予厚望,想培养你做他的接班人,你就这么放弃,对他怎么代?还有你爸爸,他为你铺平了道路,一心想你在学术界有所作为,你忍心让他失望…航,你付出了十几年的努力,还在乎多忍耐四年?!』

 『凌凌,这些事情不用你考虑,我能处理好。』

 『我知道你能。可是,我真的想出国,想去学点东西。女人不是附属品,我不能一辈子活在你的庇护下…我想去学着长大,学着自己依靠自己。』

 不等杨岚航回复,她接着说:『在别人眼中,我配不上你,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我一直都在害怕,怕跟不上你的脚步,离你越来越远,怕你的情退却时,发现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你说过,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所以,我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我再问你一次:你一定要走?』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请你尊重我的选择。』

 他发来一条空白的信息。

 不知是没有任何语言能描述他的感觉,还是他害怕因为生气,说出伤人的话。

 凌凌捏了捏僵硬的手指,接着打字:『你可能认为我很自私,我也认为自己很自私…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就给我个机会,让我去成长…』

 『凌凌,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自信!自信,你懂吗?我没有自信我配的上你,我没有自信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我也没有自信…我可以走进你的家庭,让你爸爸妈妈都喜欢我。』

 他没再回复。

 她对着计算机等待了一个下午,他的QQ头像始终亮着,没有说话,不知是不是和她一样在计算机前安静地坐着…

 凌凌开始讨厌网络,隔着它,她无法看见杨岚航的表情,无法了解他伤的有多深。

 杨岚航又何尝能看见她落在键盘上的眼泪。

 四年的确很久,那个有着深切民族仇恨的国家也的确很远。

 哪个女人不想守着完美如杨岚航的男人,过着不愁吃,不愁喝的生活。

 可她必须离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他。

 …

 晚上六点,郑明皓在公寓楼下打电话给凌凌:“我在楼下等你。”

 凌凌伸头往窗外看,只见郑明皓抱着一大束超级夸张的玫瑰花。“你搞什么?”

 他满不在乎地说:“你千万别急着下来,最好等到全校人都知道我在等你,你再下来。”

 他的方法非常奏效,凌凌关了电脑跑下楼仅用去一百秒。

 “你饶了我吧。”凌凌哀怨地看着一脸得意的郑明皓:“你还嫌我被人唾弃的不够?!”

 “凭我多年来泡论坛的经验,想要终止一个热门话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再制造出一个更热门话题。”

 听上去不无道理。

 郑明皓把手里的玫瑰花进凌凌怀里。“走吧!想让所有人相信你和杨岚航关系清白,就跟着我混吧。”

 凌凌抱着玫瑰花站着不动。

 郑明皓拉拉她“怎么不走?李微他们在饭店等着呢,你不是答应要请人家吃饭吗?!”

 “明皓,你为我做的太多了。”

 郑明皓出一脸坏笑:“我不是帮你,我是想试试做你男朋友什么感觉。”

 “你肯定会失望。”

 “那正好,吃不到嘴的葡萄总是甜的,尝过了,是酸的,以后就不会再惦记了!”见凌凌还在犹豫,他干脆拖着她的手臂,拉她走。

 拉拉扯扯中,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凌凌无比庆幸学校封了BBS,否则,她又要上十大头条了。

 …

 自从和汪涛分手,凌凌再没有和李微,高原他们一起吃饭。仔细算算,一转眼竟有两年了。

 他们除了身边多了女友,什么都没有变,还和以前一样喜欢信口胡说。尤其是李微,他喝了两瓶酒之后,又开始口没遮拦胡言语。“我说白凌凌,阿皓死心塌地跟着你这么多年,你好歹给他个名份吧。”

 “…”她默了,说得好像她和郑明皓有实无名。

 郑明皓开口替她解围,指着李微说:“服务生,再给他五瓶啤酒。”

 “得!”李微忙说:“当我没说!”

 低调了没几分钟,李微又问凌凌。“你真要去日本?”

 “嗯。”“你千万别去!日本人别提多变态了,当心他们把你折磨得骨头都不剩。”

 凌凌斜斜地瞄他一眼,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发人深省!

 李微身边的高原扯扯他,好心提醒他:“三哥,你别误会,人家去读博士的。”

 李微义正言辞,正气凛然。“靠!我说的就是读博士,你小子想什么呢?!”

