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6 章
 川菜馆里,凌凌和涟涟边吃边聊。

 “凌凌,你考的怎么样?”涟涟动筷之前问。

 “好的,及格的希望很大!”

 “那就好!我这顿饭吃得心安理得!”

 友如此,夫复何求!

 “多吃点,你劳苦功高!”凌凌热情地夹菜给涟涟,含笑看着涟涟可爱的脸。

 寝室里她和涟涟关系最好,起初是因为她们算是半个老乡,一见如故。后来,她越来越喜欢涟涟,涟涟不仅勤奋上进,而且不像很多学习好的女生那么高傲,尤其是对她这种落后生,从未表过一点鄙视,反而对她“严加管教”尽力扶持落后生。

 涟涟被凌凌看得有点不自在:“你怎么不吃?看我干嘛?”

 “我喜欢你呗!涟涟,我…”

 涟涟嘴里的菜还没来得及咽下,急忙说:“这世界有十几亿的男人,你别觊觎我!”

 表明完立场,她咽下菜,关心地问:“你和你的科学家网友没事吧?我看你昨天晚上回来心事重重的。”

 “如果有个男人说:我对喜欢的女人要求不高,你这样的就可以。你觉着他是什么意思?”

 涟涟琢磨了好久,说了四个字:“很有意思!”

 “…”凌凌无语,继续埋头吃着没有放辣椒的担担面。

 今天她没吃美味的水煮鱼,只因为他说过别吃太多辛辣,面食比较养胃。

 她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意见变得至关重要。

 涟涟忽然问:“他是不是在向你表白?”

 “表白?!”凌凌筷子上的面掉在碗里,独留筷子定在半空。“我们没见过面,没说过话,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说的也是,即使喜欢,也不过是一点点好感而已,肯定不会至死不渝!”

 “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爱情!两个字出口,凌凌脊背一寒…

 昨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发现自己喜欢听他说话,有时会为了他某句话反复琢磨。遇不见时她会想见他,遇见时,她兴奋不已,这种感觉她依稀记得有个字汇可以定义…

 现在她想到了——爱情!

 “你等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凌凌逃向洗手间,用冷水冷却一下自己热血沸腾的脸。

 血冷却,人也逐渐冷静。她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爱情,是投注在幻想人物身上的感情而已。

 如同看一部小说,会为男主角心碎神伤一样,她爱的不是人,而是心中的幻觉…

 恰在这时,走廊对面的包厢传出一个男生清朗的声音,声音很好听,但语言不雅:“靠!当个破学生会主席而已,他以为他是正处级干部?!跟我装模作样打官腔,他还不够资格!”

 “这摆明了是故意整你,玩的也太了!”

 另一个沉稳的声音介入:“阿皓!我看算了…他一旦把你赌博的事捅到院里,事情就大了,不如你请他吃顿饭,私下里和解一下。”

 “我请他吃饭?!”那个叫阿皓的声音更生气:“涛子,你帮我给他传个话,别以为学生会主席了不起,他敢跟我玩的,也别怪我整他!”

 “你这是何必?他叔叔是咱院院长,你和他较劲儿对你没好处!”

 “你放心,我有分寸。我可不像他,掂不清自己几量重…行了!咱们不说他,继续喝酒…三哥,你别装死,起来喝酒…”

 凌凌摇摇头,到底谁掂不清自己的斤量,学生会主席、院长的侄子他也敢惹,太狂了点!

 一个月后,发生了一件让她目瞪口呆的事,学生会主席竟然下台了,据说新任学生会主席和郑明皓的关系特别好。

 凌凌从包里摸出纸巾,擦擦脸颊上的水,刚要回去,包厢里走出一个男生,中等身材,略显清瘦。

 她打量他时,他也快速扫视了一下她,俯身拾起地上的一百块钱。“同学,是你掉的吗?”

 听声音是刚刚劝人的那位。

 “哦!”她看了一眼包,拿出来准备付帐的一百块钱没了,估计是拿纸巾时掉出来的。“是的,谢谢!”

 接过钱时,她又仔细看看面前的男生,脸型和五官周正,皮肤黝黑,一副黑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书生气,不丑,也不帅。再看他的穿着打扮,白衬衫很旧,但洗得干干净净,领子十分平整,布的子质地糙,但没有一点褶皱和污痕。

 那一秒钟,凌凌心中砰然一动,因为…这个男生的样子和她幻想中的那个他完全一样——因文化底蕴而透出的斯文,因注重细节,不出众的外表同样显得干净整洁。也许,稍稍有些木讷,但人品正直,友善,容易让人信赖。

 显然,她女一样的眼光让对方感到不适,男生尴尬地对她笑笑,快步走进男洗手间。

 凌凌则看看手里的一百块钱,眼睛亮亮的。

 他们很像,一样的品行高洁!

 那么,她是不是应该…

 又一秒钟,她做了一个以前十分不齿的决定:

 见网友!

 ******************

 “涟涟!”还没坐稳,凌凌迫不及待说:“我要去逛街,我要买衣服!”

 涟涟看看她身上蓝格子的外套,仿旧的牛仔,无比赞叹地点头:“美女!你终于醒悟了!是什么让你受刺了?”

 凌凌深呼吸,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说:“我要…见我的科学家网友!”

 “不是吧!”

 …

 在街上走了整整一下午,凌凌累得手脚酸软,四肢无力,一碗担担面的热量早已消失殆尽,可她还在坚持,她一定要买一条像白云一样飞舞的裙子!

 “凌凌,你到底要买什么样的裙子啊!”涟涟说:“我看刚刚那条你穿着漂亮…”

 “款式不错,可质感不够轻,也没有垂度…”

 “你想买款式好,质感好的,那要去高档商场!”

