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38 章
 快到九点时,小光头的头像终于亮了,并很快发来一条留言:『你在哪?』

 凌凌的手放在键盘上,迟迟打不出一个字。

 『在吗?』他又问。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控制,所以她只能控制自己!

 她坐正,拍拍冰冷的脸颊,笑着打字:『我在B市,老板带我过来开会。』

 永远有多远:『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如果喝了半碗面汤算吃饭的话。

 『你在什么地方上网?』

 『网吧。』

 凌凌喝了一大口矿泉水,艰难地咽下去。

 对白和她嘴里的矿泉水一样平淡无味。

 爱情过了保质期,很难不变了味道。

 凌凌很想为自己的移情别恋找个借口,譬如:网恋是虚幻的;他们之间没有结果;她已经为这场暧昧耗尽心力…然而,这些苍白无力的借口蒙蔽不了她内心强烈的自责和愧疚。

 没有杨岚航,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凌凌决定想找点有情的话题,抱着矿泉水瓶想了半天,才打出一句话:

 『你吃饭了吗?』

 『没有,不想吃。』

 她气了。『讲个笑话听听吧。』

 电脑上显示着:『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回国,你能给我个机会吗?无论…我有多么让你失望!』

 她说:『你的笑话很冷。』

 『我没有讲笑话。』

 陌生的城市,深寂的黑夜,他的话隔着无法跨越的距离也一样滚烫如岩,字字句句烙印在她鲜血淋漓的伤口上。

 这句话换在一天前,哪怕几个小时前,她可能一冲动,说:能,你回来吧!

 现在,太迟了!

 『对不起,我现在很,你给我点时间。』

 她不是不想接受他。她需要时间去忘记杨岚航,去找回自己丢失的心,没有了心,她没法去对面他。

 …

 网络的另一端,杨岚航无奈地额头,端起桌边的茶杯,浅呡一口。

 他静静看着电脑屏幕,回味着齿间的茶香。

 茉莉的雅香淡到极致,又浓郁得久久不散。

 就像“白凌凌”与“永远有多远”的感情,浅尝是甘苦,细品是幽香。

 说不出,道不尽的回味…

 她说的对,网络是一层朦胧的纱。

 隔着这层纱,她才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现出她最真实的一面。她宁愿每天和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网友聊天,也不愿意去尝试一段真正的恋情。因为她总以为躲在网络的背后,游走在暧昧的边缘,感情就能永恒不变。

 他们相识多年,他太了解她。

 与其说她对爱情没有勇气,对男人没有信心,不如说她是对自己缺乏自信。

 他要拨开网络这一层纱很容易,可他要揭下她自我保护的外壳,她去面对真正的他,面对残酷的现实,太难了!

 所以,他必须耐心地等下去,等到她有足够的自信去爱那个叫“杨岚航”的人,否则,他们的感情也不会有好结果。

 白凌凌:『你为什么不说话?』

 杨岚航看了一眼桌边的手机,拿起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白凌凌有点紧绷的声音伴随着些许吵闹声传来:“杨老师,您好!”“你在哪里?”

 “我…在朋友家附近的餐馆,您有事吗?”

 他早已习惯了白凌凌睁着眼睛说瞎话,淡淡地说:“很晚了,我去接你。”

 “不用了!”她的声音更紧张。“我的意思是:不用麻烦您了,我朋友会送我回去的。”

 “你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啊?”她似乎思考了一下,权衡利弊:“男的。”

 “那我更要去接你。”他用茶水润了润喉咙,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作为你的老师,我必须对你的安全负责。”

 “我保证十分钟之内回去,行不行?”

 他看看表,八点五十一分。“好吧,我九点在楼下等你。”

 “好的!我一定回去!”她很有礼貌地说了句:“老师再见!”挂断电话。

 杨岚航低头品着茶,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白凌凌,我就不信你敢九点零一分回来!”

