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兽调教 下章
第06章 母狗条款
丽桦虽对韦翎跟我们一起回去感到奇怪,但她却没开口询问。

 刚回到我住处的巷口,我从子口袋里拿出狗炼,勾在项圈的环上,并对丽桦说:“丽桦,快到家了,像狗一样爬回去吧!”

 丽桦四肢着地的爬着,我跟韦翎则像是一对情人正在遛狗般,走回到我的住处。

 “韦翎!你看你的好姐妹的裙子下少了什么?”我指着丽桦的对韦翎说着。

 “我看看!”韦翎专注地看:“耶!没穿内!丽桦你就这样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呀?”

 “是呀!她要出门前不但要求我把裙子剪短,还自己将内了,说这样会更剌。”我对韦翎说着。

 “丽桦你真是一只的母狗呀!我们竟然还是姐妹?”韦翎不齿地说。

 韦翎脸上的表情让我分不出她是在演戏?还是真的?

 “就是呀!她的那里还着跳蛋呢!”我故意再进一步地推丽桦下地狱。

 “不会吧!真!”韦翎更加地不齿。

 丽桦听到自己的好姐妹这么残忍地说着她,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落。

 我则跟韦翎一人一句地辱骂着丽桦,回到了我的住处。

 韦翎在我们把丽桦牵进了客厅之后,悄悄地拉着我到前廊去。

 韦翎小声地对我说:“丽桦刚才真的在…在她的那里着跳蛋吃饭吗?”

 “是呀!她最喜欢那种剌感了。”我停了一会又说:“她现在搞不好正自己在自着呢!”

 “天呀!要是今天没有来这一趟,还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呢!”韦翎感慨地说。

 “是呀!”我附和着,可是韦翎及丽桦都不知道这是我故意设下的局。

 看到韦翎不停地感叹着,我心想:(时机成了,可以让韦翎帮忙好好地调教丽桦的时候了!)

 “等会你可以把你的不满发出来,她最喜欢被人鞭打到哭出来!”

 “可是那不会受伤吗?”韦翎不安地问。

 “不会的!我们使用的是特制的鞭子,鞭尾是分散的,那只会让她感到痛,但不会受伤。”

 “嗯!那就好!”韦翎放心地说。

 等我跟韦翎回到客厅时,丽桦正忍受不了小的搔感,正在那边手着。

 “你看吧!我就说她一定会自!”我对着韦翎说。

 韦翎的脸上清楚地着不屑的表情,她的眼睛里也明白地表示出对丽桦的气忿。

 看到韦翎的表情,我暗笑着拿了九尾鞭给韦翎,她拿在手上轻轻地打了自己一下确定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后,对着丽桦了下去。

 “本来我还不相信你那么!现在我相信了,你这个女人!”韦翎不分轻重地一鞭鞭地着丽桦。

 丽桦却因韦翎的鞭打,分散了对的注意力,那股原本难忍的搔感,这时则变成了异常舒服的剌

 “哦…哦…嗯…啊…好…好…舒…服…哦…再…再…

 …打…嗯…啊…再…再…用…力…打…“丽桦不停地发出叫声。

 我则不愿错过这难得的一幕,拿着摄影机在一旁拍着。

 韦翎越打越用力,没多久,她就因为热要将身上的制服了,而停了下来。

 “再…打…我…快…快…点…打…我…”丽桦的搔感因为韦翎的暂停,而又强烈了起来,一边手一边哀求着韦翎。

 韦翎得剩下内衣及内,才又拿起了鞭子继续鞭打着丽桦。

 “你这个女人,身为你的朋友都为你感到羞!”韦翎一边骂着一边打着,她那知道自己的好姐妹,是因为药的关系,而变成如此。

 “啊…打…我…哦…再…再…用…力…打…我…这……这…只……母…狗…“丽桦因为忍受不了药的剌,不停地要求韦翎鞭打她。

 我把摄影机放在一旁,对准了角度后,去倒了一杯水;我悄悄地在水里放了颗药,等到药溶解后,才拿给因为不停用力而汗不已的韦翎。

 “我来接手!你喝杯水休息一下吧!”我将杯子递给韦翎。

 韦翎接过杯子了口气,毫不怀疑地喝完了杯子里的水,顺手放在桌子上。

 我看到韦翎将水喝完,心中不高兴:(这下你等着跟丽桦当一对母狗姐妹吧!呵呵!)

 我又拿来一支笔及一份母狗条款,放在丽桦的面前说:“今天趁韦翎在,请她当个见证人,你在这上面签名吧!”




