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58 章
 对于这种“赞美”杨岚航仍面带微笑:“谢谢!”

 卓超然挑挑眉,吐出烟雾“看不出来,你还有情趣的。”

 一缕青烟背后,他的眼神中的调笑与他正直的气质截然不同。凌凌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和杨岚航成为朋友,都是一样的把恶深藏不

 杨岚航掩口清咳一声,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没想到国内酒店对这个行业的监管这么严格。”

 “我也没想到有人这么高调,特殊服务都敢让总机转接,还公然在酒店走廊…”卓超然没有说下去,香烟放在烟灰缸上敲了敲,嘲笑的嘴角弯起。“你不知道总机有电话录音,也该想到走廊有监控录像吧?”

 凌凌低头猛喝茶,脸差点埋进茶杯里。

 她的笨脑袋哪能想到?!

 后来凌凌才知道,每个行业都有它的潜规则“服务”一般有中间人帮忙协调,打通酒店的关系。做生意之前要和酒店打好招呼,确保“安全”像她这样没有疏通关系,冒冒然打电话“谈生意”酒店的人在丰厚的奖金酬谢下尽点社会责任,何乐而不为!

 杨岚航倾身靠在椅背上,转移了话题:“这个光碟没有备份了吧?”

 “放心,我帮你处理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下文。”

 “那就好!”杨岚航点点头,收起光碟。

 他刚收好光碟,几个人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走进来,杨岚航为她一一介绍,她笑着打招呼。之后,又一个男人搂着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走进门,女人看上去像南方美人,娇小可人。

 而那个男人…凌凌一看见那张脸,惊讶地看向坐在桌前的卓超然,她几乎不敢相信会有人长得这么像,身材,五官,几乎一模一样。但他们的气质完全不同,卓超然看上去一身正义感,而这个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坏男人的放不羁。

 不等杨岚航说话,那个男人先说:“卓超越。”

 “你好。”凌凌立刻与他握手,抬头时对上他的双眼,他的眼神忧郁中带着点与他年龄完全不符的苍桑。

 “超越是超然的孪生弟弟。”杨岚航解释一句,又介绍说。“她是凌凌,我女朋友。”

 卓超越得意地一笑,看向他的哥哥卓超然。“怎么样,我赢了吧?什么时候把你未婚送给我?”

 “随时可以。”

 卓超越闻言,立刻换上郑重的表情。“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吃饭时,凌凌才明白,这些人都是杨岚航高中时的朋友,如今都已是而立之年,聚在一起也不像年轻人那样吃喝玩乐,吵吵嚷嚷。喝酒点滴示意而已,意在叙叙旧情。

 酒过三巡,大家有几分醉意,酒桌上仍保持安静。

 凌凌无意中听见身边的卓超然低声音说:“超越,我下个月要结婚了!”

 卓超越手中的酒杯颤了一下,几滴酒洒在了桌上。

 卓超然艰难地了两口气,拿起烟,着,没有一点通知喜讯的愉悦…

 凌凌想起有人说过,孪生子都会心灵相通。

 那么,卓超然艰难的了两口气,是否代表着…

 卓超越心里很不平静。

 结束了应酬,杨岚航亲昵地搂着凌凌的肩,沿着河边的公园慢慢地走。

 凌凌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恋爱,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走在杨岚航身边,完全不必担心别人的侧目。

 美中不足的是不断有美女用媚眼瞄着杨岚航,让她不太舒服。凌凌干脆搂住他的,宣告自己的所有权,可惜,还是分毫没有降低他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

 杨柳依依,水波漾。

 曼妙的音乐泉洒下漫天七彩的水珠。

 对面一栋栋豪华的洋房里亮着温暖的光,一对老人相互搀扶着沿着蜿蜒的小路走过来,面容恬静。

 “这里好美。”凌凌指着对面的洋房:“这里的房子要多少钱一平?”

