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
第23章
 二姐的实验室是被烧毁了。

 幸运的二姐,当时她突然发神经想起来要回家拿点东西,结果车子刚刚开到高速上面,单位的人就来了紧急电话通知,说她的实验室出事了。

 我们都说二姐命大,二姐望着我说要感谢我这个小老公救了她。

 我问她为什么,二姐说和我这个弟弟搞上了之后,早上上班的时候经常是忘这忘那,以前忘的东西都无关紧要,可今天自己的保暖内忘了穿,光着下身在实验室里面忙了许久,因为肚子疼奔到卫生间的时候才发觉不对,于是乎赶紧驾车往回赶,继而“逃出生天”了。

 我这才明白,这阵子二姐工作的时候太拼命,身体是有些不太好,特别是下身怕冷的厉害。在家里保暖措施很完备,自然没有关系,可她们单位那里的空调时好时坏的就不好说了。

 二姐虽然现在是她们单位的技术权威,可她工作的条件并不是太好,甚至在我看来有些简陋。

 我成了土财主之后,就在家里给心爱的二姐建了一处专门用于研究的地方,二姐看到后傻眼了,说我那个“实验室”恐怕和美国那边比也毫不逊

 不过如果真的在家里作研究,二姐一个人搞又会感觉有些孤单,我不是学医的,不可能陪着二姐研究那些枯燥的数据,让二姐她们单位的人过来也不太方便,所以二姐也只是在单位放假的时候利用一下家里的实验室。

 听二姐的描述,这场严重的火灾是由于那个二姐同室的实验人员饲养的小狗无意中引起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当中。

 但是责任人-不对,是责任狗已经初步明确了,当然,那只责任狗应该已经被烧的骨头都找不到了。

 据我所知,她们的实验室都是具有一定的火灾防护能力的,实验室的窗户用的都是高级阻燃玻璃,墙壁也采用了类似于石棉的高温隔热阻燃材料,可二姐这次实验室的火灾竟然把她房间的混凝土墙壁都烧透了,隔壁房间的人说当时好像被扔到了炼钢高炉里面,如果跑的不快的话,恐怕下场和那只狗也差不多。

 二姐低声叹息说当时如果在场的话,那只狗可能就没有机会搞出这样的惊天事件了。

 我心说这哪能说的准,反正在我看来二姐现在完完整整的站在我面前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说我自私我也认了。和四女有过了这样的体关系,家里的女人现在都被我看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少一我都不乐意。

 其实二姐主要伤心的是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就是那只狗的女主人,二姐的一个女同学,当时还怀有身孕。

 就这么没了,二姐趴在桌子上面哭着嘟囔。

 妈妈小妹她们在旁边听的眼睛红红的,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让她们都回房休息去。正好这时候大姐下楼来了,后续事宜就由我和大姐来妥善安排吧。

 大姐听我解释之后,也是非常惋惜,搂着二姐,和我一起安慰着她。

 出了这个事故之后,我强制要求二姐回家作研究,至少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不会出那么大的漏子。

 二姐同意了。她不想回到单位触景伤情。

 虽然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二姐都会念叨那位同事几句,但毕竟她算是恢复正常了。

 她单位一个月后寄来了事故调查认定书,看了以后,二姐也彻底的安心了,事故二姐没有一点责任,全因为她那个同事,她可能是接了私活,违反规定把一些严的易燃化学物品带到了实验室里,也巧了,她那只宠物狗好死不死的搞出了明火,几乎一瞬间就把房间烧毁了。

 二姐的INA研究资料也都没了。好在家里二姐还有些备份,INA制剂也是二姐在事故前作出来的,不会有很大影响。二姐只要脑袋还没糊涂,这些都不是问题。

 INA这个东西的确是非常神奇,家里的女人用了之后,就连年龄最大的妈妈,皮肤也和婴儿差不多,吹弹可破说不上,但是细腻之处可比十几岁的小姑娘绝不是吹牛。

 我很早就被二姐偷偷拿来作小白鼠了,注再加上食用,现在我分明就是那些玄幻小说里面的主角,而立之年的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的样子,年轻的过分,前些年为了生活奔波出现的一点皱纹很快就找不到了,小妹说我比当初舅舅家里那个酷酷的小表弟还要好看,大姐更过分,好像看宠物一般,的从上摸到下,说我全身的皮油光水滑,摸起来手感好的很,这样的“无理”称赞唯一换来的是我在大姐股上面气狠狠的几巴掌。

 小妹所说的巴再生是真的,我还没有那么无聊用自己来作实验,结论是二姐下的。

 这种制剂在我们身上,对身体细胞的刺生长作用完全超出了二姐以前的预期。有几次妈妈她们做饭的时候割到了,转眼间伤口就不见了。

 这可能又和我们那奇怪的血缘有关系吧。

 二姐现在在家里开始了下一步的研究,就是如何把这种制剂商用,还不能太惊世骇俗,因为要商用的话,就可能会涉及到血亲伦这个事情,伦现在还是人人喊打的呢。也够二姐头疼的了。但是二姐没有气馁,她说随着基因工程的发展,总有一天伦会和同恋一样得到人们的认可。

 INA最让四个女人和我满意的一点是:用了它之后,她们私处的体都不见了。四只大小白虎围绕的生活对我而言,不啻于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砸到了我。

 而我腹下那只白白胖胖,越来越壮的“秃”也让四女爱不释手。

 为了争当我的体夜壶,妈妈她们还打了一架,不是我即时拦住,几个女人都有破相的可能,这现在自然不算是危险,因为她们即使脸上受了伤,也会马上自动恢复。我担心的是她们破坏了彼此之间的感情是真。

 我有时候无的想想这样好像也没劲的,服用了INA以后我们想受伤都不可能了。说不定她们几个女人没事干真的会弄出什么地球异能部队来。

 说到体夜壶,第一个有这样奇怪爱好的应该是前辈西门庆吧。

 我现在就享受着西门大官人的那种服侍,比西门大官人更伟大的地方是服侍我的是我的亲生老妈,大姐,二姐和小妹。

 服用了那个制剂之后,本来夜里极少撒的我,最近每天晚上必定会有一次甚至更多次的起夜,起初妈妈还以为我肾亏了,通过二姐解释才明白这是服用INA之后正常的“副作用”还好,起夜没有影响到我的睡眠。

 虽然二姐认为我现在每天晚上就是不睡觉也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但人类的习惯还是保留为好,要不整天不眠不休的,我还是人么?

 由此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四个女人们全都习惯了巴留在她们体内的那种感觉,小嘴也好,小也罢,总之不能离开她们的身体,可我不能不撒啊。

 于是乎妈妈第一个成了我的美女夜壶,说起来妈妈本来就喜欢喝我的,在我有记忆的童年生活中,妈妈含着我的小弟弟了不少我的童子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妈妈当然不会放过的了。 M.GuGExS.com
上章 家花总比野花香 下章