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兽调教 下章
第15章 木马调教
去身上的衣服,我的早就因为眼前的而硬昂立,我拍了拍丽犬的头,示意她去跟媚犬一起舐小蕾的房。

 “小蕾,想要吗?”小蕾的早已透,她的水更顺着身体往下着,我将在小蕾的道口滑动着,更加刺着小蕾的情

 小蕾咬着下,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想要就说出来。”我故意刁难着。

 “哈…想…要…”小蕾的情已完全被引发了出来,她仍不停地扭动、期望着。

 我笑了一下,将头对准她的道,慢慢地到底。

 “好…好…紧…好…满…好……”

 我缓缓地动着,小蕾的门里仍,使得她的变得相当的紧。

 我慢慢九浅一深地动着,小蕾的火更为高涨…

 “快…快…一…一…点…”

 “不行!你没说请。”

 “请…快…快…一…一…点…”

 “请谁快一点?什么快一点?”

 “请…你…动…动…快…一…一…点…”

 我加快的速度,藉由小蕾的呼吸频率判断她是否快到达高点,我故意在她快到的时候,将子完全了出来。

 “呜…不…不…要……出…去…再…再…进…来…”

 “什么再进来?”

 “你…呜…你…的…那…那…个…好……好…空…空…哦…”“说请把进我的。”我低下头附在小蕾的耳边小声地说。

 “请…请…把……进…我…我…的……”小蕾的理智完全被情取代了,她毫不考虑地就依我告诉她的话说。

 虽然知道她是因为情未得到足才如此听话,但我仍满意的将我的再次了进去。

 “哦…”小蕾发出足的呻

 我不停地着,小蕾的又火热,像有火在烧一般,烧灼着她的意识,也烧灼着我的望。

 “再…快…快…一…点…快…一…点…”小蕾不停地催促着,此刻的她恐怕早把她不小心撞见丽犬及媚犬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一心只想追逐爱的高

 小蕾的不自主地向上拱起,我知道她到了,而我却毫无快可言,只是机械式的着…

 “唉~~”我叹了一口气,将了出来,往后一股坐在地上。

 “丽犬、媚犬过来。”我示意她们为我口,丽犬及媚犬很自然地分工着,媚犬舐着、丽犬则舐着囊。

 在她们的分工下,没多久,我就在媚犬的嘴里。

 媚犬含住我出的,等着丽犬帮我清理完之后,媚犬主动地吻上丽犬,将她嘴里的分了一半给丽犬享用。

 我略为休息了一下,就过去将小蕾的上半身扶起来让她跪着,解开绑住她双手的绳子,重新用高手小手的方法将她绑好;然后去道具室拿了个口枷,进小蕾的嘴里绑好。

 我将小蕾抱到三角木马旁边,让她卧倒在地上,我另外拿来一条绳子,一上一下地穿过小蕾背后的绳子与身体的间隙,接着打了一个结,我试着拉了拉,结没有因我的拉扯而松动。

 我解开绑住小蕾双脚的绳子,帮她骑上木马,木马左右两边的地上各有一块隆起的木踏垫,我让小蕾分踏住木踏垫,将刚才另外绑上的绳子穿过木马上方的滑轮,再把绳子稍为拉高到小蕾只能垫着脚尖站立,才把绳子与绑在小蕾身上的绳子绑好。

 我蹲下将木踏垫的皮铐,铐在小蕾的两边的脚踝上;然后,把木马前方附有链子的项圈挂在小蕾的脖子上;我又去拿了一个眼罩,遮住了小蕾的眼睛,都弄好了之后,我退到一边看着。

 这时小蕾的离三角木马的背还有约一公分左右的高度,而她的脚左右分开的以脚尖垫立着,若是她的脚无力垫高,她的就会坐在木马上,她的部也会被绳子拉紧;她的脚踝都被铐上皮铐,她就算想从木马上下来也没办法。

 “呜…”才说着,小蕾就因为将脚略为放低,而坐在木马上,她的蒂在全身重量的迫下,被木马的顶端刺着,那一刹那的疼痛,迫使小蕾不得不努力地垫高脚尖支撑着。

 不到三分钟,小蕾的身上就出现了薄薄的汗滴。

 我拾起地上的衣服,示意丽犬及媚犬跟着我上楼,留下小蕾独自在调教房里。

 (我已不知从被黄大哥留在这里是多久了,一天?两天?还是三天?我已失去时间的概念,黄大哥把我关在地下室里,这里没有时钟、更看不到晨昏的变化,有的只是灯光的照明。)

 小蕾一边努力支撑着,一边想着:(黄大哥让我跨在这不知是什么的三角木上,刚刚只是想放松一下,部的绳子立刻收紧,紧紧地迫着我的部,我肺里的空气好象全被挤了出去一般;而下面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不得不将脚尖垫高着,可是要让我这个样子站多久?)