 “呃?”杨岚航为难地看着房子。

 变幻莫测的房价的确让所谓博学的杨岚航迷茫了。

 “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凌凌笑了。“我想在这里买个房子,等我们老了,每天来这里散步。”

 杨岚航笑着点头,三分醉意中,笑容格外蒙。

 他还不想告诉她,洋房后面的别墅里有一栋就是属于他的。早在他们未见面时,他已经幻想着等他们老去的一天,在这个浪漫的公园里漫步。

 泉跳动的水滴落在凌凌的脸上,清凉无比。

 她一时兴起,走近泉。

 闭上眼睛,伸展双臂,去感受英文歌的旋律,和细密水滴的清清凉凉…

 他走过来,旁若无人般抱住她,温柔地手指拂去她脸颊上的水滴。

 “航,你会一直都这么爱我吗?就算我变老了变丑了,都不会改变吗?就算有比我美,比我聪明,比我温柔的女人爱上你,你都不会动摇?”

 男人的海誓山盟都是女人出来的。

 女人总喜欢被甜言语麻醉的滋味,所以着男人一遍遍去承诺无法预知的未来。

 “我说不会,你信吗?”杨岚航搂住她的肩。“不如以后你天天跟着我,寸步不离地看着我。”

 “等我留了校,我搬去你的办公室,好好守着你,绝不给你变心的机会…”

 他暧昧地在她耳边轻。“你会浪费国家资源的。”

 “国家资源那么丰富,也不在乎我浪费一点点。”

 他笑了,他背后七彩的泉都变得光芒暗淡。

 凌凌失神地看着他,他的笑容和这一片风景在她的记忆中成为七彩的颜色!

 她不曾想到,这一段爱恋如海市蜃楼一般,虚幻的风景是雨月的光辉。有一天,雨蒸发殆尽,风景就会随之消失。

 她更加没有想到,一切会来的那么快,快得她措手不及。

 第二天,他们从S市回到A市的住处已经很晚。

 凌凌正在起居室里收拾东西,听见有人敲门,她以为是订的外卖送来了,跑去打开门,笑着问:“这么快就送来…”

 话刚说到一半,看见门口震惊的肖肖和卢青,她顿觉噩梦惊醒般的恍惚。

 “凌凌!”卢青侧目瞄瞄房间里面,然后看看凌凌,不确定地问:“我们听说杨老师住这里…”

 “难道记错了!”肖肖又看看门牌号,满脸不解:“凌凌,你住这儿?租的房子?”

 “啊!是…”

 凌凌正在分析这个时候关上门是不是太不礼貌,杨岚航从浴室走出来,只穿着浴袍,出光滑的口和半截笔直的小腿。

 “杨老师!”

 “杨老师!”

 肖肖和卢青异口同声叫出口,惊讶的嘴都张成O形。

 凌凌真想找个地把杨岚航进去,或者把自己进去!

 杨岚航看见门口的两个人,先是一愣,随即回神,礼貌地问:“你们找我吗?”

 “哦!”“哦!”她们两个又是异口同声。

 卢青看看凌凌,脸色发白,小声说:“您如果不方便,我们改天再来。”

 “没关系。进来坐吧,我先去换件衣服。”他说完,快速进了卧室,换下他那一身不成体统的衣服。

 “进来吧。”凌凌硬着头皮侧身,让她们进门。

 肖肖经过凌凌身边的时候,低声音在她耳边说:“等我有空再严刑拷问你。”

 “别!我会屈打成招的!”她小声说。

 卢青走进房间,一眼便看见她正在收拾的行李,惊讶地看着她。

 凌凌急忙合上行李箱,推到旁边,指指沙发。“坐吧。”

 卢青坐下,一言不发地看向关着的卧室门。

 肖肖挨着凌凌坐下,小声问:“阳光明媚的,你们这是演的哪出?”

 凌凌当然也想编些借口掩饰,或者矫造作地说:“你别误会,人家是纯洁的师生关系。”

 但面对这一幕,用脚趾头思考的人都不会相信他们之间是纯洁的师生关系,何必多此一举,惹人生厌。

 凌凌掩口在肖肖耳边说。“正如你所看到的——禽兽老师染指自己女学生。”

 “反过来说,我还比较容易相信。”

 “女学生被禽兽老师染指?”

 肖肖白她一眼,毫不客气地表达出对她智商的质疑。“白凌凌,真有你的!连杨老师你都能骗到手。”

 “…”又一个被杨岚航外表蒙蔽的无知少女!

 凌凌有点痛的额头,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绕了:“说正经的…你们找杨…老师有什么事?”

 “直博的名单下来了,已经可以提前选择导师,我和青青想读杨老师的博士,过来问他还有没有名额。”

 “为什么不去办公室谈?”

