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
第29章
 一次我睡觉的时候,妈妈趁我感觉迟钝,第一次将我的到恋儿的嘴里,我次醒来的时候,看着女儿那连我头都含不过来的小嘴,才知道为何那晚的梦如此旎。还好之前和妈妈作了几次,遗不多,不然恋儿说不定会被噎到。

 事情一发而不可收拾,恋儿安静睡觉又多了一个条件-嘴里要含着爸爸的巴。小妹也会搞怪,买了个仿真巴,她果然小看了恋儿的判断力,后果就是恋儿不依不饶的在小妹身上哭闹,鼻涕眼泪搞的小妹一身,小妹再不敢这样逗弄恋儿。

 妈妈生下恋儿之后如同发情期的母兽,不是有大姐她们三个的话,妈妈一定会寸步不离的跟着我,随时随地的向我求

 还好,大姐她们作为老妈的女儿,能够体谅妈妈的做法,并没有出现吃妈妈醋的情况。

 别墅外面的事情都有专人负责,丝毫不用我去关心,我整天也就没什么事情干。在别墅里面,唯一不常出门的女人就是妈妈,我只好成天干妈妈,在妈妈上下的三个里发着不伦的望。

 成年女人们高兴了,可是恋儿不愿意了,因为妈妈占用了她睡觉的专用工具-巴。

 为此恋儿开始敌视妈妈,落实到行动上面就是妈妈的头被恋儿故意咬破了好几次。我看着妈妈可怜的样子,怜惜之余只好想方设法的让恋儿能准时含到我的巴入睡。

 妈妈有些无奈,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只要看到了我妈妈就会想着干那事,后来妈妈变得正常之后告诉我,她那时候甚至到只要一想到儿子这两个字就会全身发热,下身发,恨不得马上就被我捅个对穿才会舒服。

 总之,和亲生儿子并且怀孕生育这件事情让妈妈变化的很大,后来等大姐她们三个女人都生产之后,我方才知道这句话对家里的所有成年女人都是适用的。这些妈妈们疯魔了,争先恐后的将她们和我的女儿送到了我的巴上,无论女儿的年龄有多小,即使我的头只能撑爆女儿们的小嘴,进不去女儿们身上的其他,也不影响这些疯狂母亲们的踊跃

 我不知道二姐的那种神秘制剂和这个问题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二姐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那个时候二姐是最最疯狂的,一次为了让我给两个小女儿破身,她和大姐合伙把我灌醉,由大姐先将我的巴掏出来用嘴巴吹起来,然后二姐托着晓敏幼小的身躯,大姐在下面用手把着我的巴,对准晓敏那胖乎乎的,尚未发育的小,两个女人狠心的想让我的巴破入晓敏的体内,开始的时候晓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两个妈妈的动作和间爸爸那硬硬的子,嘻嘻的笑着,等下身那剧烈的疼痛传来,晓敏才痛苦的哭泣起来。

 那次幸好没有让两个女人得逞,妈妈及时的赶到,看到晓敏已经被我的巴顶裂了一部分,妈妈慌忙将晓敏从两个疯女人手中抢了过来,帮小孙女在撕裂的地方上了些云南白药,止住了晓敏的痛苦。然后妈妈恨恨的骂着两个大糊涂虫,一碗凉水泼醒了我这个小糊涂虫。

 晓纤在旁边哈哈大笑,真不知道二姐是怎么教育她的。看到自己的妹妹晓敏哇哇大哭,她还能笑的出来。

 二姐没有停止这种努力,知道女儿的道的确没法子容纳我的巴,她就把办法打到了两个女儿的菊门上面,屡战屡败,她只好另寻它路。

 她先从两个女儿的一双小腿儿开始,每次我和二姐做的时候,二姐就会锲而不舍的劝我,让我尝试一下在女儿双腿间摩擦的感觉,尽力的给我描述着那种美好,看我默不做声,二姐主动的将我的巴夹到晓敏或者晓纤的一双小白腿中间,然后把着女儿的双腿开始活动起来,女儿们那的肌肤,发出的清脆而好奇的声音,将我的很快的就榨了出来,这时候,女儿们的两双眼睛都会盯着爸爸出的那如同泉一般的东西,咯咯的笑起来。女儿们时高时低的笑声,不由得让我下身控制的肌也同步起来,出的柱一会高,一会低,完全就是一个人体音乐泉。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这个不伦的畜牲喜欢上了这种游戏,再没有丝毫抗拒感。在此之前,我虽然知道女儿们以后都会是我的女人,心底还是有些抵触的。

 终于有一次让二姐成功了,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巴已经整的进入了晓纤的眼。晓纤那次神奇的没有出血,虽然晓纤的眼比起道并没有宽松多少,让我寸步难行,但的的确确我是全没入,只剩下两个丸在外面晃着,怀里的晓纤看着有趣,伸出小手在我的丸上面点点戳戳,二姐看着自己的女儿坐在了自己男人的巴上,情怀涌动,在我和晓纤的结合之处狂热的亲吻着,弄的晓纤眼周围全是她的口水。

 我逐渐的适应了晓纤的体腔,里面那高出体温的热度烘烤着我的巴,让我蠢蠢动,我先动了一下,感觉还是过于生涩,肠道里面分泌的体不算太多。

 这时候再看看晓纤,没有太大不适,我便将晓纤抛起,巴带出一部分晓纤肠道末端红的肌,然后利用她的体重让我的巴重新入她的体内,几次之后,觉着晓纤肠道里面变得稍微滑腻,我就开始在她的身体里面加速起来,肠的好像几捆橡皮筋捆在一起,巨大的握力迫着我的巴,有时候晓纤的肠道还会螺旋的动几下,不同于成年女人的快让我的巴很快就有了意。

 晓纤在我的怀里只是偶尔咯咯的笑几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好奇的看着爸爸的

 在晓纤的眼里面,我从来没有坚持过四分钟,最长的记录也就是四分半钟,那还是等晓纤成人之后才达到的。

 隔了能有五六年,等两人大概十岁多一点的时候,我勉勉强强的进入了她们的道,动了还没有十下,就在她们不依的声音中一如注,二姐在旁边取笑我是老年早。她哪里知道,女儿们的两个稚道对我而言完全就是两个超级器,何况那时候两个小家伙一付清纯貌美小萝莉的样子,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往后的三年里,我终于逐渐适应了晓敏晓纤道的感觉,两个小美女也在我的灌溉下,子也大了,股也翘了。

 恋儿和我发生实质关系比晓敏晓纤早了大概三四年,具体的期我记不得了,应该是恋儿五岁还是四岁左右,妈妈给恋儿遗传的不光光是惊人的美貌,还有那神奇的体质。 M.gUGexS.Com
上章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