 *****************

 凌凌当然不敢,绝对不敢。

 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网吧,打车回酒店,八点五十八分就乖乖站在门口恭候杨岚航的大驾。

 九点整,电梯门徐徐打开,杨岚航站在电梯里右手按着开门键,对她招招左手,她莫名地激动着,一刻不敢耽误地跑进去。

 “杨老师。”她低头看着电梯的里的地毯,极力控制着紊乱的心跳。

 杨岚航打量了一下她身上单薄的衣裙:“外面冷吗?”

 “不冷。”她擦擦额上因为紧张渗出的汗滴,仍不敢抬头:“有点热。”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看明天会议的纲要,其中有一个报告应该对你的课题很有指导意义。”

 “哦!”电梯门打开,她紧随其后跟着杨岚航走进他的房间。

 杨岚航先给她倒了一杯温热的茉莉茶,送到她手边,又从桌上拿了个几页纸交给她。“你先把这个报告的概要看一下,明天听报告的时候你会容易理解一些。”

 “好的。”

 “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说完,他转身坐在房间椅子上,修改着他的PPT。

 这种态度,摆明了告诉她:你就在这里看,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回去睡觉。

 心神不宁地看了一会儿资料,凌凌终于压抑不住,视线从满篇英文单词移到杨岚航身上,每当他陷入沉思,便会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所以尽管他的脾气再好,她都会对他很畏惧,总觉得他的眼睛像个深不可测的深渊,随时随地没了她。

 茉莉的香气,轻轻的,绵绵的,漾在他们微弱的呼吸里。

 若是时间停止,让她一直一直坐在这里,这样看着他,该有多好…“有问题吗?”杨岚航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停留在电脑里的曲线上。

 她的手一抖,心也跟着一颤。“没…有些单词我不认识,我能不能回房间取文曲星?”

 “拿来给我。”见他伸手,她忙把纸递过去,整齐地摆在他桌前。

 他拿起笔,挥洒自如地在纸上飞快地写着字,不及十分钟他把纸递给她。

 她接过一看,上面所有的专业词汇都被他标注了中文。她暗暗吐吐舌头,坐回去继续膜拜这高深莫测的科学理论。

 看着,看着,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昨晚睡眠不足,今天又忙了一天,天书一样的文字很快勾起她的睡意。虽然她强忍着困意,可那些英文字符像催眠曲一样,不断摧毁她的意志。

 最后,她实在抗拒不了,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她梦到有人很轻很轻地抱起她,放在舒适的上,为她关掉灯,盖上温暖的被子。她努力睁大眼睛,想看看他的样子,却怎么也看不清。

 “爸爸?”

 “嗯。”爸爸的声音还是那么慈爱。

 她幸福地笑着,拉着他的手。“爸爸,永远到底有多远?”

 “很近,近在咫尺…”

 “不,他很远,远在天边…”

 一大早,凌凌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单人。她惑地环顾房间,另外一张上躺着一个男人,和衣而眠。她的记忆三秒钟的空白,随后海一样汹涌而来——她在杨岚航的房间里睡着了!

 他,他怎么不叫醒她!

 他不会以为她有什么想法吧?他们不会发生了什么吧?

 她立刻否定自己的想法,杨岚航绝对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男人。

 她坐起来,原想悄悄离开,一看见杨岚航他睡的样子,她忍不住偷看两眼。

 不知他在梦里经历着什么,他的眉紧锁着,薄抿成一条线。

 让她有一丝丝的疼。

 门外响起敲门声。

 杨岚航被惊醒,坐起身看看她,浅笑。

 凌凌第一反应是躺在上假装睡着,可是转念一想,那不是让人捉了!

 于是她故作镇定地对杨岚航傻笑:“杨老师,我们要不要开门啊?”

 他看看表,忽然脸色发白,快速整理好铺。

 凌凌意识到问题严重,赶紧跳下,整理好被单和裙子上的褶皱。

 杨岚航打开门,她从半启的门看去,是周校长和一个陌生中年男人。杨岚航迟疑一下,侧过身让他们进门。

 凌凌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表现出慌乱,肯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她定了定神。“周校长,您好!”周校长看见她有些吃惊,但到底是经历过大世面的,很快便表现出镇静,对她点点头。

 他身后的男人可没有周校长那么好的定力。一看见她,马上用刺骨的目光审视她,看得她浑身不适。

 凌凌正不知如何自处,杨岚航开口了:“爸,这是我的学生,白凌凌!”

