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
第 4 章
 盛夏的校园,色彩绚丽,不是盛开的鲜花,而是女生们缤纷的彩裙…

 凌凌抱着打印好的十篇文献,坐在树林边的长椅上,斑驳的树影照在一串串字母上,令枯燥的单词多了几分生动的颜色。

 看得累了,她闭上眼睛,呼吸着树叶清的味道,她仰起头,让阳光洒在她微笑的脸上。

 她喜欢T大,从小就喜欢,因为最疼她的爸爸毕业于这所学校。

 她清楚的记得,大一入学那天,她挽着妈妈的手,雀跃又羞怯地踏进校园,激动地坐在这个长椅上,以为走进了人间天堂。那时的她一脸天真,褪了的牛仔上衣,略有点短的蓝色纯棉长,一的麻花辫绑在身后,用她最好朋友涟涟的话形容:村姑都比你新

 她的打扮不如村姑绝对和家庭条件没有直接关系,是因为她以前在山东就读的高中是封闭式和压力式的管理模式。年年高考升学率百分之九十八,但学习和生活环境恶劣,铁门比监狱还高,上面赫然写着六个大字:最文明的监狱。

 像监狱没有问题,关键是该和监狱保持同步,听说监狱吃的馒头白白的,大大的,可她们的馒头长得和土豆一模一样,毫不夸张!

 她第一次领馒头的时候,还问阿姨:“我要馒头,你为什么给我土豆?”

 阿姨头都没抬:“下一个!”

 她问新同桌:“不是说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全民奔小康了吗?为什么解决不了我们的温问题。”

 她可爱的新同桌非常善良的把自己的菜分她一半,把她感动得眼泪掉在菜里。

 后来才知道,人家家里开纺织厂的,住的是小二楼。白白浪费她的感情。

 妈妈去看她,坐在她摇摇晃晃的上说:“凌凌,我不是没钱送你去贵族学校,我是不想你沾染上那些虚荣浮华的恶习。答应妈妈,多苦都要忍,将来考个好大学,做个坚强独立的女人…男人是不能依靠的,明白吗?”

 她明白!

 在那样温尚待解决的学校里,她的衣着品位向来是最好的,即使她穿着蓝色大花的裙子走进教室,也会有女生羡慕地说:凌凌,你这条裙子好漂亮啊!

 从此她对自己的衣着品位建立了足够的自信心。

 大一寝室人都不是很,大家不好意思打击她,大二时她的好朋友涟涟终于忍不住,对她说:“凌凌,我陪你去逛街买衣服吧?”

 那时候她正躺在上自甘堕落。“我柜子里有很多衣服。”

 “我求你买套像样的衣服吧,村姑都比你新!”

 她装没听见,抱着枕头缩成一团,继续自甘堕落。

 涟涟挤上她的,抢走她的枕头:“凌凌,四级不过下次再考呗!”

 “不考了,太受刺。”全寝室就她自己没过,不是她的错,是出四级题的专家太变态,那根本不是正常思维能领会的出题思路。

 “那你也要去上课啊?”

 “不去了!去也白去!”刚到了T大,她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可她的脑子好像石头做的,电路图怎么画都是不导通,三极管她越看越不顺眼,恨不得把它咬碎吃了。至于那些抽象的课程,更不用提了!

 当初她实在不该听外公的话,学这个破专业。

 涟涟翻翻白眼,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

 涟涟这种次次拿奖学金的好学生,怎么会了解她自信心严重受创的痛苦。

 正在护肤的琳琳拍拍脸上的面膜:“我看你干脆找个男人嫁了,了此残生。”

 “好主意。”凌凌翻身坐起来,有了兴致。“趁着T大男女比例失调,我应该抓紧机会找个好男人。”

 琳琳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介绍。”

 “我要求不高,长得别太帅,家里条件别太好,上进,踏实,年龄差距十岁以内,我都能接受。哦,脾气好点,不然会被我这笨脑子气死…”

 她条件还没说完,涟涟气得额头。“你这猪脑子,这种男人咱学校遍地都是,还用找?你从窗户丢个绣球下去,砸一个保一个。”

 凌凌眨眨明亮的眼睛,又补充了一句:“他要陪伴我一生一世。”

 琳琳停下拍面膜的手,仰起淡绿色的女鬼脸:“凌凌,这样的男人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世上没有。还是实际点,找个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吧。”

 “等他玩腻了把我弃如敝履?!”

