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兽调教 下章
第17章 脱毛
小蕾现在的所有动作,都跟真正的狗没两样,不但如此,她好象遗忘了自己是个人,拿衣服要给她穿,跑得跟好象要害她一样;甚至以命令的方式她坐着给她穿上的衣服,不到十分钟就被她想尽办法扯了下来,然后继续赤的跑来跑去;我总是整间屋子找为小蕾穿上的衣服,往往都是看到被小蕾下的衣服跟破布一样;看着逐渐变冷的天气,着实让我伤透了脑筋,最后只好将小蕾关在屋子里,不准她到庭院里去。

 唯一令我欣慰的,她比真正的狗少了那丝野;而且什么规矩一教就会,当她有意,无法到庭院小解,她忍到受不了时,会自己冲进厕所里,对着排水孔解决;就连排便时,也非得要等到我将报纸铺在厕所的地上,她才肯在报纸上排便;当她排完之后,她会“汪~”地一声告诉我,并等着我去帮她清理,非等我帮她清理好之后,她才肯离开厕所。

 当初我只为丽犬及媚犬量身订作了几套犬装,并没有另外准备简易的犬装;我只好为小蕾套模订制她的犬装。

 只不过,当我将她绑在妇诊椅上穿上环之后,她足足有三天看到我就怕,不管我怎么叫,她顶多远远的“汪~”一声,深怕我又把她绑到妇诊椅上去。

 而调教房里,还有另一样道具却是小蕾更怕的─三角木马,她每次跟着我进调教房去放丽犬及媚犬出来,她在经过三角木马时,总会绕一下,只敢远远的经过木马旁边;不敢直接从木马旁边走过,我原先并没注意到,有次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才发觉小蕾在经过木马时会有这个小动作。

 (看来小蕾在精神错的情况下,对那时的痛苦经验还是印象深刻。)

 但是在我的威胁利下,现在小蕾又被我绑上了妇诊科,只是这会她在丽犬及媚犬的舐下,不停“嗷呜…嗷呜…”的叫着。

 当我将我的入她的时,小蕾还很快乐的“汪~~”了一声,我不断地着,小蕾也随着我的动作不停地“嗷…汪…嗷…汪…”的叫着。

 没多久之后,我跟小蕾同时达到了高,我将退出小蕾的,我的跟小蕾的水也随着了出来,丽犬及媚犬立刻凑了过来帮我清理着,帮我清理干净之后;她们就转凑到小蕾的上一口一口地舐干净,丽犬及媚犬在舐完小蕾水之后,还低头将滴到地上的也舐干净,深怕浪费了任何一滴。

 在丽犬及媚犬清理完之后,我去拿来永久剂,涂在小蕾的部;涂好之后,我去浴室端了一盆热水与两条巾下来。

 又等了十五分钟,我拿起刮板,将剂连同小蕾的一起刮掉,刮下来的,我连同剂抹在其中一条巾上;没多久,小蕾的全被光了,从此之后,小蕾的部再也不会长出

 我把附着着小蕾巾折好,将小蕾的包了起来,准备等会拿到浴室里清洗一下,好把小蕾最后的留下来;将另一条巾浸入热水里,拧干之后,盖在小蕾的上,轻轻地将残余的剂擦掉。

 弄好之后,我将小蕾从妇诊椅上解开,她还很好奇地看了看自己刚被处理完的

 我拿来一条项圈,套在小蕾的脖子上:“小蕾乖!小蕾跟姐姐们一样,都有环及项圈,而且都没有了哦。”

 “汪汪~~”小蕾快乐的吠叫了两声,就跑到丽犬及媚犬的身边,舐着她们的脸。

 隔天的天气不错,我将丽犬及媚犬从笼子里放了出来,让她们在庭院里活动活动,小蕾也兴奋的在她们身边打转、嘻闹着。

 (自从小蕾被我拘到现在,也有一个星期了,只是小蕾在一个星期里的改变太快了,快到我有些无法招架;从宁愿死去也不要失去自由,到现在精神错认定自己是只狗,这真的是我未曾料想过的急剧变化。)我一边看着她们,一边想着。

 (但也不能让小蕾继续错下去吧!虽然她现在的状态,能够确保丽犬及媚犬的事情不会曝光,可总是要找个方法让她好起来吧!可是看她现在玩得这么快乐,真的要让她恢复神智吗?唉~~)我叹着气。

 小蕾跑到我前面,用嘴咬着我的管,要我陪她们玩,我弯着摸了摸小蕾的头说:“小蕾乖!去跟丽犬及媚犬玩!”

 “汪~~”小蕾又跑去着丽犬她们。

 我的心里突然有一个念头,我很快地去道具室里拿来三条带勾扣的细链子,其中有两条的长度较短。

 “丽犬、媚犬、小蕾过来!”我蹲了下来叫唤着她们。

 “汪~”丽犬、媚犬跟小蕾听到我叫她们,很快地到了我面前,小蕾还以为我要陪她们玩,第一个冲到我的面前。

 我将小蕾排在中间,丽犬在小蕾的左边、媚犬则在右边,我将我刚拿来的两条细链子各勾在小蕾的两边的环上,然后将另一头分别勾挂在丽犬右边环及媚犬的左边环上,再将最长的细链子勾挂在丽犬与媚犬外侧的环上,使得她们三个链成一排。

 “好了!跟我走!”