 凌凌一听这句话,五雷轰顶!

 38

 世界充满奇迹!

 这个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是杨岚航的老爸!她的公…不,师公!

 凌凌用余光匆匆瞄一眼,大体看清轮廓。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商人,五官与杨岚航相似。长得略矮些,偏瘦,骨骼鲜明,戴着一个金边眼睛,颇有几分学者的刚正不阿。

 “学生?”杨岚航的父亲刻意重复一遍,富有穿透力的眼神投向两张,极力压制的愤怒随时可能爆发。

 单铺得再平整,细微的褶皱仍无法逃过犀利的眼,睡没睡过的一目了然。

 孤男寡女睡在同一个房间,没有任何一个解释能让这种事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凌凌吓得手脚冰凉,站都站不稳。

 处世圆滑的周校长看出气氛不对,借口有事先走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杨岚航的父亲声音不大,却充斥着震人的威慑力。“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这是在中国,别把美国那套文化理念带回来。幸好跟我来的是老周,若是换了别人…把事情宣扬出去,别说你在学术界无立足之地,就连我都要颜面扫地。”

 凌凌吓得一哆嗦。她终于明白遇事从容的杨岚航为何刚才脸色发白,他早点告诉她,她有个这么严厉的师公,她肯定钻底下,打死也不出来!

 现在惨了,师公认定了他们有JQ,他们怎么解释都是无济于事。

 可杨岚航好歹也说句话吧,这样一言不发岂不是默认了。

 万一这位师公是个封建礼教的卫道士,为了保住声明,着他们两个结婚,她该怎么办呢?

 唉!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做白梦!

 “航,从小我就教你:想修学,要先修身。在学术界,人品比什么都重要,那些专家前辈跟你谈项目,谈课题,他们不只看你学术水平,更看重你的为人。”他的语气缓和了些。“现在不少教授的私生活问题被网络上曝光,那些风言风语是真是假很难说,可那些人一旦被非议,哪个不是名誉扫地?”

 “我明白。”杨岚航仍不解释,恭恭敬敬回答。

 “你也快三十了,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你们的感情我不想干涉。但你明年要评教授,做事必须把握分寸…”

 这话说的,一看就是大家风范。既有威严,又明事理。

 难怪杨岚航做事那么无可挑剔,原来是家教极好。

 这让她想起恋爱专家的琳琳曾经给过她一段忠告:

 汪涛不适合做老公。他的家庭条件太差,他太渴望成功,一旦有了机会,他会为金钱,为成功不惜一切代价。而且,等他有了钱,受人尊重时,他往往会失自我。女人要嫁一定要嫁个家庭背景好的男人,不是为钱,而是为人。因为好的家庭环境会让一个男人拥有好的家教,礼节,甚至人格。

 那时候,她不信,她总说男人有了钱就会变坏。现在她信了,杨岚航有这样严厉的父亲,也就决定了他在任何惑面前都会把人格放在第一位,他太适合做老公了!

 又扯远了。

 “我们…”杨岚航收住后面的话,看了一眼凌凌。“你先回房,换一件正式点的衣服,半小时后,我带你下去吃早饭。”

 “嗯!”事情与她有关,她岂能一走了之。临走前,凌凌深深给杨岚航的父亲鞠了一躬,用无比敬畏地口吻说:“杨老师是我见过的男人里人品和修养最好的。他是我的老师,我尊敬他,更胜于尊敬我的亲生父亲!”

 然后,她恭恭敬敬退出去,没有注意到杨岚航紧握的双手,和他父亲愕然的表情。

 父亲?!

 为她做尽一切能做之事,换来一句:更胜于尊敬我的亲生父亲。

 多悲哀的讽刺!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