 “呜…”小蕾的脚又因乏力而放低了:(好…好痛…她们是不是都受过这样的苦?她们是怎么忍过的?若那时我选择了项圈,是不是就不用受到这样的苦了…)

 “呜…”

 我带着丽犬及媚犬到楼上去,在浴室里好好地泡了一会热水澡,丽犬及媚犬一左一右地陪我泡着,她们也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享受过了…

 洗完澡,我帮丽犬跟媚犬穿回女犬装,我又放了一缸水,打算等会让小蕾也洗个澡;我到厨房去随意地弄了点东西来吃,顺便也弄了点吃的给她们,丽犬及媚犬吃完之后,见我没有别的命令给她们,她们就回到笼子里去休息了。

 (小蕾也有两天没吃了,帮她也弄点东西吧!但她两天没吃,叫份粥给她吧…)我一边吃,一边想着;我拿起电话,请人帮我送了几碗热粥过来。

 等我再次去调教室时,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小蕾仍努力支持着,只是她坐到木马的时间缩短了,从三分钟缩短到三十秒;光我再次进入调教室不到三分钟,就已听到小蕾接连“呜…”了六次。

 (她的体力大概也到极限了吧…)我心想。

 我去拿了条九尾鞭过来,放在小蕾的身后,我解开小蕾的口枷,她嘴里来不及咽下的口水,全随着口枷滴在木马上。

 “辛苦吗?小蕾,若你那时选的是项圈,你现在就不会受这样的苦,不过你可是木马的第一个骑士呢!”我的手抚上小蕾的房上。

 “不过你连死都不怕,骑骑木马对你来说,算是小事一椿才对。”我揶揄着小蕾,语气一转:“你这条命暂时让你保留着,但你最好给我牢牢记住,你现在还能呼吸,是我给你的恩惠,你的命我随时都能讨回。”

 “若不能自由地活着,我宁愿死去…”小蕾嘟囔的说。

 “即然这样,那也简单!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命是我的。”我发狠的掐住小蕾的脖子,看着她的脸从泛红到略为发紫,当她一挣扎,我立刻松开掐住她的手。

 “咳咳咳~~”小蕾不住地咳嗽,大口的呼吸着。

 我冷眼看着,等到小蕾的息稍缓时,我拿起放在木马上的九尾鞭,对准小蕾的股左右开弓的不停鞭打着。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要再打了!哇~~”小蕾避无可避,她一动,她的蒂就在木马上,鞭打的痛与蒂的疼痛,使得小蕾哭了出来。

 我又打了十下才停手:(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失控?我一向都不是以暴力取胜的呀?)

 小蕾不停的哭着,但她的腿一软就坐在木马上,她立刻又弹了起来,她一边哭着,一边努力维持着她的高度。

 我默默地走到她身边,伸手抚慰她被我痛打的股。

 “不要打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只要你别再打我…呜~~”小蕾感觉到我的手在她股上抚摸着,以为我又要打她,她边哭边急着说。

 我不发一语,默默地抚摸着,等到小蕾的哭稍歇,我解开铐住她脚踝的皮铐,慢慢地放开吊住她的绳子,引领她从木马上下来,我扶着她上楼到浴室里,解开绳子及眼罩,帮着她洗了澡,顺便又在那缸尚有些温度的水里再加了些热水;小蕾一反常态很温驯地让我抱着她,一起泡着热水。

 大概是被我刚才的暴走状态吓着了吧。

 洗完了澡,我并未将小蕾再次绑起来,仅仅让她戴上眼罩,我捡起方才从她身上解开的绳子,牵着她走回地下二楼去。

 我拿下她的眼罩,将她关进右手边第一间之后,我回到厨房,将原本叫来要给小蕾吃的粥用微波炉加热好之后,拿着粥又再到地下二楼去。

 “给你的,慢慢吃。”

 “那个…黄大哥…”我将粥放在地上正离开时,小蕾叫住我。

 “放心吃吧!粥里没加料。”我以为她要说的是我在她喝的水里加药的事。

 “黄大哥,不是…是…我的衣服…”小蕾用手遮着重要部位问着。

 “你最好开始习惯,你有看到她们穿着衣服吗?”我冷冷的说。

 “没…没…有…”

 “那就是了,还有,以后不准再叫我黄大哥,跟她们一样叫我”主人“吧。”

 “黄…”

 “嗯?”

 “主…人…”

 “嗯!”我关上门,将门锁好。

 我走到丽犬及媚犬的笼子旁,靠着墙坐了下来,丽犬及媚犬看到我走进笼房,就从笼子里爬了出来,一左一右地将头枕在我的脚上,温驯地让我抚摸着她们的头发。 M.GuGExS.cOM
上章 美兽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