 肖肖指指放在门口的礼品,是意大利的Latte咖啡。

 这时,杨岚航换了件衣服出来,刻意坐得离凌凌远一点,问她们:“你们找我有事吗?”

 “我们对您的方向很感兴趣,想读您的博士。”卢青低声说,声音颤抖。

 杨岚航皱眉思考了很久,才说:“我第一年带博士,好像有名额限制。这样吧,我明天问问院长,再答复你们。”

 “我明白了!”卢青起身要走,杨岚航叫住她。

 “等一下,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东西你们拿回去。名额的事我会尽量跟院长争取的。”

 “…”杨岚航看看凌凌,又说:“我和凌凌的关系稍微有点尴尬,暂时不便公开关系,所以…”

 肖肖立刻说:“杨老师,您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不会说。”

 “谢谢!”他说:“我和凌凌打算明年结婚,到时候一定正式邀请你们。”

 卢青骤然抬头,但很快掩饰好她的失态,笑着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等她们走后,凌凌的心一直不安,肖肖的个性开朗又很义气,和她的关系向来很好,一定不会说,顶多是有机会将她狠狠蹂躏一番。

 可是卢青,她总有些担心…

 晚上,她枕着杨岚航的肩膀,脸埋在他的口上。“航,我有种预感,我们的事情遮不住了。”

 “该发生的总要发生,一切顺其自然吧…”

 凌凌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以为私下里多少会有些闲言闲语,他们低调点,装作充耳不闻也就算了。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和杨岚航恋爱的消息,会成为一个重磅炸弹,在整个校园里轰轰烈烈地炸开。

 起初,有条消息在校园网的BBS上贴出来,凌凌看到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个全天下最的女人!

 具体的话实在不堪入耳,凌凌没法记住,大体是说:凌凌为了能考上研究生,抛弃了相爱一年多的男朋友。

 深爱着她的男朋友在女寝楼下站了一天,苦苦哀求,她都没看过一眼…

 她凭自己的姿勾引老师,借此通过入学考试和复试,还为了拿到优异的考试成绩和保博的名额,跟导师同居…

 人神共愤的劣行被条条列举出来,本就很吸引人注意,偏偏最后还特意加上一句:那位老师就是全校最有前途,最年轻的副教授杨岚航。

 换了别的老师也没什么,顶多是凌凌被人唾弃一番!

 偏偏涉及到杨岚航——一个本就备受瞩目的人物,关于他的话题一向是热门中的热门。

 这个消息一发出去,就如巨石入水,起千层

 跟帖的人此起彼伏。

 有人说:消息绝对是假的,胡言语,不足为信。

 有人回:杨岚航就一个女学生,叫白凌凌…(后面是她全部资料,附了一张照片!)

 还把凌凌本科和硕士的每科成绩都贴出来,将分数用红线做了对比。

 有人说:师生恋没什么了不起,杨岚航又没有家庭。

 有人回: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老师做成这样怎么教好学生。

 有人说:不能因为是师生就没有权力产生爱情吧?

 有人回:不违反道德倒是可以,问题是这分明就是“暗中易”和“苟且之事”!

 有人说:感情的事,谁也不能控制,只要相爱就值得尊重。

 有人回:暗恋可以理解,暧昧可以接受,同居实在有点有伤风化。如果这样的感情都值得尊重的话,那学校岂不是太可怕了。

 有人说:无所谓,自己喜欢就行了!

 有人回:师者,为人表也,传道授业解惑…学生和老师都能同居,学校的女生寝室为什么要男生止步,男女生寝室合并一下算了。

 还有人说:有什么了不起,杨岚航要是愿意,我也跟他同居。

 结果被骂得很惨!

 …

 这种事情被骂原本没什么,骂够了也就算了。

 就怕这种有人,有人骂,两方无所事事的学生们掐起来,你一句,我一句,一夜之间就上了十大头条,转眼就成了校园内最有争议的话题。

 隔天,帖子全部被删除,不少IP被封。

 马上就有人把发了一条:《自由与言论》的帖子。

 这次讨论的更厉害。

 甚至,有人连汪涛和郑明皓为凌凌大打出手的事情也翻出来。

 所以,很不幸,凌凌无的罪名上加了一个,很多女生言辞刻薄,说她赖着汪涛的同时,还引着郑明皓!

