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
第27章
 大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来起来,给了我一个热辣辣的耳光。还好我本能的躲过了耳朵,但是脸上还是挨了个结结实实。

 随后就是我和大姐没有理由的混战。噼里啪啦的声音过后,大姐前目标最大的两个子被我扇的在那里晃来晃去,两个子被打的大了一圈,上面的一对头也扑棱棱的直立起来。

 大姐疼的高声喊叫,却又马上扑到我身上,用牙齿咬我,用指甲挠我。

 我抓住大姐的头发想摆她,可大姐死死的咬住我间的一块地方不肯放口。

 我一狠心,加大了力气,大姐头发被挣掉了几,惨叫一声,被我拉了开去,同时我觉得身下一痛,原来间的那处被大姐咬掉了一大片皮,血慢慢的渗了出来。

 大姐嘿嘿冷笑着,二姐急忙找了纱布过来帮我包扎伤口。

 我恶狠狠得瞪着在那里莫名得意的大姐。中憋闷,那股火在身上继续升腾。

 大姐刚刚做出要下的动作,我立马窜了过去,这下不用二姐吩咐,我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字-打!

 大姐在我手下挣扎着,躲避着我的手掌,当她翻过身的时候,我就在她得股上面狠狠得打,打到后来觉得不过瘾,我揪住大姐的一把,使出吃的力气拧着,掐着,拽着,看着大姐得股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直到血丝出现。

 大姐仍然没有求饶,趴在那里气,恶毒的骂我,说我是个畜牲,是个伦得怪胎,为什么不早早死掉,要活到现在害我们一家人抬不起头来。

 我本来被骂的有些愧意,可后来大姐竟然开始骂妈妈,骂妈妈是个妇,不要脸勾引自己儿子,骂二姐不要脸,是个婊子,作姐姐得勾引弟弟伦,我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

 我翻过喋喋不休的大姐,一把拽到我的跟前,好像要撕开什么东西一样,暴力得劈开她的双腿,着早已经怒气冲冲的巴,对着大姐的就捅了进去,大姐痛苦的尖叫着,反抗着,我竭尽全力的固定住她的身体,在她那陌生而紧凑的里面了起来。

 可恼大姐还在像个泼妇一样的叫骂,我没法子,无视大姐愤怒的眼神,捡起上二姐的一条内到大姐的嘴里。

 大姐呜呜的闷哼着,身体仍在不停的努力挣扎,她前两个被蹂躏的通红的大球晃的我心烦,我一手一个,抓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的捏起来,指尖的很快就变得青紫。

 大姐的呻声显得有些痛苦,可她下身道里面的体却是分泌的越来越多。

 二姐从背后过来抱住了我,阻止了我对大姐球的进一步蹂躏。

 正在这时,大姐的身子突然僵住了,闷哼着,小腹猛地向上弹了几下,然后我的头就被她道深处大量的体包围。

 大姐高了。

 二姐等大姐安静下来之后,过去扯出大姐嘴里的内,大姐小嘴张开,急速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二姐笑眯眯的把大姐抱在怀里,在大姐的背后问我为什么停下来了。

 我心说正等着这句呢,巴在大姐刚刚被开垦的小里面继续劳作起来。

 我这才有时间看大姐,她一脸高兴的样子,我很难和时才的痛苦面孔联系起来。

 二姐调皮的咬着大姐的一个耳垂问大姐是不是称了心意了,大姐咯咯直笑,没有回答,只是用一双满是意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我,二姐往我身边挪了过来,把大姐交给我控制,然后坏笑着,在大姐的股下面活动起来,我猜是冲着大姐的眼去了。

 果然大姐马上啊的惊叫一声,身体向上一窜被我按了下来,正好撞上我火烫坚硬的巴,大姐又被刺的叫了一声。

 于是这样,大姐身体在我怀里有节奏的起伏着,在我和二姐的动作配合下,用她那喊的沙哑的嗓音,不成曲调的叫着,间或小声骂几声我是个畜牲。

 我看着大姐明显肿起的脸上出真心的笑意,体会着大姐壁的紧凑温暖。心中意外的平静下来,却是已不在意她的叫骂了。

 那一,大姐来了好多次,眼最后也被我开了几次,身体下面的被单染的红彤彤的,二姐也陪着她被我到了晚上。

 我体发,神游太虚的时候,大姐喃喃的叙述才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知道那个小红本竟然是大姐一直一来的心结。而二姐对大姐的心思非常清楚,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戏。

 大姐那天被我折腾的足足三天没有办法下走动,一个礼拜大便的时候都雪雪呼疼,每次我抱着大姐去厕所的时候,大姐都会用她那从未对人展现过的温柔笑意化解着我心里面的无尽自责。

 大姐的骨子里面是个待狂,这是她那天晚上最后一次高的时候在我耳边亲口承认的。

 这就是我家的女人,有时候泼辣如火,烧的我发如狂,有时候却又温柔如水,让我深陷于她们的柔情湖泊而无法自拔。

 我只知道:我爱她们,她们也爱我,虽然这爱-无法得到世俗的承认。 M.GuGExS.cOM
上章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