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掳母 下章
第十七章
 我和妈妈一前一后回到小屋,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

 过了许久,鹿千幻才回来。他神色有些慌张,手上也没有带任何猎物。

 我们三人各怀心事,草草吃了晚饭,便回屋歇息了。

 晚上躺在上,妈妈背对着我,我很想向她认错,却总是开不了口。恍惚间妈妈好象叹了口气,我心头一片茫然,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鹿千幻便叫我下山买用品,到山下最近的小镇也有二十里路,往常都是他去的。

 我心里老大不愿,道:“你不是说山下官兵还在通缉我们?我武功又差,万一被官兵遇上了,可逃不了。”

 鹿千幻干笑道:“官兵哪会通缉你们一女一少啊,之前的话是我生怕你们私自下山,编出来骗你们的。”

 妈妈和我诧异地望着他,鹿千幻显得有些慌乱,道:“快点下山吧,山路不好走。买完东西在镇上住一宿,明天再回来。”我半信半疑,接了鹿千幻给我的银两。

 我心里实在不想离开妈妈,朝妈妈望了一眼,她也在担忧地望着我。两个人目光一触,妈妈忙低下头去。

 我知道妈妈虽然生我的气,但还是很关心我的。

 鹿千幻一个劲地催促我出发,我只得揣好银两,带了些干粮和一壶水,默默地下山。

 走了十几步,我回头一看,妈妈正倚在门框上,怔怔地望着我。

 我一阵伤感,朝妈妈挥了挥手,硬起心肠扭头上路了。

 由于我对路不,因此到了镇上时,已经是傍晚了。我匆匆买齐盐巴、粮食等物品,已经快天黑了。

 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夜晚走山路,只好在镇子上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就急匆匆地往回走了。

 想起我离开时妈妈送我的身影,我心里总有点莫名的阴影。

 回去虽然路,但是因为是上山,肩上又背了重物,因此并没有快多少。

 我年幼体弱,一路上歇了好几次,每次都想起妈妈还在屋里等着我,才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往回走。

 午后,远远地终于看得到我的屋子了,可是妈妈并没有在门口等我。

 我发现路旁一些小树东歪西倒,心想我走得时候不是这样的呀?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

 不知什么力量让我小跑起来,小屋越来越近了,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终于跑到了,只见屋前一片狼藉,明显有人曾经在这里动过手。我心挂妈妈,丢下背上的包裹,冲进屋中,只见房里空无一人,屋里也是一片混乱。

 我大急,心想莫非鹿千幻将妈妈掳走了?

 一想到从此可能再也见不到妈妈,我疯了似冲出房屋,声嘶力竭地对着茫茫大山狂喊:“妈妈,妈妈…”

 我再也不要掩饰我自己对妈妈的热爱,热泪从我的脸上滚滚淌下。

 我喊得嗓子哑了才停下来,抱着头颓然坐在地上。

 哭了一阵之后,我慢慢平静下来。心想我下山到回来中间不到两天时间,妈妈即使被鹿千幻带走,也不会走得太远。

 我擦干了眼泪,咬了咬牙朝来路相反的另一边森林走去,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妈妈。

 在森林中走了一段,突然听到南边树林里传来一丝声音。

 我一阵激动,循声找去,我记得南边树林边有一大片的草地,连着另一边的森林。

 声音越来越明显,细听之下,好象是男女时发出的呻声。

 我心里焦急,心想莫非鹿千幻和妈妈在这里做那事?

 树木渐渐稀少,隔着密密的灌木丛隐约可以看见草地了。

 我很想大叫,隐隐的恐惧感却使我克制了下来。

 看到了午后阳光下两个人白晃晃的身子,我躲在灌木丛后,慢慢地往前移。

 上面的是男子,身材英,显然不是鹿千幻。

 可是他身下的女人,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地躺着,却正是妈妈!

 我一阵气苦,视线一下子模糊了。我费尽心机才找到这,可是妈妈却正在和另一个男子

 我冲动地想跃出去大声质问她,这是为什么!

 才探出半个身子,却浑身一麻,动弹不得。

 我被按低身子,只听有人在我耳旁道:“虎子,别急,这出好戏还没演完哪。”是鹿千幻的声音,我目眦裂,想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个男人,又在玩这变态的把戏!

 鹿千幻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轻声在我耳边笑道:“你可别想。你仔细看看那男人是谁。”他顿了一下,道:“是燕七。”“嘿嘿,他三十年的童子功,今天破在了贞娘身上,可不枉了啊。”鹿千幻得意地轻笑着。

 我一怔,定睛一看,那人侧脸对着我们这边,果然是山寨上最英俊的郎君燕七! m.GUgExS.coM
上章 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