 母 狗 条 款第一条 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只要让我的主人最疼爱的美丽小母狗。

 第二条 我与我的主人一起生活时,我将每一天视为共同生活的最后一天,我会珍惜并保握这最后的一天。

 第三条 我将放弃我的身体和行动之所有权,并愿意将其所有权之全部归我的主人所拥有,并同意我的主人可以完全任意的支配我的身体和行动。

 第四条 我将完完全全信任我的主人,愿意绝对遵守下列的每一项要求,绝无异议。

 第五条 我日常居家基本的装扮如下:1、起盥洗后须化妆、装假睫香水、并且要随时注意彩妆的完整

 2、配戴耳环、颈炼。

 3、月经来时,起后至睡觉前尽可能的使用卫生棉条。

 4、要随时利用道具,保持的思,时时期待巴的临幸而做准备。

 5、黑色透明长统丝袜或长统网袜要用黑色吊袜带固定住。

 6、黑色透明丁字或开档搭配黑色罩。

 7、不着内时,必须穿着黑色网状袜。

 8、黑色细跟高跟鞋,高度最少要在四寸以上。

 9、黑色系上衣和窄裙,窄裙长度须在小腿肚以上或大腿以下。

 第六条 我只穿我的主人为我准备或允许我穿的服饰。

 第七条 我绝不询问我的主人所要求我做的任何理由,并将我的主人所付之命令立即的服从并马上去执行。

 第八条 我被告知我的主人将要回家之前,我会跪在门口,恭我的主人归来。

 第九条 我会随时注意的整齐,不可以出在亵外,破坏视觉的美感。

 第十条 我将始终尊敬我的主人,决心只爱我的主人并只为我的主人服务,让他以拥有一只美丽小母狗为骄傲。

 第十一条 我会随时保持身体干净完全健康,好让我的主人方便使用,并为他带来快乐。

 第十二条 我将尽力使自己不成为我的主人的负担。

 第十三条 我决不隐瞒对我的主人的忿怒或怨恨;如果那样的情绪出现在我的意识里,将立刻向我的主人承认。

 第十四条 我将欣然地服从我的主人希望添加的准则,无论在今或以后。

 第十五条 我将心甘情愿的遵守上面的每一项条款,我是我的主人最疼爱的小母狗。

 第十六条 我如果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我只有一次立即改进的机会,再有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我心甘情愿接受任何的处置,绝无怨言。

 见证人: 萧韦翎签署人: 林丽桦丽桦也没细看是什么条款,就在签署人的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丽桦签完之后,我就拿给韦翎,也请她在上面签名;韦翎则在大概看过之后,也在见证人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韦翎签好之后,我就把它收好,放在先前收藏录像带的地方。




 “丽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只真正的母狗了!高不高兴呀?”

 “啊…!我…是…只…真…正的…母狗…了!”丽桦被药药力发着情,断断续续地覆诉着。

 “柏帆,现在我们要对丽桦做些什么呢?”韦翎问道。

 “这个嘛…!能不能请你坐到那张椅子上呢?”我指着客厅里的一张单人沙发。

 “哦!好的!”韦翎走到沙发后坐了下来。

 “母狗去侍候自己的姐妹吧!就像服侍主人一样!”我命令丽桦去挑逗韦翎的情

 丽桦像狗一样爬了过去,从韦翎的脚趾开始一着,接着是脚背、脚踝、小腿、大腿,最后隔着韦翎的内弄着韦翎的

 “韦翎!你可以趁丽桦在帮你服侍的时候,鞭打丽桦的股。”我对韦翎说着。

 韦翎的手上还拿着那皮鞭,因为丽桦的服侍,她的脸正泛红着,她听到我那么说,想也不想地就对着丽桦的股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丽桦的嘴里只嗯了一声,仍继续地服侍着韦翎。

 韦翎脸上越来越红,嘴里也开始轻轻地发出了呻

 “韦翎,让丽桦更用心地帮你服侍吧!”我对韦翎说完后,又对丽桦下命令:“母狗,用嘴帮你的姐妹去内,更用心地服侍她吧!”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就用她的嘴左一下右一下地慢慢掉韦翎的内

 “柏帆…不要…啊…”韦翎本想阻止的,但丽桦已下了韦翎的内正用她的舌头,逗着韦翎的蒂。

 我算了算时间,韦翎喝下的药也该开始发作了。

 才正想着,韦翎嘴里正说着自己身体的感受:“啊…好…好…热…

 哦…嗯…“

 韦翎把手里的皮鞭放下,空出了双手在自己的房及头上抚弄着。

 看到韦翎也为了情,不顾一切地抚弄着自己的身体,我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好机会,拿起了V8用心地拍摄着。

 “母狗过来服侍我吧!”我边拍着韦翎,边命令丽桦。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便转向我这爬了过来,她爬过来后,着我的脚趾及脚背。

