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兽调教 下章
第08章 女犬印记
晚上,当我回到家时,丽桦与韦翎已经依照我早上的命令,装备好了在等着我。

 我检查了她们身上的绳子以及跳蛋的状况,确定她们有依照我的命令未曾动过。

 “媚犬,今天一整天的感觉如何?”我问着韦翎。

 “主人,媚犬今天一整天身体都处在兴奋的状态下,水一直不停地着…”韦翎不好意思地说出她今天一整天的感受。

 “嗯!媚犬能接受吗?”

 “媚犬能接受,主人!”

 “好!那丽犬呢?今天一整天的感觉?”我再问丽桦。

 “丽犬跟媚犬一样。”

 “嗯,很好!现在你们要录下”母狗誓言“!”说完,我拿出她们两个的﹝母狗条款﹞、摄影机及一按摩,并在摄影机里装进新的录像带。

 “丽犬及媚犬,你们两个一手拿着自己的”母狗条款“,一手用按摩着自己的,并大声地念出”母狗条款“上的条文及姓名,做为你们自愿成为母狗的证据!丽犬先来!”

 我先帮她解开了束缚了她一天的绳子,也取出了她内的跳蛋,将丽桦的﹝母狗条款﹞及按摩交给她,好让她能够轻易地用按摩着她的

 丽桦一手将按摩进自己的内,一手拿着﹝母狗条款﹞,我打开了摄影机后,便示意丽桦开始。

 “母狗条款 第一条 …;第二条 …。 签署人:林丽桦。”

 丽桦宣誓之后,我先关上了摄影机,将她的﹝母狗条款﹞先收了起来,再拿起原本绑了她一天的绳子,将她以高手小手的方式绑好;在她道内入我在回家前先去买的“双头龙”

 双头龙在丽桦的体内旋动着,丽桦则因刚才已被按摩得兴奋不已,此时再也忍受不住地呻着。

 为了避免丽桦的呻会被录进录像带里,因此我拿来今天新添购的口枷,入丽桦的嘴里。

 由于新买的这个口枷是入式的,它并不像原本的那个口枷一样有,因此非常有效地阻止了丽桦的呻声。

 “媚犬,该你了!”我照样先帮韦翎解开束缚了她整天的绳子及跳蛋,才将韦翎的﹝母狗条款﹞及按摩交给她。

 “照着刚刚丽犬的方式做吧!”我说完后拿起摄影机开始拍摄着。

 “母狗条款 第一条 …;第二条 …。 签署人:萧韦翎。”媚犬一个字一个字地宣誓完后,我一样将韦翎再次绑了起来。

 “媚犬!你跟你的好姐妹一起快乐吧!”

 ○为写作上的方便,自此以媚犬《韦翎》与丽犬《丽桦》取代原本设定之人名。

 ○我命令媚犬自己将对着双头龙,让双头龙进入她的内。

 由于双头龙旋动着,对行动不方便的媚犬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媚犬花了些时间,才顺利地让双头龙进入了她的道内。

 我先取下丽犬嘴里的口枷,再从摄影机里拿出了录像带,并放入另一卷录像带后,将摄影机开着,拍下媚犬及丽犬用双头龙到达高的画面。

 伴随着她们此起彼落的呻声,我则去将她们的誓言录像带及条款收好。

 我拿出了前天录的录像带,将它放在放映机里后,打开了电视,让它播放出来,电视里的媚犬拿着皮鞭鞭打着丽犬,和现在她们两个一同成为母狗形成强烈的对比。

 看着录像带及丽犬她们的现场秀,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何不让她们两个互相调教呢?)我又想了会:(嗯!就决定这么做!)

