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9 章
 也许是秋季到了,遍地的黄叶和天空的云令近百年的校园凸显出历史沧凉。

 深灰色的寝室楼宛如尘封已久的古迹,色彩被岁月剥落…

 第一天重返校园的凌凌在寝室楼前仰起头,希望能在广阔的天空找到一缕属于她的阳光,照明她心中的阴郁。

 不曾想,疾风忽起,一滴雨落在她脸上,冰凉渗入肌肤。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她匆忙提起脚边的行李袋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寝室楼。

 阴暗的走廊,不时有小米出没(米老鼠),她警惕地看看卫生间的角落,加快脚步。奔上楼梯她深了口气,放下警惕心的同时,嗅到的空气中隐隐混着洗衣粉和发霉的味道。

 “唉!”凌凌推开寝室门,行李袋随手丢在地上,长长舒了口气。“学校既然不舍得拆掉这栋有纪念价值的宿舍楼,何不申报成国家文物供人参观,还能为学校创收!”

 正在收拾东西的涟涟一听见她的声音,马上扭过头看向她:“你回来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去看了成绩,你的考试都过了!”

 “是吗?你的成绩够保研不?”

 “不好说,年级排名还没出来!”

 “哦!”她知道涟涟在谦虚,如果年级前三名的涟涟还不能拿保研,这世界哪还有天理!

 “对了!”涟涟说:“还有个更好的消息,我们的历史文物寝室楼终于接了宽带,你以后可以在寝室上网了。”

 遥遥紧接着兴奋地说:“是啊!我和琳琳明天要去电子大世界买电脑,你去不去?”

 外面的急雨打在窗上,一声声敲打着她的理智。

 一念之间的冲动,她想把他的号再加回来,不能像以前一样常聊,偶尔问候几句近况也好啊…她的心头一紧,呆望着窗外的疾风骤雨低声说:“我不去,我戒网了。”

 “什么?!”遥遥的尖叫又开始了。

 涟涟摆摆手,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说:“得了吧,你能戒网,我可以戒饭。”

 “饿死你可别怪我!”

 一周后,凌凌低头做着四级真题,琳琳的好友消息络绎不绝,每一声刺耳的节奏如同尖锐的钢针刺在她心头。

 凌凌好多次想对她大叫:你戴上耳机行不行?!

 可她没有,她仍旧安静地在真题中膜拜着出题人那巧妙绝伦的陷阱!

 涟涟凑过来仔细看看她的脸,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你真戒网了?你的科学家网友…”

 她及时打断。“你什么时候戒饭!?”

 “琳琳!”涟涟立刻转移话题:“麻烦你把那个超重低音的音响关了吧,咱宿舍楼防震不好!”“噢!”忙着和N个人聊天的琳琳飞速关了音响,接着疯狂打字。

 凌凌捏捏涟涟可爱的小圆脸,会心一笑。

 “你这么善解人意的孩子,我怎么忍心让你活活饿死!”

 涟涟打开她的手,正问:“你打算考研还是找工作?”

 有人说:保研的是猪,考研的是狗,找工作的猪狗不如!

 这个问题她早考虑过,没一种动物她喜欢做!

 “我考研肯定没戏,找工作…我做不来咱专业的工作…”

 “我听说咱校为了减轻就业压力,降低了双学位的要求,计算机学院的双学位只考C语言和计算机组成技术,我记得你这两门课不错,想不想试试?!”

 “计算机系,值得考虑!”

 现在正是电子商务刚兴起的阶段,拿了计算机的学位证,找个网络公司工作也不错。

 戒网容易,从失恋的中走出来远非想的那么简单。

 了半个月,意志力超强的凌凌渐渐不住了,听见QQ信息声心不再痛,钻心地

 夜半时分,她越来越难安睡,常会不自觉计算美国的时间,猜想他在是不是在实验室专注地搞研究,会不会想起她。

 一个月,她的毅力到了极限,好多次对着琳琳的QQ菜单呆坐良久。

 有天睡午觉,她梦见一个清瘦的男生站在寝室楼门前问一个女生:“你认识白凌凌吗?”

 她很努力想看清他的样子,可惜只能看清他的衬衫领子平整如新,西线笔直,头发一丝不,声音温和沉稳。

 她定在原地,脚步无法移动,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远远望着他的身影…

 只要能看清他的样子,她便别无所求…

 梦中惊醒后,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换上她最喜欢的白裙子,跑向网吧。

 坐在电脑前,打开QQ。

 当她记起自己的QQ好友栏里再找不见想找名字,世界霎那间一片空白!

 她想他,从未如此强烈地想听他讲个笑话…

 她明白,这已经不可能了。

 能再看一眼他的名字,证明他的确存在过,也够了!

 她在好友查找里搜到他的号码“永远有多远”五个字出现在眼前,她的视线再也移不开。

 她慎重地打开他的个人资料,个人信息依然是空白,个人主页贴了一个网址,个人说明里多了一句话:

 『学了楞次定律,知道世界是有弹的;学了罗必达法则,知道人是有极限的!于是,我只能在牛顿运动中寻找解,自由的堕落…』

 一段没有任何伤感和悲哀词语的文字里,掩盖不住刺伤人心的无奈!

 是她伤了他,很深,很深!

 她忍下心酸,复制粘贴他留下的网址,打开…

 一段段文字出现在眼前:

 1。拉登说:中国是全球唯一惹不起的国家。

 原因是:基地曾向中国派遣五名恐怖分子,结果一人想炸立桥,转晕于桥上;一人想炸公共汽车,没挤上去;一人想炸超市,遥控器被偷;一人想炸行政大楼,被群殴,挨打时还听见众人喊“叫你上访!”;一人想炸煤矿,只扔了火柴便炸死了百余人,但返回基地后半年仍未见新闻报道,遂被基地以撒谎和玩乎职守罪处决…

 2。男孩鼓起勇气问女孩喜欢什么样儿的男人。

 女孩答:投缘的吧。

 男孩憋红了脸再问:非要头圆?头扁点不行吗?

 …

 她捂住脸,热泪再也控制不住,滚滚而落。

 宽容如他,聪明如他,体贴如他,才会在走出她生命时,不忘为她留下最后的安慰…

 这样的男人怎么让她不爱?!

 她用冰冷的手臂抹抹眼泪,看向下一条时,有个陌生的男生拖着一把椅子走到她身边坐下,用食指在她面前的桌上敲了敲,清朗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笑话虽然冷了点,不至于看到眼泪吧!?”

 她漠然扫了他一眼,因为视线模糊,没看清什么样子。

 她转回脸,眨眨眼继续看笑话。

 3。看了N多电影,终于明白电影咋分级的。普通级:好男人得到女主角;辅导级:坏男人得到女主角;限制级:人人都得到女主角…

 男生自觉无趣,刚站起来,她新买的手机响起。

 她长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才接起电话。“喂?!”

 “凌凌,你跑哪去了?”是涟涟的声音。

 “这么快就想我了?”

 “不是说好去逛街吗?”

 “逛街?!”她一时忘了。

 她深深蹙眉,放在鼠标上的手不自觉前额。“哦…你在寝室等我,我回去找你。”

 收起电话,她扶着电脑桌站起来,因为一天没吃饭手脚有点酸软,眼前漆黑一片,她站了一会儿,才找回力气,慢慢离开…

 …

 她一直不知道,那个她没看清长成什么样子的男生正是传说中的郑明皓。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