 韦翎则因为失去了丽桦帮她分担下体的搔感,就用自己的右手继续抚弄着自己的户。

 “母狗直接服待主人吧!”我拍着韦翎手的镜头,自己的早已因眼前韦翎自的景像而起着。

 丽桦到我的命令后,用嘴费力地先帮我去了西装,再用嘴咬下了;我的因为少了内的束缚而打在丽桦的脸上。

 丽桦掉了我的内后,先用她的舌头在我的着,她非常用心地着,一只手握着茎上下套弄、另一只手则在抚弄着我的囊;她看到我的马眼有着透明的体时,就把我的含进了她的嘴里,她一边、一边用她的舌头在马眼上弄着。

 沙发上的韦翎也正发出了进行曲,这令人感到秽的场景更是令我兴奋不已。

 “母狗去拿按摩来帮帮你的好姐妹吧!”我命令丽桦去拿她先前用过的按摩去帮韦翎。

 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慢慢地入韦翎的道里。

 “哦…!”按摩入韦翎的道,韦翎就不自主地发出足的呻;丽桦用嘴含着按摩的底部缓慢地着;我则入丽桦的道内,继续地拍摄着,我拍摄的重点当然是丽桦用按摩着韦翎的镜头,毕竟这是准备用来控制韦翎的法宝啰!

 等我拍到认为差不多时,我停止了拍摄,专心地着丽桦。

 丽桦的嘴也因为无法专注而更慢了,所幸这时的韦翎也已达到高,仍在那沉醉在这不寻常的经验里。

 “哦…请…主…主…人…用…力……死…

 …的…的…母…狗…哦…“丽桦请求着。

 我则不理她的以我自己的速度着,丽桦感觉我并未因她的请求而加快,则一边呻着、一边晃动起自己的部,好得到更大的感受。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也忍受不住望,在要的那一刻出,将我的在丽桦的背后,韦翎的身上也被到了一些。

 我大略地休息了一阵子,就立刻把录像带从摄影机拿出来,先拿去存放着,等那天再拿出来,好好地运用它;此时,丽桦及韦翎则因为兴奋过度正睡着。

 我放好之后,又拿了卷空白的影带放到摄影机里,随便拍了点丽桦及韦翎的睡姿;打算一会若韦翎醒来,想要拿走录像带的话,就把这卷带子交给她。

 韦翎一直睡到一点多才醒了过来,她醒来之后,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就开始默默地穿上衣服。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丽桦也叫起来,命令她穿上衣服回家去。

 一直到我送韦翎坐上出租车为止,韦翎都没想起她今天晚上的样子,都被拍了下来。

 送走韦翎之后,我回到家里先将摄影机的录像带,倒回至开头后,就去睡觉了。

 早上七点,丽桦认命地来找我报到了,她穿着着另一套公司制服,我二话不说地拿起剪刀。

 正准备帮她修改服装时,丽桦开口求饶了:“请主人不要剪这套制服好吗?

 母狗到公司上班时,一定要穿着公司的制服才行,求求主人…“

 我沉思了一会,说道:“好!可以!”

 丽桦一听到我答应不修改她的衣服,立刻感激地说:“谢谢主人!”

 “你那么高兴干吗?我是答应不修改你的衣服,可是我可没说你可以这样子去上班哦!”我佯怒道。

 “主人…”丽桦不知道我又要做些什么,紧张的等待着。

 “把衣服了!”我命令着。

 “是…主人!”丽桦回答后,开始去身上的衣服。

 我拿了条麻绳及跳蛋过来,等着丽桦完。

 “过来!”我看丽桦完了,就命令她到我前面来。

 丽桦慢慢地走了过来,我先拿起跳蛋入她的户里,再拿起绳子在她身上开始绑起“甲缚”当绳子绕过下时,我特意在户的位置打上一个结,用力地拉紧,绑好之后,我蹲在丽桦的身前,调整着结的位置,好使它卡入丽桦的道口;调整好之后,我把跳蛋的控制器打开到弱,再把控制器在她部下方的绳子,才命令丽桦穿回衣服。

 “听好!你不准私自将跳蛋关上以及把绳子解开,晚上我会检查绳子,若被我发现你动过绳子的话…嘿嘿!还有,你想上厕所的话,就直接这样出来,了绳子也没关系。知道吗?”

 “是,主人!”因为我绳子收得很紧的缘故,丽桦正不舒服地扭动着,她上身因为绳子的关系,所以无法穿上罩。

 当她正准备穿上内时,我阻止了她:“还穿什么内?绳子就是你的内

 把内给我,然后穿上裙子!“

 丽桦把正准备穿上的内交给我后,穿上了丝袜跟裙子。

 当丽桦穿好之后,我则和丽桦一同出门上班去了。

 丽桦走得很慢,她的脸非常地红,她一步步地慢慢走着,努力地适应着绳子及跳蛋所带给她的两种不同的感受。

 由于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不同的方向,因此我们在车站就各自去上班了。

 离去之前,我则再待丽桦说:“到公司后你找个时间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电话。”说完,我把手机的号码给她后就离去了。

 我到公司没多久的时间,手机就向了。

 “喂!我是柏帆!那位?”