 我将道具都拿了出来,放在她们的身边后,我将双头龙的电源关上。

 “很吗?等会还有会让你们更的事情!”我笑着说。

 丽犬跟媚犬这时正不停地着气,但股仍不停地扭动着。

 啪!我拿起皮鞭对着她们的股就是一鞭。

 没想到她们并未因此而停下来,反而更加地扭动着。

 (哦!习惯挨打啦?)我这么想着,但手上仍挥动鞭子鞭打着她们。

 我又拿来蜡烛,轮地用蜡油滴在她们身上,媚犬未曾有过这个经验,因此她的扭动虽然停了一下,但很快地又再次加入丽犬。

 看到她们两个越来越能沉溺在被的快里,我不由得感到高兴。

 (看来她们已经无法离开我了!)我高兴地想着。

 “丽犬,去把鞭子拿着。”我解开丽犬身上的绳子命令着。

 丽犬爬去拿来了鞭子,她将鞭子放在我的脚前。

 “丽犬,拿着鞭子,慢慢地鞭打媚犬!”听到我的命令,丽犬虽有些犹豫,但还是拿起了鞭子鞭打着媚犬。

 丽犬原本小力地打着,但越打也就越大力了;好似在报复媚犬先前不顾姐妹情份地鞭打她;我则拿着蜡烛站在丽犬的身边,继续将蜡滴在丽犬的身上。

 媚犬被丽犬打得哀叫不已,丽犬仍未见心软,继续用力地打着媚犬。

 “媚犬过来!”我解开媚犬身上的绳子后,就把原本在我手上的蜡烛交给媚犬:“媚犬,丽犬这么用力地打你,你就拿蜡烛好好地滴在丽犬的身上吧!”

 媚犬高举着蜡烛,好让蜡油能滴在丽犬的身上,丽犬则是鞭打着媚犬。

 我拿起了摄影机,将这一幕姐妹互的镜头拍下。

 当媚犬再也忍受不住丽犬的鞭打时,我制止了丽犬,并将她们两个手上的道具换了过来,命令她们继续;现在变成了媚犬拿着鞭子鞭打着丽犬,而丽犬拿着蜡烛滴在媚犬的身上。

 媚犬拿到鞭子时,不似丽犬由小力开始,第一鞭就用力地在丽犬的身上报复着。

 看到她们两个死命地调教着另一个,我的心中不由得更加兴奋。

 (她们两个开始仇视对方了,接下来只要引发她们的竞争心态就行了。)

 “你们两只母狗过来服侍主人吧!”我命令着她们两个。

 丽犬及媚犬放下自己手中的道具,丽犬在放下蜡烛前,先吹灭了蜡烛的火焰后,才爬了过来。

 由于媚犬先爬到我的跟前,因此她下了我的子,一张口就将我的含进嘴里。

 丽犬慢了一步,因此在那看着媚犬弄着我的具。

 “嗯!媚犬的口技不错哦!”我故意这样说着,为的是剌丽犬的竞争心。

 果然丽犬不服输地爬了过来,用她的舌头在我的弄着,还不时将我的入她的口中,卖力地服侍着。

 “哦!丽犬的口技也不错哦!”我也不吝啬地称赞丽犬的口技。

 媚犬为了和丽犬比谁的口技好,她们更加卖力地着我的

 我看到她们的竞争心已经被我引发了;于是我后退坐到椅子上。

 “丽犬及媚犬你们一起来服侍主人的吧!”

