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10 章
 数月后。

 在凌凌所度过的一个…最寒冷的冬天,她从四级考场走出来。

 天空洁白的雪花片片晶莹,悄然落地,融化成泥…

 凌凌抱住自己的双臂,抵抗住袭入心脉的丝丝寒意,仰望着浪漫的雪花凄然一笑:既然注定融入淤泥,何苦生得如此洁净无暇?

 “凌凌!”温和沉稳的声音低唤,如同梦境中的幻觉。

 她移回视线,一身整洁的汪涛捧着洁白的百合花站在她面前。数月前的一天,凌凌在网吧看了一晚上笑话,头晕目眩,站起来时险些跌倒,幸好有个男生从背后扶住她。她刚想说谢谢,一转头看见一张她在心中勾画过无数次的脸。

 她问。“是你吗?”

 “你没事吧?”他的表情是陌生的关切。

 她笑了笑,离开。

 从那之后汪涛不愠不火地追求她,帮她补习完计算机的专业课,又天天辅导她英语,他没有用虚假的浪漫带给她情,却凭着脉脉的温情给她一种安全感。

 …

 “我是个平凡男人,但我会用平凡的方式爱你一生一世!”汪涛手中的百合花在寒风中涩涩发抖,她接过,怜惜地抚摸着被冷风吹皱的花瓣,眼睁睁看着娇的百合花在她手中雕零。

 她闭上眼睛,抑制住即将决堤而出的泪水,静静点头!

 鲜花的命运既然注定了零落成泥碾作尘,何必要绽放得如此孤傲?!

 当凌凌睁开眼睛对汪涛粲然微笑时,不经意望见不远处站着的男生。

 他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很酷,背倚着了雪花的青松,身上穿着破旧的蓝色牛仔,洗褪的棕色外套。

 薄薄的双松松叼着半支香烟,挑染过浅棕色的碎发被风掀起,恰好出左耳上一颗银色的十字耳钉。

 凌凌一向不欣赏男生这么打扮,但是…也许是因为这个男生身材太过有型,也许是五官帅得太有吸引力,如此叛逆的打扮反而凸显出他的个性与魅力…

 他上她的目光,轻挑一下角,间的半支烟以完美抛物线飞落。

 他走向她,右手在破牛仔上蹭蹭,伸向过来。“郑明皓。涛子的朋友!”

 “你好!”她笑着伸手,指尖接触到他掌心时,一股强烈的暖意入血脉。“久闻大名,未见其人。”

 “我比较低调!”

 她收回手,笑着说:“你太谦虚了!”

 连她这个孤陋寡闻的女生都对他耳能详,可见他有多高调!

 郑明皓拍拍汪涛的肩:“今天我请客,庆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

 那晚,凌凌回到寝室调出自己的个人说明。

 『我是一株永远为自己开放的野百合…』

 她一时冲动,在后面加了一句:『我是一株为自己绽放的野百合…离开了泥土就是爱他的代价!』

 她不知道这么改对不对,但她期望着他能在心烦意时再刷新一次,期望他明白:“放弃”是她对他的爱。

 牛顿定律是他的理想,不是他寻求解的方式…

 几经迟疑,凌凌又将个人说明改了:『我是一株为自己绽放的野百合…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他不懂不是更好吗?

 伤过才能彻底忘却!

 就让他们忘却这段美好的幻想,将感情画上句号,让人生另起一段!

 但凌凌不曾想到,她彻底放弃这段感情前的短暂挣扎,QQ系统上只记录了两个小时的信息:“离开了泥土就是爱他的代价!”——让大洋彼岸正在烦躁地点着鼠标的人抛下了一切…

 他回来了,带着执着不悔的爱恋,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回来找她。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精心设计了最浪漫的邂逅,最深情的表白,连他情场子的表弟都感慨万千:“我若是女人,一定非你不嫁!”

 而他深爱的女人,视若无睹地与他擦肩而过,依偎着另一个质朴无华的男人离去…

 他手中的郁金香洒了一地…

 原来,他们只不过是陌生人,她决定离开泥土投入的怀抱并非是他!

 他仰起头对着阳光微笑,二百九十一天,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她,愿她身边的人能给她幸福!

 ********************

 人生最凄美的相逢,或许正是你与他擦肩时,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他们初次相逢的那天,的确充满戏剧

 冬去往,初夏悄然而至。

 不知不觉校园里的桃花摇曳起它粉红色的花瓣,不时将美丽的芳香洒落在行人脚下,任人践踏。

 寝室里的凌凌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调试着程序,页面的结果一次次显示“调用数据库失败”她百折不挠地一遍遍修正。

 寝室电话响了,正在看韩国偶像剧的琳琳接起电话,说了句:“知道了,谢谢。”便挂断电话对她大声说:“凌凌,楼下阿姨说有人找你。”

 她看了下时间。“糟了!五点十分了,汪涛约我五点在楼下见!”