 “是我!我是丽桦!”

 “嗯!韦翎有没有在你附近?”

 “有!”

 “把电话拿给她。”

 “好。”

 …

 “喂?”

 “韦翎吗?我是柏帆。”

 “柏帆,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呢?”

 “今晚呀?嗯…有呀!”

 “那今晚能不能请你陪丽桦一同到我那去呢?”

 “好呀!不过…”

 “怎么了吗?”

 “没有,没什么!”

 “哦!丽桦她现在身上绑着绳子,户里有一颗跳蛋,你能不能帮我注意她一下呢?”

 “要注意她什么吗?”

 “看她今天有什么样的反应啰!晚上请你告诉我。”

 “好的!我知道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掰掰!”

 “掰掰!”

 接下来我一边工作着、一边盘算着晚上要如何让韦翎更加陷入这异常的情世界里。

 我回到家后,先将摄影机找了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放好,没多久,丽桦就跟韦翎一起来了,我把录像键按下后,才去开了门。

 我招呼她们进来之后,先命令丽桦去身上的衣服,检查她有无动过绳子,但看来她很服从地没有动过,在户的绳子早已透了,绳子沾满了丽桦的水,更有着水的味道。

 “嗯!好乖!”我摸摸她的头:“母狗现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丽桦旋即四肢着地的趴下,抬着头看着我。

 我则去拿来项圈,交给了韦翎:“请你帮她戴上吧!”

 韦翎接过项圈就套上了丽桦的脖子,戴好后,她抚摸着丽桦的脸。

 “韦翎,她今天一天在公司的状况如何呢?”我去倒了杯水给韦翎,也在水里悄悄地加入了药。

 韦翎接过杯子后说:“她今天一天都坐立难安,还去了不少次厕所,她的脸一直都红红的,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她抹了太多的腮红!要不是因为我知道真相的话我也会这么认为呢!”

 “呵呵!是呀!”

 “是呀!还有,她今天整天都恍恍惚惚的,若不是柏帆你要我帮忙注意她的话,她今天铁会被主任骂死。”韦翎说到这喝了口水。

 我转头看着丽桦,她正自己在轻轻摇动着股,她的嘴微微地张开着,从嘴角下了口水。

 “母狗过来!”我命令着丽桦。

 丽桦慢慢地爬了过来,蹲在我的前面,抬头看着我。

 “母狗怎么啦?受不了想要了吗?”

 “嗯…那…那…里…好……”

 “那里好呀?”我佯装不知地问。

 “母…狗…的……好……”

 “母狗对主人打招呼吧!”

 丽桦帮我把了下来,弄起我的,她一边弄、一边继续摇晃着自己的股,活像是发情的母狗在等待着公狗的入。

 韦翎在一边看着,她不自觉地猛喝着水,她的脸上也开始红润了起来。

 “韦翎,昨天的感觉好吗?”我突然问韦翎。

 “啊?什么?”韦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昨天的感觉好吗?”我再问了一次。

 “啊!哦!感觉好是好,但是太剌了!”

 “会哦!可是那种感觉却会令你难忘,对吗?”

 “嗯…是呀!”韦翎不好意思地说。

 “其实每个人都有人及被的倾向,只是端看有没有被人发掘出来而已,像你就是;再拿丽桦来讲好了,她就完全倾向于被这方面。”

 “是哦!”“是呀!像文学大师尼采就说过,去女人那里别忘了带鞭子去,那也是因为每个女人都具有被的倾向,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

 “我认为我大概无法接受吧!”

 “那你就太先入为主了,没有尝试过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倾向;丽桦原本也是不太能接受呀,但是你看她现在不也一样沉溺在被的快里吗?”

 “可是这样会有快吗?”

 “当然会呀!当我们人感到疼痛时,大脑就会释放出一种叫脑内啡的物质来减轻疼痛的感觉,可是当疼觉少后,脑内啡仍存在着,那时反而会觉得舒服。问你一个问题,当你感到痛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去痛的地方呀!”

 “那你在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感到舒服呢?”看到韦翎点头,我又接着说:“那就是脑内啡在你的身体里发生了效用,减轻了疼痛的感觉。”

 韦翎沉思着,好象在思索着我说的真实

 “其实你不妨试试,若是你真的觉得不能接受的话,那就停止好了。”

 韦翎又想了一会,抬头看着我说:“那…我试试看吧!但我说停止就要停止哦!”“好的!”看到韦翎正步向我设下的陷阱里,我不由得暗喜。 m.GUGEXs.COM
上章 美兽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