 “呜…”、“嗷…”我才走一步,就听到她们三个常会因为动作不一致,互相拉扯环时所发出的哀鸣,最惨的是小蕾,小蕾一听到我要她们跟着我走,想都没想地就要跟上来,却因丽犬及媚犬慢了半拍才起步,两边的头同时被狠狠的扯了一下,痛得她下了眼泪停了一下,却又被丽犬及媚犬往前动作又被扯拉了一下,她不得不跟上丽犬及媚犬。

 我在庭院里随意的走着,才走了大约十公尺,等了下来,回头看看她们,她们还离我将近有五步之远,但已涕泪纵横且全身是汗了。

 “嗷呜…”小蕾看到我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们,就对着我哀怨的叫了一声。

 “若是想要我解开链子,就赶快到我面前来。”说完,我蹲了下来。

 她们跌跌撞撞地努力爬到我的面前,我解下链子,轻柔的擦拭着她们的眼泪。

 “很辛苦吧?你们要好好练练彼此之间的默契了。来吧!到浴室去洗洗。”

 我起身往浴室走去。

 当我解开丽犬的贞带时,小蕾好奇的在丽犬的贞带上闻着,她突然伸出舌头在犬尾的了一下,之后竟罢不能的一直着。

 (不…不会吧!)我诧异地看着。

 “汪~~”小蕾没多久就将丽犬的得干干净净的,兴奋的叫了一声后,跑到媚犬的身后,不停地闻着媚犬的股。

 媚犬东躲西闪的闪躲着小蕾的嗅闻。

 “汪!汪!”小蕾一直闻不到媚犬的味道,生气地对媚犬叫着。

 “媚犬,过来!”我很快地解开丽犬的爪套,对媚犬下令。

 媚犬爬到我面前,小蕾还在后面跟着闻媚犬的股。

 “小蕾,来!”我很快地解开媚犬的贞带,将它放在我手边的地上。

 “汪~~”小蕾快乐的冲到我手边,嗅闻着媚犬贞带的味道,也将媚犬的得干干净净的;完之后,小蕾还意犹未尽地跑到媚犬的身后着媚犬的眼。

 (要命…)我不在心底哀号着:(小蕾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呢?就算是丽犬及媚犬,我也没这样调教她们呀!她真的把自己当狗了吗?不!看样子,她是以为自己真的是只狗…)

 当人的精神耗弱错时,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吗?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但精神病院里的病人大多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而小蕾现在的状态跟他们没有什么两样,但我又不想将小蕾送精神病院去进行治疗,可却也为她现在的状态烦忧…

 虽说在女犬的调教上,必须让女犬本身认定自己是有着人类外形的犬只,但她们仍具有人的意识;可是像小蕾却连自己曾是个人的事实都已忽视掉的状态,并不是我所乐见的。

 在看到小蕾去舐丽犬及媚犬的之后,对于小蕾种种失常的表现,我为了确认小蕾是否真的以为自己是只狗,我不得不做了个测试:我利用带丽犬及媚犬排的时候,让她们在小蕾的面前排,而这次我并没有立刻清理掉〈之前她们的大便,通常都会被我在第一时间收集到塑料袋里,然后才拿去厕所冲掉或是包好丢到垃圾车上。〉,让她们的大便先留在地上,我一边拿卫生纸帮丽犬及媚犬擦拭股、一边注意着小蕾的举动。

 小蕾看到丽犬及媚犬的大便没被我立刻收走,她爬到大便旁闻了闻,她虽然没有吃下去,但却在大便上翻滚、磨蹭。

 “汪汪~~”搞得她一身都是黄澄澄的大便,她还兴奋的到处跑来跑去。

 “小蕾!坐下!”看到这,我连忙制止小蕾继续跑,并将丽犬及媚犬的股尽快清理好,装回犬尾之后,这才把一身黄澄澄的小蕾赶进浴室里去冲洗。

 丽犬及媚犬看到小蕾的动作也对小蕾的彻底转变感到惊讶不已,她们虽然被调教成女犬,但心里还有一个角落隐藏着她们的人;不像小蕾在精神错的情况下,好似连那点人都消失了…

 至于小蕾的这些动作,则被我严格的止了,但有时她仍会将自己搞得一身都是黄澄澄的大便,可是下场往往是被我洗干净之后,锁到站架上去用微量的电电击;几次之后,小蕾就再也不敢把自己搞得一身大便。

 小蕾的犬装送来了,可是我并未让小蕾如同丽犬及媚犬一般穿着着,它仍被我放在箱子里,甚至我连箱子都没打开。

 (犬装主要是为了让女犬习惯自己的身份,但小蕾打从心底认定自己是只狗,犬装对小蕾来说,失去了调教的意味,反而只是种装饰,先收着吧。)我看着脚边的小蕾想。

 跟丽犬及媚犬相比,小蕾自由多了,因为她的身上少了那些装束;但却也比她们受到的束缚还多,因为她的心被她自己封闭了。 M.GuGExS.cOM
上章 美兽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