 只见她们两个以最快的爬行速度爬了过来,一左一右地着我的,我乐得坐在椅子上享受她们两个的口舌服务;当然不忘将这幕拍摄下来。

 “现在把股对着主人!”我命令着她们。

 丽犬及媚犬争先恐后地以股对着我,深怕比对方慢。

 我笑了笑,起身去拿了浣肠及注筒过来。

 “现在给你们两个都注入200cc的浣肠,谁能比另一个还要慢排出来,等会我就先戳谁的。”说完,我就分别在她们两个的门里注入了浣肠

 我为了使这个比赛更有挑战,不但以摄影机拍摄着,还拿来两按摩及蜡烛,将按摩入她们的打开后,将两蜡烛都点上火,同时在她们身上滴着。

 丽犬及媚犬不但要忍受着浣肠门里的肆、还要忍受着按摩所带给她们的快,背上更有蜡烛带给她们的热痛感;她们不停地忍着,都不想输给对方。

 终于,媚犬因为接触调教的时间较短,先忍受地排了出来;丽犬也在确定自己赢了媚犬后,一如注地排出了门里的浣肠

 我命令媚犬将地上的排物清理干净,亦命令丽犬将她自己及媚犬的眼清理干净。

 丽犬完成我的命令后,我也依照我先前的承诺,将我的入了丽犬的里。

 丽犬一边呻、一边足地让我着,媚犬则在一旁边看边自着。

 由于丽犬先前已被按摩挑逗了许久,因此很快地就到达了高;而我则转移目标,将我的入媚犬的内。

 “哦…哦…啊…啊…主…人…的……好…好…哦…!”媚犬足地呻着,还以她道的肌夹紧了我的

 我在媚犬的体内了数十下,终于也忍受不住地将我的在媚犬的里,媚犬也同时到达了高

 隔天,我们‘如常’地上班去了,我为了最后的一步计画,问明了丽犬她们公司的地址及所属的部门。

 “我会随时对你们进行”突击检查“,要是你们那个被我发现你们在公司时,没依照我的命令做的!就自己小心点!”

 为了使她们的身心都能早地转变成为最的母狗,在她们的门里均入另一颗跳蛋,好使她们前后的两个都能够受到剌

 我亦开始为三天后的最后计画准备着。

 在我准备着计画的这三天里,照常地利用她们的竞争心调教着,也开通了媚犬的门;很快的,就到了进行计画的早上。

 丽犬及媚犬着身体,等着我用绳子捆绑她们,我先拿出了这三天准备好的贞带。

 贞带上一前一后地排列着一大一小的两支电动假具,贞带原先就附有锁孔,因此她们在穿上之后,若没我的钥匙,她们是无法打开的;在道的位置有着一个小孔,因此她们就算无法下贞带,也可以排

 我命令媚犬张开双脚,先帮她穿上贞带,确定两只假具都进入之后,打开了电源,就听到低沉的嗡嗡声,但不是很注意的话,听不太清楚。

 我把按制器放在贞带的内侧,喀卡的一声,贞带就锁住了媚犬的

 经过这几天下来的调教,媚犬及丽犬都能接受最强烈的调教,因此她们身上的绳子也一天比一天绑得要更紧、更为复杂。

 媚犬的身上依旧被我绑上了“变形菱绳”为了与之前的绑法有所区别,以两条绳子,一上一下地紧紧地夹着她的两粒头;如此一来,她无论是什么样的姿势都能够剌着她的情

 绑好了媚犬后,同样的帮丽犬穿上贞带,正当拿了绳子要绑丽犬时,丽犬开口了:“请主人把丽犬也绑成媚犬那样吧!”

 我想了想,但在丽犬的身上以绑媚犬的方式绑好。

 她们穿好衣服后,我们就一同出门了。

 看着她们强忍着兴奋的走着,我不心想:(今天以后,我就会完全拥有你们这两只母狗了!)

 我并不急着到公司上班,我跟公司请了一天的假,为了完成最后的计画。

 我到铁工厂去看看,我昨天跟他们订制的两个长一公尺半、宽一公尺、高一公尺的铁笼,做好了没?

 铁笼已经做好了,就等着送货而已,我坐上了铁工厂的车,跟着他们一起将铁笼运回到我家,请他们搬到我预定放置的位置后,才将尾款付给了他们。

 我摸着铁笼:(光是想象丽犬及媚犬睡在里面的模样,就令人兴奋呀!)