 凌凌眼前一亮。“有道理,哪家商场最高档…”

 “很贵的。”

 “没关系。”

 刚走进一间商场的女装区,模特身上的一条白裙子立刻吸引了凌凌的视线,她欣喜地摸着那叫不出名字的衣料,柔如丝,软如棉,应该和云的触感一样吧?

 “白色衣服不能摸。”柜台小姐轻蔑地扫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明显表现出对她衣着品位的鄙视。

 “我能试试吗?”

 “一千五百八,不打折!”

 她了下口水,看向涟涟:“也不是很贵…吧?”

 “不贵!中档品牌而已。”涟涟凑到她耳边“我陪你找找有没有高仿的。”

 有些款式可以仿,可质感仿不了!

 她摸出钱包数数现金,加上银行卡里的钱应该够了。

 “麻烦你拿一条我能穿的,我试试!”她对已经去一边聊天的柜台小姐很客气地说。

 “白裙子不让试。”

 “你叫经理来,我问问他为什么不让试。”她大声说。

 开玩笑,以为她没逛过大商场,这种档次的店,白色的内衣都可以随便试穿,何况一条裙子!

 柜台小姐脸色铁青,极不情愿地把样品拿下来给她。“你小心点,别弄脏了。”

 …

 衣服穿在她身上,她自己都惊呆了。

 柔顺轻缦的质地,塑的剪裁,畅的裙摆,纱质的带下垂着苏,既有云的静谧,又有云的动感。

 她回头望望涟涟,涟涟说了四个字:“物有所值。”

 她散开束起的长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本就清秀的五官,白皙的肌肤,如缎的黑发,纱裙更衬得她清新脱俗,这样的她是否能让他一见倾心?

 他呢?是否和今天遇到的男生一样,完全符合她的择偶标准…

 无论如何,她要见他,拨开网络虚无缥缈的面纱,真诚地相识。

 或开始,或结束,她愿意与他一试!

 “这件衣服我要了!”

 柜台小姐立刻换上另一幅表情,笑着说:“我说句实话,这条裙子好多人试过,全说穿在身上不如看着漂亮,今天要不是看见你穿,我也这么以为…”

 凌凌根本不理会她,专心从钱包里找银行卡。

 柜台小姐继续说:“这么漂亮的裙子,一定要配一双好鞋。这款裙子的设计师,专门为它设计了一款限量版的凉鞋,因为总店要调货,我刚收起来,我拿给你试试。”

 “不用了。”

 “不买没关系,你试试看。”

 鞋子一拿出来,她就爱上了。

 软羊皮的白色凉鞋,精致简洁,唯一特别的是有一圈与裙子同纱质的细拉带环在脚踝上,一种浪漫,清雅的美丽扣人心弦…

 她穿上鞋子,个子高了两厘米,气质立刻不同。

 柜台小姐一脸谄媚:“人靠衣服马靠鞍,你看看你穿上这条裙子,再配上这双凉鞋,马上胎换骨,又漂亮又有气质,你穿这一身走在学校里,回头率肯定百分之百!”

 “这双鞋多少钱?”

 “不贵,二千九百八。我看你是学生,给你按金卡的价格算,九折!你不买没关系,反正总店调货。不过,你以后想买,很难再买到。”

 她再次将手中的钱包打开,取出那张她一直带在身上,却从未用过的银行卡。

 她紧紧握着那张卡,手心硌得发疼。

 爸爸,我喜欢这条裙子,这双鞋…

 爸爸,算你送我的,好吗?

 良久,她将手心里的银行卡递给柜台小姐:“这张卡我没用过,你帮我试试它能不能用!”

 “好,您稍等。”

 柜台小姐以最快速度开了票,跑向收银台,没多久便满脸堆笑拿着一张单子送到她眼前:“这卡可以刷,没有密码,只需要您签字!”

 她飞快签了名字。

 刷这张卡的感觉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痛苦,那么想念,只是有一点点失落。

 她终究还是接受了这笔可悲的抚养费…

 *******************

 那天晚上,凌凌坐在电脑前,心跳越来越快,打字的手指都在颤抖。

 她说:『我在A市,我们能见个面吗?』

 他的头像暗着,没有回复。

 她等到晚上九点,失落地离开。

 第二天又去,上面有条回复:『我这段时间很忙,教授说我的模拟结果没有问题,建议我写一篇文章投出去,等我忙完,一定去看你。』

 『没关系!你在哪个城市?我可以去看你,吃顿饭,聊聊天,不会耽误你太久。』

 连续几天,她去网吧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看电视剧,有时呆呆望着QQ对话模式等着,每次有人上线她都会一阵激动,看见不是他,激动的心情跌到谷底…

 一周后,她不再去上网,每天和涟涟去自习室继续复习考试。

 一半原因是太忙,另一半,她也说清是什么,也许是为了知道他是否在意…

 有一天,连续几天坐在她后面的男生从她背后递来小纸条。“你晚上有事吗?”

 她快速写了句:“没事,你有事可以出去,我帮你看着东西!”

 …

 涟涟看见凌凌把纸条送回去,小声问:“这男生很符合你的择偶标准,为什么不给他个机会?”

 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坚定地回答:“机会,我要为他留着,直到他放弃…”

 “网恋啦?”

 “正准备开始!可惜他太忙…”她拿起书,继续看。

 第二个星期过去了,凌凌心里的怨气散了,又去了常去的网吧,坐在常坐的位置。

 QQ上线,看见他的留言,心情豁然开阔。

 甜笑着打开。

 第一条留言:『很抱歉,这段时间没上网…我在马萨诸州,美国。』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