 “那也好过你为一个平凡的男人付出了一切,等他事业有成把你弃如敝履。《牵手》你看过没?那才是最悲哀的女人。”

 《牵手》!?

 她腔撕裂般的剧痛,抢回枕头抱在怀里。

 她在高中的时候,妈妈经常来看她,给她买很多爱吃的零食,但爸爸一次都没来过。

 每次放学,她都会向巨大的铁门外张望,希望能看见记忆中那个身姿拔的爸爸提着零食站在门口。

 但,他一次都没来!

 因为他和《牵手》里的男人一样,爱上了别的女人…

 寝室里最爱大呼小叫的遥遥一声尖叫,吓得她一身冷汗。

 “快看,那不是计算机系的郑明皓吗?”

 “真的?!”

 琳琳以最快的速度扑过去。“太酷了!我梦想中的情人啊。”

 涟涟半趴在她的上,倾身凑到窗边:“他就是传说中的郑明皓啊!长得的确帅。”

 “穿阿迪的球鞋去踢球啊!太有个性了。”

 “阿迪的球鞋不是用来踢球的吗?”

 “是,问题是咱们的球场是砂石地,一个月至少磨坏两双球鞋!”

 琳琳喊她。“凌凌,别郁闷了,看完帅哥心情就好了。”

 她从上爬起来,大声说:“我去做四级模拟题,下次再不过我一头碰死!”

 …

 四级成绩下来,她看着58分的成绩,拼命用头撞桌子。“我这脑袋难道是石头做的!”

 涟涟拦住她。“别撞坏桌子!”

 “哦!”她站起身往门外走,打算出去透透气。

 “凌凌,你去哪?”

 “去跳楼。咱校每年都跳一个,我要抓紧时间,不然名额被别人抢了。”

 琳琳喊住她:“我带你去上网吧,OICQ聊天友,很有意思的。”

 “能过四级吗?”

 “也许能找到愿意陪伴你一生一世的男人。”

 她立刻跑回来穿外衣,拿钱包。

 涟涟笑着问:“你不去跳楼了?”

 “我不急,我把名额让给那些赶时间的。”

 QQ,曾经的OICQ,真的让她遇到了一个改变她一生的男人。

 他不是第一个找她聊天的人,但他是第一个和她聊天超过十句的。

 他从没问过她无聊的问题,比如:你多大?你叫什么?你是不是学生?你在哪里?见面行吗?

 他们在聊天室遇到,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很喜欢你刚说的那句话,你的理想是什么?』

 她足足思考了一分钟,得出的结论是:这男人太有思想,太有高度了。就凭这父亲的感觉,她决定和这位“伯伯”聊聊,她说:『我想做个大学老师。』

 『教书育人,很高尚!』

 『不是,我是想把考试题出的简单点,让所有学生都能及格…』

 『…』

 很久没有回复,她打字问:『走了吗?』

 他回复:『没有,擦擦电脑上的水。』

 电脑上的水?