 她匆匆忙忙换上最喜欢的裙子和鞋子,简单梳了梳已过际的长发,快步下楼。

 刚一下楼,她便看见汪涛站在桃花树下对她挥手。

 凌凌正迈步,意外地发现面走来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

 浅咖的衬衫,深咖的长,如此深沉的颜色搭配不仅勾勒出他修长拔的身姿,更展示出他温文内敛的儒雅。

 特别是他手中那束黑色中闪动着紫光晕的郁金香,完美地彰显出他非凡的品位。

 她听见身后一个女生悄悄说:“好帅哦!那就是紫黑色的郁金香!?我第一次见…不知道话语是什么?”

 “高贵的爱,无尽的爱,忠贞不渝的爱…”

 又一个女生小声说:“太帅了!”

 “有气质啊!”听到这样的评价,凌凌立刻打消想细看这个男人五官的想法,不是她不好奇,而是在自己男朋友眼前盯着帅哥看,是对长相平凡的男友最大的不尊重。

 她垂下眼睑,快步从帅哥身侧走过去。

 擦身而过时,她除了闻到郁金香神秘莫测的香气,还嗅到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好似一种淡淡茶香,她一时记不起是什么清茶…

 想不到这世界存在这样的男人,人浓如墨,味淡如茶…

 仅仅是一个擦肩,便令人感到心灵的震憾。

 这种男人,浅尝则醉,岂能细细品味…

 她努力下回眸的**,笑着伸出手臂,挽住面走来的汪涛:“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

 汪涛怜爱地揽住她的肩:“走吧,他们都在饭店等我们呢。”

 “哦!李微一定又要罚你喝酒。”

 “没关系,反正阿皓能背我回去!”

 **********************

 吵吵嚷嚷的酒局里,凌凌安静如故。

 汪涛有些醉意,平时谨言慎行的他,话越来越多。

 凌凌不喜欢男人醉酒后的失态,可她不想扫大家的兴,让汪涛没有面子,所以她沉默地数着手指。

 二百九十二天…和其他的二百九十一天没有任何区别,她复一地忙碌,在计算机特殊的语言里晕头转向。

 但这一个月她有些心神不宁,隐隐感到心肌缺血的不良症状。昨天她去校医院检查,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那个庸医连CT都给她做了,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最可气的是…建议她去精神科看看。

 她气得吐血,出门时咬牙切齿对汪涛说:“这个大夫是不是走后门才拿到毕业证的?”

 “嘘!”汪涛谨慎地拉着她走远:“你别说,让人听见多不好!”她没再说话,默默走出医院。

 汪涛纵然再像他,终究不是他!

 如果是他,他会说:『我怀疑这个大夫是护校毕业的…』

 她一定努着嘴,对他抗议:『还不都是因为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换个人签名?!还换了个那么难以理解的:“血沃中原肥劲草——鲁迅的思想境界岂是爱因斯坦所能企及!”你这么写,我能不心脏病发嘛!』

 他可能会说:『我错了,我马上换成浅显易懂的:“只要能培一朵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幻想中凌凌不住莞尔一笑,抬眼时恰巧对上郑明皓探索的目光。她回他一个礼貌的浅笑,他却快速移开视线,继续和室友们举杯对饮!

 “凌凌…”汪涛伸手揽住她的肩,脸贴近她,呼吸中带着浓重的酒气“你没吃什么东西,是不是不合口味?”

 “我吃了。”他身上熏人的酒气令她极度排斥,她不由自主推开他,向后挪了挪椅子。

 郑明皓扫视一圈满桌辛辣的菜品,喊来服务生:“加一碗鸡蛋玉米羹。”

 玉米羹端来时,郑明皓指指她的位置,服务生放在她面前。

 “谢谢!”她喝了一口,味道甜香,口感顺滑,喝进胃里暖意融融。

 她笑着看向郑明皓。“没想到你会照顾人,味道很好!”“那还用说。”坐在她身边的李微,不忘适时展示一下他夸大事物的能力:“你别看阿皓一天吊儿郎当,他可是出了名的好男人。”

 “是吗?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李微搬搬凳子,挪近一些:“白凌凌,我有个问题早想问问你。”

 “我智商低,别问太有深度的。”

 “那天在网吧,涛子和阿皓在一起,你为什么看上涛子,没看上阿皓?”

 “他们在一起吗?”她愣了一下,不确定地看向郑明皓。

 不过,仔细想想的确有点奇怪,郑明皓和王涛是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在她接受汪涛之前,她和郑明皓从没见过面。

 郑明皓见她满脸疑虑,很认真地回答:“我们见过很多次,是我长得太普通,不容易让人留下印象。”

 他的两个室友楠禄和高原还在打趣他。“别谦虚了,你长得多吓人,自己不知道啊!”“早让你别出来吓唬人,你非来。受打击了吧?!”

 李微又凑近凌凌一些,坏笑着问:“假如你当时看见我们阿皓,是不是没涛子什么机会了!”

 她只当这是个玩笑,随口说:“问题是郑明皓不会给我机会!”

 “谁说的?”李微低声音说:“要不你重新选择一次…”

 李微话刚说一半,一个酒瓶飞向他,好在他反应够敏捷,侧身避过…

 酒瓶破碎声结束,传来郑明皓怒骂声:“你别他妈胡言语!”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