 很快地,我计画中预定好的开始时间快到了;我开着租来的车子前往丽犬她们的公司。

 我站在丽犬她们的公司外面,压抑着自己因兴奋而狂跳不已的心脏,一步步地走了进去。

 “你好!我要找贵公司的林丽桦及萧韦翎。”我向柜台小姐说了她们的名字及部门之后,就在另一位小姐的带领下,到达了她们工作的楼层。

 一出电梯,就看到丽犬及媚犬连袂站在会客室的门口等着我。

 向带领我的小姐道谢之后,进入了会客室里面。

 “主人!丽犬向主人请安!”“主人!媚犬向主人请安!”门才关上,丽犬及媚犬便同声地向我请安着。

 “嗯!你们把裙子起来!”我命令着。

 “…是!主人!”丽犬及媚犬迟疑了一下,旋即回答后,就把裙子了起来。

 我走向她们,隔着她们的制服抚摸着她们的身体,确定她们身上的绳子是否仍是绑着的。

 “嗯!很好!”我满意的点头说着:“现在把衣服都下吧!”

 “是…主人!”她们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依照命令,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了下来。

 “像平常一样趴下吧!”我拿着她们的制服,再次下着命令。

 她们都四肢着地之后,我先从口袋里拿出了项圈,分别戴在她们的脖子上,并系上了狗炼;再拿出口枷入她们的嘴里。

 “走吧!今天要为你们进行母狗印记!”我拉了拉狗炼,就牵着她们走出了会客室。

 一路上,她们公司的同事非常惊讶的看着我们,不停地议论着。

 “她们两个怎么会这样呢?”

 “真想不到平时看来一副清纯的模样,骨子里竟然这么下…”

 “对呀!对呀!真是不要脸!”

 还有些男同事在我们经过他们身边时,在她们身上的绳子拉一下,或在她们的身上摸一把。

 “哇!绳子绑得还真紧耶!早知我也这么对她们就好了!”

 “是呀!真是可惜了!”

 丽犬及媚犬听到与自己共事许久的同事们,如此地不堪地羞辱着她们,不由自主地着眼泪。

 她们这时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我再也回不了正常的世界了!)

 我一路牵着她们走出她们公司,路上的行人也指着她们议论着。

 我把她们牵上车后,很快地就开走了。

 我从车上的后照镜看着她们说:“从今天起,你们就不再具有人的身份,而是我所饲养的真正母狗了!”

 回到家后,牵着她们进到屋子里,我先将媚犬的链子绑在柱子上;命令丽犬躺到桌子上去。

 将丽犬在桌子上绑好之后,拿出准备好的环及穿孔,拿着穿孔对准丽犬左边的头后,按下了扳机,丽犬的左头就贯穿了;同样地贯穿了丽犬的右头。

 丽犬痛得从口枷的孔里发出惨叫,听得媚犬在一旁发抖着。

 我拿起环,分别穿入丽犬头上的里并焊死之后,就将丽犬解开,拿来手铐将她的手铐在她的身后,命令她在一边待着。

 “媚犬,换你了!”我同样在桌上绑好媚犬,很快地也在她的头上戴上了环。

 “在你们头上的环,就是母狗刻印!从今以后就只是被饲养的母狗了!”

 我向她们宣告着。

 丽犬及媚犬哭泣着,我看着她们头上闪亮的环,心中不免得意。

 我解开她们身上的贞带,取出控制后,再次将贞带锁上,并将控制器开到最大。

 没多久,她们的哭泣声慢慢隐去,代替的是呻声。

 我子并解开了她们的口枷,她们不等我的命令,不约而同地爬到我的前面着我的,并不约而同地说:“主…主…人…丽…丽…犬…请…主…主…人…尽…情…情…地…调…教…丽…犬…”

 “主…人…媚…犬…犬…也…请…主…人…尽…情…地…调…教…媚…犬…”

 听到她们同时要求着要接受调教,我知道我最后的计画成功了,她们永远都会是我最忠心的母狗了。 m.gUGeXs.COM
上章 美兽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