 她想了想,没别的话题,于是问:『那你呢?你的理想是什么?』

 『现在没有了…以前总是自视过高,现在发现自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追求的东西完全超出我的能力…所有人都劝我放弃,连我的老师也让我放弃…我耗费了五年时间,一事无成。』

 他的字里行间透着对自己的失望,挫败,和悲观的颓废。

 她了解这种人,年轻时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渺小的像一颗尘埃,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热情。

 看看离寝室关门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她决定开导他一下:『全世界都看不起你,你更要看得起自己。』

 『没有人看不起我,是我自己看不起自己。』

 她气地看着屏幕上的头像,这就难办了!典型的极度自卑加极度自负综合症。

 她想了好久,决定换种开导方式:『你觉得挫败,有人比你还要挫败,不信我们比比。』

 『怎么比?』

 『最爱你的人是谁?』

 他想了很久。『应该,是我妈妈吧。』

 『你能见到她吗?』

 『她经常来看我。』

 『最爱我的人是我爸爸,但我四年没见过他,他跟别的女人走了。』

 『对不起。』

 『没关系。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比较敬爱我爸爸。』

 『我最爱的是我爷爷。我十年没见他了,他病逝了…』她望着屏幕上的字迹,又加了一句:『我很想他。』

 『对不起!』

 『你英语四级过了吗?』

 『四级?我没考过。』

 『记住,这是你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

 『你睡过水能结冰的寝室吗?膝盖会钻心地疼,让人无法睡觉。你的边有老鼠爬来爬去吗?它啃光你的方便面,又来咬你了吗?』

 『你是希望工程的学生吗?用不用我给你捐点钱?』

 不用,我老妈给我的生活费我都花不完。这句话她打了,又删去。『你不怕我骗你钱?』

 『你会吗?你看起来很真诚。』

 『这年头,就数骗子最真诚。』

 『很抱歉,我接触的骗子不多,不太了解情况。』

 『你无菌实验室养大的吧?』

 『可以这么说,我从五岁起就爱呆在我爸的实验室,看他做实验,帮他整理五颜六的显微照片。到目前为止,我大半时间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

 天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科学家”!

 她激动得想找他签个名。

 可惜时间差不多了,她必须抓紧时间回寝室。

 『我不能和你聊了,我们寝室快关门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

 『我不常来这个聊天室,这样吧,我给你我的OICQ号码,14833730。只要你的头像亮着,我一定和你说话。』

 『OK!』

 『我要走了。临别送你一句我最喜欢的歌词:“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着大地!”你出去找个树下,对着蓝天仰头,着阳光微笑…你会发现,上天赐给你很多宝贵的东西。』

 『我会去的!』

 『再见!』

 『再见!』

 下一次去网吧,她打开QQ,发现一个陌生的号码发申请好友的信息,网名是:L。Y。还有一句留言给她:『我对着蓝天仰头,着阳光微笑,我发现上天赐给我一样很宝贵的东西。』

 『什么东西?』

 『感谢风,感谢雨,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科学家”果然不一样,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和领悟力真强。

 她开始有点欣赏他!

 后来,她每次去网吧都会和他聊天,没别的原因,主要是他的QQ头像次次都亮着,好像二十四小时挂线,极少的几次不在,他告诉她:电脑死机了。反正和谁都是聊,和他聊天还蛮有趣的。

 时间久了,她上和他聊天的感觉,因为他说话和别人不一样。

 她如果说:『我的偶像是鲁迅,我想读文学系,但所有人都说职业作家不是正常人。』

 他会告诉她:『我的偶像是爱因斯坦,他是古往今来最不正常的一个人。』

 她无语…

 她如果说:『我将来要做个出色的女人,不依靠男人!』

 他会告诉:『我只想做个平凡的男人,照顾好我的女人!』

 她更无语…

 她如果说:『我刚对了四级的答案,这次又过不了。』

 他会说:『英语四级题谁出的?简直是英文版的脑筋急转弯!我刚做完这次真题,得了五十分。』

 『原来你英语还不如我,我比你高几分。』

 『没做四级题之前,我以为我英语还不错,现在我发现——我有必要买本语法书看看。』

 她心情不太郁闷了,笑着打字:『受打击了吧,你也别太自卑!』

 他说:『我没自卑!不过我建议你考托福,美国人的思维比较合逻辑。』

 『你还嫌我被英语折磨的不够惨是不是?』

 『英语其实不难,有空我教教你。』

 『得了吧,你四级才得五十分。』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现在开始自卑了!』 M.GugExS.COm
上章 把爱错给了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