 郑明皓的事情捅出来,凌凌才知道“郑明皓”三个字在学校多有影响力,骂她的话再也没有节制。

 删贴子也没用,越删越引起公愤,封IP更没用,校园网里无数的IP都在刷留言,甚至不厌其烦地复制内容。

 更让人震惊的是,郑明皓用网管的ID实名现身,说了句:我爱白凌凌是我的事,我和汪涛断也是我的事,跟白凌凌没有任何关系,跟其他人更没有关系!

 后面为郑明皓鸣冤的帖子不停地刷屏,无数女人为他的痴情感叹!

 …

 凌凌坐在电脑前,麻木地刷着BBS上的留言,眼睛阵阵刺痛。

 杨岚航回到家,看见她正在疯狂刷屏,抢过她的鼠标。“别看了,何苦折磨自己。”

 “我在想…我该怎么回贴。”

 “没事,我会处理的。”他手中的鼠标向上滑动一下,郑明皓的留言出现在屏幕上,他的手指一滞,滑动鼠标滚轮快速扫了一遍大家对于郑明皓的评论上,酸涩地笑笑:“郑明皓真有魄力的,这个时候该保护你人是我,不是他。”

 “你想在BBS上说什么?说这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是你一个人的事?还是说我们同居是你一个人的事?你要是说你利用导师的权力,威胁我跟你发生关系,我也不反对…反正就算判刑,也顶多是个缓刑!”

 他笑得更加勉强,伸手把凌凌揽在怀中。

 “院长怎么说?学校想怎么处理?”凌凌又问。

 “现在网上都在讨论这件事,不论真假对学校的声誉影响都太大。”他叹了口气:“校方希望我能考虑学校的声誉,出面澄清,之后…”

 杨岚航没说下去,手臂坚定地搂着她,诉说着不离不弃的爱情。

 “之后,跟我一刀两断,是吗?”

 杨岚航没有否认,自责地说:“当初我做事实在欠考虑,才会让你受委屈。”

 “不关你的事,现在的高校,从复试到毕业,哪个导师不护着学生,这再正常不过。只不过是一场师生恋情,把这种事情大家不愿提及的事情冠以污秽的外壳公开而已。”

 “…”杨岚航也无话可说。

 “除了分手,就没有办法解决了吗?”她不想分手,付出任何代价她都不想分手。“航,不如我退学吧。”

 “你退学也解决不了问题。”

 黑暗的房间,尽是深秋的阴冷。

 她颤抖着抓住他的手臂,浑身发寒:“你会和我分手吗?”

 “凌凌,我们…结婚吧!”

 “结婚?结婚能解决问题吗?”

 “至少证明我们是真心相爱!”

 她完全能想象到学校领导听说他们结婚的消息会有怎样的反应。“你可能会因此被学校开除,你可能在学术界都无法立足。”

 “我最多不做科研,去做其他工作。”杨岚航的态度坚决。“凌凌,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放弃你。”

 她努力让自己笑得很开心。“航,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好啊!”转过身,她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

 为了她,杨岚航已经放弃了太多,如果他连科学研究都放弃,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她宁愿他放弃她…

 …

 在厨房里忙碌时,凌凌听见杨岚航的电话响了。

 “爸爸。”杨岚航接起电话说。

 凌凌手中的刀一偏,手指血不止。她完全没有感觉到,悄悄走进书房,仔细去听。

 因为生气,电话中的声音非常大。“你到底看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刚在一起就牵扯出这么事情…那两个男生和她究竟什么关系?”

 “爸爸,你别信那些,她不是那种女人…”

 电话里换成他妈妈的声音:“航,我们绝对尊重你的选择,你把白凌凌带过来,我们想跟她谈谈。”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

 “你怎么解决?!航,妈妈不是看不起她,但你真的要想清楚,我们不是普通家庭,做我们杨家未来的女主人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一出了事就知道躲在你身后,让你去为她挡,为她承担,难道你一辈子都要这么保护着她…”

 “我是她男朋友,我当然要保护她,为她承担…”杨岚航捂着话筒走到窗边,所以凌凌没有听见后面的话。

 可刚刚几句话已经足够把她打入地狱。

 凌凌默默走进厨房,继续切菜。

 她们的爱情闹到这个地步,他家里的人会怎么看她?