 高原无语,躲一边儿去自我反省。

 李微转过脸又对凌凌说:“去年我们实验室有个师兄被派去日本,上个月刚回来。人整整瘦了一圈,见到饭店眼睛放绿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从非洲难民营回来的。我听他说,日本人特变态,工作起来不吃不喝不睡…还不要命。在日本读个硕士要一层皮,读个博士骨髓都要被榨干。”

 凌凌吓得目瞪口呆。“真的?”

 “真的,有空我让你见见那位师兄。简直就是残花败柳…”

 凌凌的脸一下子红了,尴尬地别开脸。

 郑明皓大声说:“快点喝酒,哪那么多废话!”

 李微暗暗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兄弟在帮你呢!

 郑明皓回他一个冷眼,意思是:用不着!

 “明皓。”凌凌把椅子挪近郑明皓,小声问:“你能告诉我BBS上那个帖子的IP地址吗?我想知道是谁发的帖子!”

 “是卢青,学校正在研究是不是要开除她。”

 卢青?!一个平凡地总会埋没在人群里的女孩儿。一个喜欢偷偷把杨岚航的文章整理成册的女学生,一个高傲地从不主动和她说话的女同学。

 凌凌自认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卢青的事情,她何必做的这么绝?!

 凌凌站起来,向门口走。郑明皓及时拉住她。“凌凌,你去哪?”

 “我去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和汪涛是老乡。”郑明皓给了她答案。

 “你说什么?汪涛?”

 “汪涛在没认识你之前跟她走得近,一起自习,偶尔也一起吃饭,不过认识你之后就不再跟她来往了。”

 “她是汪涛的女朋友…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她是汪涛的女朋友…”

 “汪涛怕你误会,不让我们不在你面前提起卢青。其实,也不算女朋友,汪涛没喜欢过她,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寂寞…不过,如果你没出现,他们也许会有发展。”

 凌凌无力地坐回椅子上。

 她清楚地记得,当她跟肖肖品评杨岚航的不正常时,卢青在一边大声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

 卢青怨恨的眼神包含了很多伤痛,可惜,她没有的读懂!

 …

 时间已经很晚,大家还没有散席的迹象。凌凌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才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的短信。

 都来自于杨岚航的手机号。

 她急切地点开短信,上面显示:“凌凌,你在哪里?”

 “和朋友出来吃饭。”凌凌含糊着回答,莫名地紧张,担心他会问是哪个朋友。她不想骗杨岚航,更不想伤害他。

 他又发来信息,凌凌紧张地点开。

 “我可以见见你吗?”他问。

 月光笼罩,夜空深邃。她的心微微一颤。说不清是苦,是甜。

 她挣扎好久,才狠下心。“我们尽量别见面了,万一让人看见…”

 “我明天要去B市出差。”

 “明天?这么急?!”

 “周校长刚接到电话,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这个项目对周校长非常重要,一旦申请不下来,不但整个课题组这半年多的努力白费了,还可能影响他后续的计划。所以,我们要去想办法疏通一下。”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还不确定,最快也要一周,说不定要等到结果出来。”

 “哦。我这几天可能要办理离校手续。”

 “凌凌,出国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

 分别的滋味碎了她的心,散了一地。

 她端起面前一杯酒,仰头喝下去,和眼泪一样苦涩的啤酒,进心里。

 酒局结束,郑明皓送凌凌到寝室门口,离开。

 她没有进去,捧着手中的玫瑰花坐在公寓前的长椅上。

 习惯了他的温柔,习惯了他的呵护。

 一周,她都如此难分难舍,四年…要怎么熬过去。

 公寓的灯熄了,大爷锁上了门,凌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见他的**,跑向杨岚航的住处…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颀长的人影走到长椅前,坐下。

 拿起被凌凌遗忘的玫瑰花,苦笑。

 付出再多,他终究得不到她的心。

 …

 在杨岚航的楼下,凌凌警惕地四处望望,确定周围没有人,她一口气跑上楼。

 不敢敲门,怕声控灯会把黑暗的楼道照亮。她悄悄发了条短信:“开门,好吗?”

 很快,她听见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打开。

 起居室橘的灯光照出她最想见到的人,一身落寞。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