 即使他们不得不尊重杨岚航的选择,接受她,她以后怎么在他家人面前抬起头。

 第二天上午,杨岚航去了学校,凌凌继续在家里刷BBS上的留言,刷着刷着,BBS突然与服务器连接不上。T大主页发布消息,BBS后台数据出错,正在维护。

 看来学校终于不能再漠视了。

 手机响起,显示的是学院的电话号码。凌凌以为是杨岚航,接起才知道是院长。

 他让凌凌过去,说有事情找她谈。

 “好,我马上就到。”

 以前觉得校园很大,此刻越发的大,怎么走都走不到目的地。

 很多看见凌凌的学生都在用穿透她的视线盯着她看,虽然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但那眼神已经足够将她凌迟处死。

 而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前走,不能低头,也不能躲避他们的视线。

 一条走过千百次的路,让她第一次感到荆棘遍布…但以后还要再走上千百次。

 走进院长办公室,凌凌安静地坐在沙发上。

 院长倒了杯茶给她喝,态度严肃而客气。“白凌凌,我相信不用我说,你该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我知道。”

 凌凌低着头,看着漂浮在水面上墨绿色的茶叶在一点点展开,沉落。

 “你们的事情如果低调一点,学校可以不干涉,毕竟你们都是成年人了。问题是现在弄得这么沸沸扬扬,还涉及到学校的公正公平问题,这对学校的名誉相当有影响。”

 “我知道。”

 “现在闹到这个局面,学校必须出面否认这件事,如果继续你们恋爱关系,早晚还是会东窗事发,到时候学校的声誉就会更差。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

 院长从桌上拿起一个档案袋交给凌凌。“这是周校长让我交给你的。”

 凌凌打开,里面是国家基金委的资助函,和几本协议书。

 “这…”“学校帮你申请了公派出国,你出国的费用国家会全部资助。只要你愿意离开,学校会将你的学籍改成硕博连读,免去硕士答辩,你出去读几年,回来直接参加博士答辩就行。”

 凌凌实在没什么话可以反驳,他们似乎已经给了她非常的厚待。

 而这份厚待对她和杨岚航,又意味着什么?

 她低头看着手里沉甸甸的资助函,日本,四年…

 他跨越了那么遥远的距离才回来,他们还要再等待下一个四年?

 四年,她们的感情还能经得起又一个四年的等待么!

 “白凌凌,学校已经封了BBS,明天就会在网上公开澄清这件事情。”院长指指他桌上的一个档案袋:“你如果没有什么意见就在这里签字,你出国前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以免被人看见你和杨岚航在一起,引人误会…”

 见凌凌还在犹豫,院长又说:“如果你拒绝签字,学校对你们的事情会秉公处理,到时候可能会牵扯到专业课透题,复试舞弊,还有更改考试成绩这些事情…这对你来说无所谓。可是对杨岚航来说,他以后的前途就毁在你的手里了。”

 这是她最怕听到的一句对白。

 “我不妨跟你透一下,杨岚航评教授的事情已经基本确定了。周校长很看重他,不遗余力地栽培他,为了让他有资格评选国家杰青,周校长以他的名义申请了不少课题。”院长叹了口气说:“以杨岚航的能力和背景,他的前程不可限量。”

 “院长…能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吗?”

 “好吧,我给你半天时间,下午你给我回复吧。其实,出国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多少人想要这个机会都没有。再说就算你留下来又有什么好处,受别人的冷眼…好受吗?”

 “…”对她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但她不知道杨岚航会怎么想。

 她站起来,恭敬地行了礼,走向门口。“院长,您放心,明天学校发布什么样的消息,我都能接受。我不会再让任何人看见我们在一起。”

 他点点头:“做为材料学院的院长我该言尽于此,但做为杨岚航父亲的好友,我还想再多说几句:日本很近,坐飞机两三个小时而已,你们的感情不是连这点距离经受不住吧?四年时间的确不短,但对于你的课题和成长来说,并不是很长…日本是个行事严谨的国家,你应该去学学如何将事情做的完美,不容置喙…”

 “谢谢!我明白。”

 走出院长办公室,她不由自主走到杨岚航的办公室门口,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进去。

 这种时候,还是避嫌好些。

 她一个人坐在常去的那间冷饮店,点了一杯昔,逐字逐句读着手中的出国资料。

 后来,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杨岚航的妈妈打给她的。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